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浪漫狂想曲

浪漫狂想曲 端庄的安然 2436 2013-10-25 11:21:18

  五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芳芳正得意自己傍了个金砖时,很快便有了翠翠的出现。这天,华楠破天荒的独自出现在了舞场内。可刚一进场,便有一摩蹬女郎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并出动与他招呼,“嗨,你好!能请你跳一曲吗?”说着话的同时,摩蹬女郎很优雅的递过一只玉手来。

华楠正愁没舞伴呢,见有漂亮女士主动邀请,便立马很有礼貌的十分绅士的笑迎道:“女士,请!”二人飘在了舞池中,并很快成了舞池中的舞皇舞后。他们对望着,相互传递着眼神,几乎脸贴脸,手上也不断有小动作出现。他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一直旋转到深夜。

翠翠很会抓时机,趁芳芳外出,她立马就贴上了华楠,而且一贴就是白黑不放松。翠翠虽不比芳芳年轻,但比芳芳长的好看些,也更会打扮自己。当然,条件也比芳芳好。芳芳是有夫之妇,也没听说有离的意思。翠翠却是单身,虽然也有过老公,有过孩子,但早已离了,而且孩子也随了父亲。因此有优势,可以名正言顺的跟华楠好。

但是,芳芳也不是吃素的。她外出回来发现情夫已被别人占了后,哪里肯善罢干休。先是跟翠翠撕扯了一顿,打了个头破血流,骂了个人仰马翻,继而便是向华楠讨说法。

华楠权衡利弊后,决定跟芳芳分手,跟翠翠正式来往。因为他清楚,芳芳是有夫之妇,万一有那么一天她的丈夫打进门来,不太好处理。因此决定答应芳芳的一切合理要求,来做个了断,他华楠也是个有情有意的人,不能对不起跟自己好过的女人。

芳芳不傻,她看看没什么可挽回的余地了,便来了个狮子大开口,一口咬定要华楠的两个小超市,否则没完。起初华楠不肯答应,说要得太多,怎奈芳芳的一再哭闹。芳芳在他跟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边哭边数落道:“你好没良心啊——你!我是一心一意地对你,你可倒好,我刚一离开,才几天的功夫,你就跟别人好上了,你变得也太快了吧——你!呜呜......呜呜......”

华楠的心软了。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芳芳跟自己不是正式夫妻,但也毕竟是好了一场。因此,虽然也心疼得流血,虽然也踌躇了半天,但还是咬咬牙,答应了芳芳的要求。说实话,他也不敢不答应,他害怕芳芳的丈夫来帮忙,帮忙来找自己的麻烦。

事情圆满解决。芳芳正式退出,翠翠正式入住(入住到家里)。不过,在翠翠正式入住之前,华楠跟有病的老婆,还另有一段谈判经历。这次华楠是认真的,是准备把翠翠当作未来正式老婆的,所以不能不认真,毕竟是花了血本的嘛。因此,他要根据翠翠的基本要求,来跟病老婆正式谈判。翠翠的基本要求是,正式入住华楠家,公开他们的关系。

华楠的病老婆当然是一百个,一千一万个不答应啦。她虽不十分精明,但也知道真那样了,自己就什么也不是了。因此她哭,她争。她含泪哭诉道:“你光在外面玩还不够啊?还要把她弄到家里来,那我成什么啦?”

华楠耸耸肩轻松地说:“咳!你都想哪里去了?我是让翠翠来照顾你的。又做饭又看病的,我一人忙不过来,咱仅仅是找个帮手而已。”

“我不用别人照顾!你不能让她住到家里来!我就是不让她住到家里来!”老婆继续哭诉争吵。

见老婆不依不饶,华楠动了气,他提高嗓门儿说:“我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你不同意也白搭。再说了,你现在这个样儿,还算个女人吗?你已经不能够尽一个妻子的义务了。我还有那个需求,你不能不答应。”继而又补充了一句:“你若不答应、不体谅我,我就不出钱给你治病、给你透析了!”

华楠后边这句话最关用,虽然说的是气话,虽然说的声音并不高,可在他老婆听来,那就是晴天劈雳。她不敢挡了,她很希望活着。虽然活着也是受罪,但她愿意活着。

可是,她还是不甘心,还要再挣扎一下。她悄悄跟儿子说,希望儿子能挡住。怎奈儿子也作不了父亲的主,跟老子大吵一顿后愤然离家。女儿也做父亲的工作,但是也没用。她又悄悄找婆婆,希望婆婆能为自己作主,哪料婆婆早已被儿子说动,心已偏向儿子这一边。婆婆也觉着儿媳既然已经成为废人,既然不能再为儿子服务了,也不能太苦了自己的儿子不是?于是,经过婆婆的过目后,翠翠堂而皇之地入住了,成了这个家的新主人。

华楠非常高兴,十分的高兴,总而言之,不是一般的高兴。接下来的日子,他跟准新娘翠翠,要么去跳舞,要么去引吭高歌。他最爱唱的歌,是那首《蓝蓝的天上白云飘》,他非常喜欢这首歌里的那句歌词——歌唱我们的新生活。因为这句歌词,唱出了他的心声。

刚过一星期,翠翠便搂着华楠的脖子撒娇道:“老公,咱住的这房子太旧了。”指指门窗,“你看,这哪像个新婚的样子呀。”嘴巴贴到华楠的耳朵上,轻声说:“老公,咱另买一套新的行吗?”说着的同时,摇着华楠继续撒娇:“快说行!快说行!”

此时的华楠是一脸的惬意,一脸的享受与满足。他喜欢看女人撒娇,他觉着女人撒起娇来才更有女人味儿,因此估意说:“不买,没钱!”

“你坏!你坏!就买!就买!我说了算,记住了啊,我说了算。”说着,照华楠的脸就狠狠地吻上了一大口。

此动作美得那华楠顿时腾云架雾起来,因此更是撒娇说:“是老公说了算!老公是一家之主!”转转眼,“再说了,这房子也不算太旧啊,建了没几年呢。”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新房子!”说着,搂过华楠的脸又是一个飞吻。这是最廉价的奖赏,也是最具诱惑、最能麻醉人的奖赏,几乎所有的男人都抵挡不了此种诱惑。俗语讲的好,男人难过美人关嘛!华楠更不例外。

华楠翘着下巴闭着眼睛,甭提有多惬意了。他享受了一阵、幸福了一会儿后想想说:“也行,等我归拢归拢资金,给你买上一套新的,就算作我送你的新婚礼物,这样总行了吧?小宝贝!”说着搂过翠翠的头,回了一个爱吻。翠翠闻听此话,当然是高兴不已,少不了又在华楠面前,甜言蜜语上好一阵。

此时的华楠兜里还是有几张票子的,虽然两个小超市给了第一情人芳芳,但也只是给了些货物而已,现金早已入了他自己的库。为了让新情人高兴,讨新情人的喜欢,他很快便毫不心疼、毫不吝啬地买下了一套一百三十几平米的新楼房。当然,房主是翠翠一个人的名字。爱嘛!就要爱的真心,爱得彻底不是?

当然,他也没把病老婆忘了,把她也一块搬到了新房内。只是对老婆说,住的是人家的房子。原因是什么,展开你们智慧的大脑自己去想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