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见钟情之心牢

破碎7

一见钟情之心牢 怜红颜 2267 2013-07-11 09:48:50

  Heathrow,伦敦最大的国际机场之一,泽哥看着正在过安检的女孩眸中有着难舍的温柔,米蓝,你永远不会知道你带给我的将会是多么珍贵的回忆,虽然我知道这一切并非是你的真心情意,也许你是一时想起我,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会将这份美丽永远藏在心里!

一个金发碧眼浑身充斥着贵气的男生正在和那个倩影打招呼,蓝蓝,你总是那么吸引人的眼球,即使你从来没有主动暴露过自己,静静的,就会把别人的目光吸引而去,那么脱俗悠然的你应该值得一个同样优秀的男人陪伴你,或许这次你会有着不一样的收获吧!美丽的倩影消失不见,带走了泽哥这颗沧桑但不再平静的心,蓝蓝,下一次见面不知道将会是何年何月!

“I‘msorrydidn‘thelptoyou"米蓝很无奈,有个外国帅哥和自己打招呼时不错,可是他也太墨迹了,

“YouarethemostbeautifulI‘veeverseenChinesegirl,canyoutellmeyourphonenumber?Iwanttobecomefriendswithyou!"米蓝有些无奈,原来是想和自己做朋友,这外国人不都是很爽朗嘛,想维森喜欢自己直接说,这个男生确实七拐八拐的一顿问,最后才说道正题,害得自己连回头和泽哥挥手再见的机会都没有,米蓝拿出纸笔写下了号码给了眼前养眼的男生,随即挥手告别登机回国,眼前不想和这个帅哥瓜葛。

飞机已经进入云层,犹如米蓝的心一样悬着,飘忽不定

“老路,出事了,你赶紧回办公室”

在机场等候的路长凯不甘心的看了看机场,随即驱车离去。。。

市中心一栋办公楼路长凯皱着眉头,有财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

”老路,俄罗斯的文森,也就是最大的黑道大哥出手了。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俄罗斯公司内部的账目,而且是那么清楚,难道里面出了内鬼?“

”现在公司已经被俄罗斯最高法院盯上了,看来这次难逃一劫了。只能甩开那里的一切了。文森黑白通吃,他觊觎了我那片生意很久,这次是一定不会放手的”

“妈的,什么老人,什么多年的兄弟情义,都他妈靠不住“

路长凯静静的思考着,他总感觉这件事情很奇怪,

”老路,这回是去了你半条命了,那边的生意被截断,整个欧洲和南美地区也全都泡汤了,文森一定会一锅端了,那是个心狠手辣没有心的畜生,纽约的一切你都给了美惠,现在你只剩下香港和滨市这点产业了!不过你放心,你还有我,兄弟我死了那天都不会忘了你”

“你死那天还是忘了我吧,你想让我和你一起死啊”长凯很温暖,患难见真情

“无所谓,最开始我们都一无所有!大不了从头来过“路长凯不以为然

“瞧你这样子,和篮子一样云淡风轻,你真是中了她的毒不浅。”

“我是中了她的毒,”长凯起身那汽车钥匙离开,自己和米蓝的事情还要解决一下

回到寝室的时候,权潇正在看书,已经长大成人的乐乐狗乖乖的趴在一边,看见自己回来兴奋的直跳,米蓝随手抱起乐乐,感受着权潇异样的眼光

“米蓝,路长凯知道了。你别这么看着我,不是我说的,是辛倩,你送她的衣服她在主持晚会的时候穿着,被路长凯撞了一个正着,你想啊,以他的聪明他会不知道吗?”米蓝缓和了神情,哦了一声,继续逗乐乐。

“米蓝,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像一个没事人一样,你好歹也该和他谈谈了吧,那天路长凯的样子你是没有见着,要多伤心有多伤心,他知道我骗着他之后要动手要掐死我,要不是有财拦着,我早就被他掐死了”权潇想起那日的情景还是有些后怕。

“对不起啊权潇,是我不好,连累你了。”

“我们之间不说这个话,你还是好好的想想怎么面对他吧。”

“端木米蓝,你给我下来。。。。”权潇惊了一个哆嗦,这个充满着火药味的声音正是他们谈论的老路,路长凯,米蓝探头一看,果然,一身黑衣英姿飒爽的路长凯正气冲冲的看着自己寝室的窗户,米蓝叹了口气,看来躲不掉了。

没有想到再次相见竟然会是这样的情景,清瘦很多的二人静静的看着对方,不理会众人异样的眼光。米蓝以为自己可以很轻松的面对他,可是当看见此刻这个胡子拉碴满面颓废的他时心底清晰的浮现伤痛,纠结不堪

“你到底想怎样”

“我也不知道,或许我们分手吧,这样也就一了百了的”米蓝的脑子好乱,经他隐忍怒气的责问后更加的浆糊。

路长凯气急,

“你这个没有心肝的女人,在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之后就换来你一个分手二字?”

“你付出,我何尝没有付出?我的付出就换来你在办公室和别的女人苟且,换来那个凌迟我自尊的避孕TT吗?”米蓝忍不住的喊出声,多日来的压抑释放,随着眼泪流下,路长凯也抑制不住的愤怒,在众人的围观下,二人就这样吵了起来。

“那么你呢,你明知道我在满世界的找你,而你却看着我像傻瓜一样走来走去不出生,千里迢迢跑去英国找那个李惠泽,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没错,我就是去找他了,我和他一起很开心,因为那也是你先错在先”

啪,一生响亮的巴掌响起,米蓝捂着火辣辣的脸,他又打自己,米蓝的脑子似乎清醒了,看着周围的人,看着愤怒又伤心的他,米蓝恨不得替钻进地缝里

“端木米蓝,你像一个被惯坏的小孩儿,是我太纵容你,太在乎你,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哪个男人能够容忍你?”

“是,你不容人,因为那些作假的照片,你恶心了我,你嫌弃了我,你宁愿去找一个陌生的女人发泄欲望也不屑于碰我。我不愿意经历那些黑暗的事情,我也不愿意自己被绑架,被下毒,被拍**,我不愿意。我原以为你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可是,你竟然会因为那些假照片而厌恶我,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不躲着你难道还要明知道被嫌弃还贴着你吗?”

米蓝的声泪俱下让路长凯收敛了些许怒气,他想去把她抱在怀里和往日一样的呵护她,可是男人的自尊又不允许她这么做,

“路长凯,清醒一点吧,你介意了,在乎了,我在你心里,我不再是以前那个纯洁无暇的米蓝了,一些假的照片就能让你厌恶我,我又怎么能指望这样的男人照顾我一辈子呢?我的眼里揉不下沙子,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我妈的话是对的,我怎么能指望这样的一个你男人守着并不是唯一美丽的自己一辈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