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见钟情之心牢

真戏假做,假戏真做

一见钟情之心牢 怜红颜 2117 2013-07-11 09:48:50

  夜晚,SUHE酒吧,最后的疯狂之夜。

“干杯,恭喜米蓝和权潇”皮特老师总是很热情,米蓝举杯咕嘟咕嘟的喝下那已经没有了味道了酒,天旋地转之间他的样子挥之不去。

“米蓝,别再喝了,你醉了”逸尘夺下米蓝的酒杯,今晚他们喝了很多了

“没事儿,我没醉,让我喝吧,学长,你知道了,人这一辈子,总要疯狂一次,今晚,就让我疯狂的喝吧,因为再酒醒之后,我依然要紧绷着神经过每一天!”米蓝醉眼朦胧,分不清眼里的是雾气还是泪光,逸尘点点头不再阻止,看看一边的权潇,早已经睡得昏天暗地!

而此刻的另一个包厢,路长凯瞪着猩红的双眼再度喝下了一瓶酒,美惠很担忧的看着同样担忧的有财。有财摇摇头,今天的事情他已经听美惠提了,看来又是一场不愉悦的见面,看着样子,篮子不知道又怎么刺激了老路了。有财灭掉手里的烟,对美惠说道

“看着他,我去一下卫生间,一会我送他回去”

“好”美惠点点头,看着有财离去,随即从脖子的项链里拿下一枚药丸,轻轻的放在另一边的酒杯里,倒上酒,一气呵成,正在生气酒醉的路长凯没有发现,

“喝吧,长凯,知道你难受!”路长凯结果二话不说就灌了下去,美惠的嘴角掠过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

“老路,我们走吧”有财拿起车钥匙,抓着路长凯就走,奈何酒醉的路长凯浑身是力气,一把甩开了有财,有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美惠见机说道

“有财,你先回去吧,我看着他就行,放心,我不喝酒没事的,把车钥匙留下就行”有财烦躁的点点头,该死的臭丫头竟然在那天打完两个电话就没有了动静,存心和自己比耐心!好吧,他输了,看不见那个小母驴,自己的心六神无主。他要去找她!这辈子就算被她压在身下欺负也认了!

有财的离去正中美惠的下怀,看着已经开始朦胧的长凯,美惠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长凯,回去休息吧,你喝多了,来,我扶你!”美惠磨蹭着自己的胸,让路长凯搭着自己离去!

门口的不远处,一个女孩正在哇哇的吐,真是吐得昏天暗地,迷糊的昏天暗地。可是米蓝的脑子里,依然挥不去那张脸。、

路长凯有些晕,身体似乎越来越热,唯有身边的人才会让自己燥热的身体有些透凉,美惠知道,路长凯已经快抵抗不住药力,今日是自己的排卵期,这煞费苦心的安排就要有成果了,有了孩子,这个男人就再也跑不了了!

人或许不该得意忘形,一旦得意就会出错,美惠刚要离去,被服务生叫住,因为还没有结账!美惠只得先放开长凯,长凯极力的甩着发晕的头,却被不远处的身影吸引过去,

“米蓝,是米蓝”自言自语的路长凯朝着那依偎在墙壁上的女孩子,走近之后,朦胧的眼睛有着高兴,米蓝,是米蓝。

“米蓝,米蓝”

“长凯,我好想看见你了,是你吗”酒醉的米蓝不确定的伸手,果然碰见了一个真实的轮廓,这一晚上的脑子里都是他,没有想到此刻不是幻觉,是真的。二人相拥,哭泣。谁也不说话。

逸尘本来是无奈极了,可是看到眼前的情景他放心了,原来米蓝的不开心都是因为他男朋友,现在借着酒劲儿是和好的最好机会,看来,自己得帮帮忙!逸尘灿烂的笑脸一笑,随即找来一辆车,绝尘而去。。。

当美惠结账出来后,早已经不见了长凯的身影,气的七窍生烟而又不能发作,可恶,到手的鸭子又飞了·······

远洋酒店,滨市最豪华的一处酒店,逸尘满意的看着3563房一眼离去,但愿这个豪华套房能让一对有情人摒弃前嫌再度相爱!

不管是否是清醒的,此刻的床上翻云覆雨的二人嘴里喊着的都是对方的名字,男子不停的索取,女子毫不保留的给予,语言是最多余的东西,只有这原始的律动才能让这相爱的人满足!

夜,依旧漆黑,大床上的女孩子却突然惊醒,一个惊恐爬起,昏天暗地的眩晕袭来,看着这陌生的环境一个跳跃准备逃跑,奈何头还是昏天暗地的晕,刚跳到地上就摔倒,脸紧紧的贴着地面!不过她清楚的明白,此刻自己和一个男人光着身子躺在一起,下体的酸疼提示着先前一定有一场疯狂的性运动,米蓝仿若一个贼悄悄的穿上衣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刺离开!

寝室,权潇闭着眼睛坐着,因为她刚刚被米蓝拍醒,所以还没有彻底赶走瞌睡虫,

“权潇,我完了,我,我,和一个陌生男人上床了”

“嗯。嗯?”闭着眼睛坐着的权潇似乎再极力的思考这个问题,片刻后

“什么?”睁大了双眼,瞬间睡意全无,

“你说什么,和谁上床了?”米蓝揉揉自己发昏的头,摇摇头

“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不是逸尘送你回去的吗?难道是逸尘?“

米蓝摇摇头,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把一个陌生男人当成了路长凯,不知道怎么去了远洋酒店,醒来之后才发现,我们,我们····天呐,我都做了些什么啊”米蓝狠狠的敲着自己的脑子,凌乱的头发看着很狼狈。

“不行,我得打电话问问逸尘,他是怎么搞的”

“不行”米蓝阻止了权潇的举动

“问什么啊,难道会是逸尘把我和一个陌生男人送进酒店吗?”权潇挫败,

“也是啊,这酒后乱性的事情实在不光彩,估计你在逸尘心中纯洁的形象没有了”此刻,二人不知道,这世间的事情就是凑巧,事实上就是逸尘送的,不是吗?

“现在怎么办啊”米蓝看了看时间,正是英国白天的时候,随即拿起电话,对着权潇说

“反正我们的东西也收拾好了,如果你没有别的牵挂,那么我们去英国吧”

“别的牵挂?”权潇明白米蓝所指,随即淡淡摇摇头,

“你是说我们提前去找泽哥吗?“

米蓝点点头,

”是的,我们明天先回老家,你总得看看叔叔吧,而我也去看看妈妈,然后我们就去英国”

“好,就这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