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浪漫狂想曲

浪漫狂想曲 端庄的安然 3259 2013-10-25 11:21:18

  四

夫妻俩当年都挺能干、挺能吃苦的,华楠更是脑子灵活,一面在事业单位上班争着高工资,一面开店做生意搞着第二创收。当然,老婆是他的得力助手,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站着一个成功的女人嘛。老婆虽然不算十分精明,但勤快,一边做着家务,一边看着店,在华楠的指导下,把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

她不光把店打理的好,把自身也打扮的很得体。高挽的发髻,突显曲线美的连衣裙,增高又扭屁股的高跟鞋,无一不显示着她对生活的热爱与满足。更有一双听话又懂事的好儿女常围在身边,虽然没能考上名牌大学,但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所以说,这四口之家小日子过得是红红火火,又美美满满,令外人看了甭提有多羡慕多眼馋了。

可常言道:圆月易亏,水满则溢。日子过得太顺畅了,人就易生骄奢之心,易出毛病。这不,华楠以不满足小城镇的生活,以不满足小打小闹的生意,想着尽快到大城市去施展拳脚呢。他有了自己的想法后,便与老婆商量道:“老婆,咱们光在这小地方开个杂货店,没多大意思,更没大的发展。我想到城里开个分店试试。我都想好了,你外甥不是毕业后正闲在家里吗,先让他帮着咱看着店。如果行,咱就多开几家,搞连锁,咱也雇上几个服务员,争大钱!你看咋样啊?”

老婆一听,自然是欢喜不尽、高兴不够。说实话,这也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她也想进城住。因此,她赶忙喜笑颜开地说:“好啊,好啊,那样咱就可以常到城里去住住了。”继而又很是向往地说:“那样啊,咱就可以经常去逛公园,可以天天到植物园里转一转,还可以天天去唱歌,还——”

“对,还可以天天去跳舞!”华楠喜欢跳舞,因此也抑制不住地插上了这么一句。

老婆更加美好地想像道:“嗯,还可以天天逛商场,逛了这家逛那家,逛商场可好玩啦!可有意思啦!”她兴奋异常,眼睛又明又亮,仿佛自己早已置身于琳琅满目的大商场之中了(女人就这特点,天生爱逛商场,男人永远不理解)。

“对对,还可以去不同的餐馆,品尝不同的菜肴,尽享口福。”华楠又忍不住地插上了一句。

“对对对,住在城里好处且是多了,我支持你去城里开店,举双手赞成。”老婆兴奋的都不能自抑了,不仅眼里放着光,还手舞足蹈起来。她一向从骨子里佩服丈夫,也依靠丈夫。丈夫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一切,因此向来对丈夫是百依百顺,拿丈夫的话更是当圣旨地听。

一切顺风顺水。华楠一帆风顺的在城里开起了第一家小超市,经试营,生意的确不错。不久便又开了第二家,生意照样出奇的好。真应了那句话:财运来了,挡都挡不住。人顺时,一顺百顺。其实,开超市对华楠来说,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与他在小镇开的那杂货铺如出一辙,因此才顺当。只是有了此番成就后,华楠可就加倍的快速的澎涨起来了。说实话,他有些飘。悠闲的背着手,迈着悠闲的八字步,眼睛朝着天。此时用春风得意、趾高气扬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此时老婆自然也是满身心的欢喜与兴奋,更是一百二十分的满足与佩服。她属于贤妻良母型,也是没脑子型,一切听老公的已成为习惯。老公高兴,她就当然的高兴,说实话也没有理由不高兴。因此,多数人都认为她是一个有福份的女人。更是有不少的女人羡慕她、嫉妒她,羡慕她找了个好丈夫,嫉妒她嫁了个好男人。

好男人好丈夫哪个女人也喜欢,千古不变的真理。

华楠发达不久,便有芳名——芳芳的女店员瞄上了他,并对他动开了心思、展开了进攻。一段时日以来,芳芳一再的在华楠面前表现,一再的向华楠献殷勤、抛媚眼。这不,今天她又早早的来到店中,又主动泡上了一杯上好的热气腾腾的黄山毛尖(绿茶),轻手轻脚地端到了华楠面前,并含羞带娇的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华哥,快喝杯茶吧,多喝绿茶对身体大有好处呢。据说,绿茶能抗肿瘤,能提高人的免疫力,还能明目减肥呢。总之,它的好处多了去啦!快趁热喝吧,凉了就不好喝了。”说着,又娇羞地瞄了华楠一眼。当然,眼神中不免放着电。

