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浪漫狂想曲

浪漫狂想曲 端庄的安然 1517 2013-10-25 11:21:18

  不知是这世界变化太快,还是人的变化过快。事隔一年,当人们再次见到华楠时,发现他已大变了样儿。据说,他病了,还病得不轻......临床症状:眼圈发黑,面色苍白;精神恍惚,语无伦次;外加行动迟缓。

有些人认为他疯了,他自己有一阵子也怀疑过他的精神是否还正常,他常常自话自说,比如:“要是我真的疯了,也没什么,我不在乎。”转转眼又说:“活着死了差不多,这世界对我来说,跟地狱没什么区别。”这是他的心里话。而现在,他的举止虽然仍有些怪诞,可他感到轻松愉快,感到身强力壮、信心百倍,感到智力超群、还慧眼识珠。他整天给天底下的所有人群发信息,已经入了迷;且越发越来劲,越发越长瘾。自夏末秋初以来,他无论走到哪里,随身必定带着纸笔,带着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可以说,他的通讯设备已武装到了牙齿)。

他带着这些先进的和不怎么先进的通讯设备,从青岛去了上海,但马上又转了回来。两天后又去了北京,继而便是飞往了西藏。在西藏也仅仅逗留了三天不到,便又匆匆地返回到了他的老房子。然后就躲在那里发狂似的没完没了的群发起信息来,发给所有认识不认识的地球人,他在心里嘀咕着:现在地球已变成了一个小村,一个村的人就是一家子,一家人无话不谈无话不说,也就是有什么话不能瞒着,有什么困难都要说出来共同解决。”

还使用传统工具--纸笔写信(现在已很少有人使用),写给报章杂志,写给知名人士,写给亲戚朋友。最后居然给已经去世的人写起来,先是写给和自己有关的无名之辈,后又写给那些作了古的大名鼎鼎的人物。在写信的同时,还不断的上网发电子邮件,发给与自己有关的无关的所有人。简单说,他利用一切通讯手段——包括高科技的——不高科技的,搞特工似的——多措并举的——多管齐下的——与世上所有喘着气儿的人——联络。

他呆在多日未曾打扫过的屋子里,时常是长时间的不说不动。有时还会喃喃自语,尽说着些让人费解又不着边调的话语。例如:“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往常,他饮食十分讲究,号称美食家。现在则靠方便面、干面包和袋装咸菜来充饥。偶尔给有病的老婆做顿饭,他自己却不怎么吃。他的脸色也由红润变得干黄,继而便是灰白。一向穿戴讲究又头光面净的他,现在却是胡子拉叉,头发直着长,整个头脸看上去活像一只大刺猬。他独自睡在客厅内,睡着一张没铺床单的旧床垫——这是他久已弃而不用的结婚时的床垫。脏兮兮的被子、枕头、衣服等也一并零乱的堆在上面。其实,多数时间他是裹着衣服睡在那里。有时他会披着一件破旧的军用棉大衣,呆在外面一整宿不回来。当他夜游累了,蹲在某角落处迷糊一阵子后,睁开眼睛四处瞧看时,只见点点星光近似鬼火。当然,那不过是些发光体,是些气体——无机物、热量、原子,但在一个凌晨三四点钟还坐在外面的人看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若遇心血来潮,突然想到什么新主意时,他就跑回到客厅——他的总部去记下来。屋子内到处落满了厚厚的灰土,无论他在哪里一坐或者一躺,都会印上一个完整的形儿。蜘蛛乘机在屋内的各个角落处,结满了大大小小的网。厨房内的老鼠们更是兴奋异常,大白天的吱吱叫着四处乱窜——尽情地撒欢儿,它们没有理由不高兴,它们跟屋主一起分享着每一份食物,每一份空间。

不管什么时候,他的脑子里总有一角对外界开着,总能听到这样那样的声音在响;一会儿是乌鸦欢快地叫,一会儿是猫头鹰在悲鸣,一会儿又是推土机在隆隆作响。他昏头涨脑,眼睛发花,有时睁大眼睛放眼望去,一片雾蒙蒙什么也看不清,几疑自己已经半瞎了。他在手机上群发信息时这样写道:我的挚友和我的病妻——曾对人散布谣言说——我的神经已经失常。我用我的人格担保,我不是神经病。

继而又在手机上写下这样的信息:“这是真的么?不可能!我的神经没那么脆弱,我是铁人,不怕风吹雨打,一定是他们造谣,可恶!”他自问自辩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