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浪漫狂想曲

浪漫狂想曲 端庄的安然 2093 2013-10-25 11:21:18

  六

可这突然而至的幸福,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三人小组一起生活了一月不到,翠翠就够了。

她跟华楠牢骚道:“跟个病人住在一起,实在是别扭,又脏又烦。”

华楠只得哄劝说:“目前现状就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将就一下吧,啊,小宝贝!很快就会过去的,会好起来的。”搂过翠翠,亲上了一口。

翠翠皱皱眉,又很不高兴地说:“你那个病老婆太碍眼,整天尽当电灯泡,跟个婆婆住在身边似的,我们说个亲密话,砸个牙什么的,还要避开她,别扭死了。”

“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的啊,你不是说不在乎的吗?”华楠好声好气地说。

“可我现在在乎了!”翠翠没好气地大声说。

华楠一时无语。他能说什么呢?自己的确拖了个大油瓶。

翠翠之所以变得这么快,是她有个重大发现,发现华楠的票子不足够多了,不能够任她随心所欲地享受了。这是华楠一次不小心说漏了嘴时,她才知道的。而且外界议论太多,对她很不利,毕竟华楠是个有妇之夫,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个不光彩的角色。开始吵,开始闹。

——闹着跟华楠的病老婆分桌吃饭。

——闹着他的病老婆不许走出自己的房间。

——闹着不准华楠到病老婆的房里去,理由是怕传染。

继而又闹着华楠必须每月给她三千元的零花钱。继而又闹着华楠必须跟病老婆离婚,然后再跟她结婚(她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婚姻法有规定,夫妻双方若一方得了重病,另一方是不能提出离婚的)。继而又闹着要华楠把病老婆撵出去租房另住。她是越闹越凶,越闹越利害,闹得理由也在步步升级。继而提出了分手,不光分手,还要给她一笔数目不小的精神损失费和青春损失费,否则上法院,告他个重婚罪、诱骗良家妇女罪。

翠翠提出分手,华楠不得不同意,他能有什么办法呢?虽然这件事使他深感痛苦,虽然他十分疼爱小三儿,舍不得与她分开。但翠翠坚决不愿再跟他在一起了,表示坚决分开,他只得尊重她的意愿。奴隶制早已消亡,中国妇女早已翻身得解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次的感情失败,对华楠打击实在太大,他感到自己快要垮了。他一向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感觉自己魅力无穷、魅力四射,是男人中的万人迷。没成想,却是栽了个大跟头,出乎意料,大大的出乎意料。刚开始的那些日子,他天天喝酒,喝醉了就向身边的人吹胡子瞪眼,乱发脾气。

他的病妻和他的挚友,建议他出去走一走。他自己也觉得应当到外地去转转,去旅行一次,好排解一下心中的不悦和失落。他带着向二弟借来的钱,到云南的滇池,四川的九寨沟,江西的张家界等风景名盛地去旅游了一圈。说实话,并不是每一个有精神病危险的人,都花得起钱去外地休养散心的。大多数人不得不继续工作,每天上班,每天依旧乘地铁、挤公交,为生活而奔波。要不就是借酒浇愁,或到电影院去干坐着活受罪。华楠应该感到心满意足了。“一个人除非死于横祸,不然总有一些事值得庆幸。”华楠知足地想。事实上,华楠心里的确很感激,感激二弟和朋友们对他的帮助。

在外面转了一圈儿后,他的健康状况比刚出去时还要糟糕,他觉得还是待在老房子里比较好。更糟糕的原因是,回来后他并没有去看望翠翠,甚至连那个社区也没有到过。不是他不愿意去,说实话,他非常想再次见到翠翠,说他贱也好、下流也罢,他就是想见到她。

由于他的举止怪僻,加之形象不雅,翠翠认为对她的威胁太大,因此事先就通过那个粗壮汉子——她的情夫——警告过他,叫他不要走近那个社区,更不要靠近那所房子,否则就不客气。还说保安和警察已存有他的照片,要是发现他到那个社区就会逮捕他。华楠听后心里大喊:“我的那个妈呀!还有天理良心没?房子是我出钱买的,装修是我花钱装的,而且我已经把所有的积畜都补偿给了你,好让你大受感动,回心转意,痛哭浪涕地回到我身边。你,你就这样对待一个死心塌地爱你的人吗?”

他一向不工于心计,所以直到现在他才明白,翠翠事先给自己设了一个多么大的套儿。事先又是作了多么周详的准备、周密安排啊。先是缠着买上新房,且房主是翠翠一人。继而是豪华装修,豪华布置。精装好之后,华楠清理地面,擦饰门窗,里外忙个不停。搬进去之后,更是整理书架,整理壁橱,整理个没完。还把家用电器,包括橱房电器,换了个一茬新。可以说,除了人是旧的外,再也不到一件旧东西。

那段时日,翠翠更是里外的忙着布置,不断的往新房子里添置新东西,且欢天喜地,歌不离口。仅在她提出分手的前一个星期,她还为他洗烫了衣服。可搬进新房还没满月呢,翠翠就找荐吵架,吵了几次后,便提出了分手。在她提出分手,他堵气离家那天,她就把他的衣物塞进一个旧纸箱,“砰”一声把它丢进了地下室,说需要让壁橱腾出更多的地方。诸如此类的事还发生不少,是悲,是喜,还是残忍凶狠,那完全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直到最后一天,两人之间的关系与态度也都是相当谦和认真的,双方彼此都能尊重对方的不同意见。

就拿她向他提出分手这件事做例子吧,她不仅态度端庄,语气温柔,还不乏含情默默,这是她擅长的一套。她非常谦虚且相当客气地说:“亲爱的,我已经把这件事从各个角度考虑过了,结果不得不承认失败。我们已无法很好地相处下去了,因此必须要分手。”最后她还承认自己也有某些不足之处。当然,华楠对此不是毫无思想准备,从翠翠不断找荐吵架开始,他就知道她没有真正地爱过他,可他以为他们的关系会慢慢改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