华楠赶紧喜滋滋地接过来说:“你看,你看,又让你多受累了。快坐下,快坐下,坐下歇会儿。”说着,拉芳芳坐到了自己身边,并拿眼细细地瞅着她,眼里心里的乐开了花儿。芳芳也趁势歪在了他身上,虫子似的扭动起来。华楠搂着芳芳私下里想:这芳芳虽不比自己的老婆好看多少,但比自己的老婆年轻了许多,而且会招惹人,与老婆相比,老婆就是块木头,没滋没味的。

有句话说的好,家花不如野花香嘛。因此,华楠很快就喜欢上了芳芳,并迷上了她。

可能有人会想,华楠以前并不花啊,挺老实的,怎么就突然花起来了呢?其实,这一现象存在大多数男人身上。实话实说,那是因为条件还不够成熟,是他们的兜里还没钱没权,还没有美媚靓女去招惹。用句文明词说,那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土壤,是温度、湿度还不达标。坐怀不乱,那只是对男人的一种期盼与期望,是女人一厢情愿的美好想象罢了。是不是?因此,不要对男人要求太高。

把话再扯回来。如今,有了芳芳的出现,有了芳芳的百般温柔与关照,华楠不变都难。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任何一个没有生理缺陷的男人,哪受的了这个,是不是?定是败的一塌糊涂、片甲不留。面对姿色,面对魅力女人,男人压根儿就没有防御能力,对不对?答案一定是对。这一点男同志最有发言权。

因此,华楠很快就做了芳芳的俘虏。二人也很快就过起了甜蜜的秘密夫妻的生活。可有人不甜蜜。消息很快就到了华楠老婆的耳朵里,而且这消息如同一颗装了三顿炸药的超级炸雷,一下子就把她炸傻了。天生就不怎么长脑子又不怎么自立的她,没了丈夫的支撑与依靠,她很自然的就会倒下去。所以,她神经出问题了,失常了......

华楠一看也怕了,毕竟是多年的夫妻,还有孩子牵在里面。于是赶紧地给她吃药,给她治。结果,精神是差不多正常了,可因用药过多过猛,肾又出了毛病。

由于她的无知,由于她一度的精神失常,由于华楠的心思并没完全放在她身上。一系列的由于,导致了她肾脏出了问题时,没有及时发现,及时治疗。病情发展很快,很快就发展成了肾衰竭,很快她就只能用透析来维持生命,来延续自己的残生了。

华楠不坏,也有良心,他不是陈世美,他没想抛妻舍子。他只是像大多数男人一样,兜里有了几个破钱儿,有了一丁点儿的权力后,想寻求点刺激,找找开心而已。真的,他懂得糟糠之妻不能抛的道理。

等老婆神志清醒后,华楠把她搬到了城里居住(此举也是了给她治病方便)。华楠诚心诚意地哄劝道:“老婆,你大可不必太担心,我不是陈世美,不会扔下你不管。我向毛主席保证,向党中央宣誓,决不抛弃老婆孩子,永远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宣完誓又语气缓和地说,“因此,你放心好了。”停顿了一下,“嗯,我跟芳芳只是玩玩而已。”后一句,华楠是使劲摸着自己的后脖梗子才说出口的。

老婆只是垂泪,不看他不理他。见老婆不作声,华楠继续耐心哄劝,“老婆,你看哈,我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不赌博,是吧?算个过日子的好男人哈。”稍停,他又用力摸着后脖梗子,显得有些难为情地轻声说:“老婆,我就这么点爱好,你还不让我满足啊?”他像个大孩子似的,在老婆面前撒着娇,耍着赖。

(靠!花心还成了爱好。见过脸皮厚的,可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估计华楠的脸皮,足有一尺厚还有余,就是拿来做皮鞋,恐怕还得使用分割机,来进行层层的分割。)

听着他的话,老婆的心软了些,她含泪心下想:唉!我已经这样了,随他去吧,但她还是不出声。

华楠继续表决心,“好老婆,你放心!我保证——一定、坚决、不可能的跟你离婚,你尽管把心放到肚子里,安安稳稳地放着,千万别提心吊胆,千万别提留着,千万别心里像装着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的。”倒是他的一通耍贫,让老婆的脸上出现了一小片晴天。见凑效,他又小声哄劝道:“你放心,我有数,我不会花咱家很多钱的。”他知道老婆很疼钱,平时很节俭,很过日子的。

有了华楠的上番话以后,老婆虽然仍不出声,但脸上终究是放了晴。华楠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明白,这等于是默认了,以后再也不用顾及太多了......

生活继续。当然,顺理成章的,理所当然的,不可置疑的芳芳当起了二老板。她非常精明,也十分能干,经常跟着华楠外出开订货会,签合同等。还帮着华楠进货、记账、盘点等复杂又繁琐的业务。一有空闲,二人便双双出现在舞场内,华楠过得很开心,天天脸上挂着笑,并红光满面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