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高度

第五章 因祸得福(二)

高度 nx8899 2390 2014-03-25 11:37:43

  宁德忠作为军统站的站长,平时的工作并不是很忙。他很会领导下面的人,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交代一声,下面的人就会尽力去完成。而他也很享受这种无为而治的效果,这样可以让自己清闲一些。

这天他正坐在办公桌上看报纸,忽然电话声响起。宁站长在接电话之前并没有想到电话会是毛人凤打来的。但从他结果电话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电话的来头了。

是在下,请问毛局长有什么指示!

我问你!你们重庆站昨天是不是抓了个游行的学生。

是的,您这么快就知道了啊!

我不知道能行吗?你们是不是瞒着上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没有啊!我们抓的那个学生是共dang啊!毛局长,现在日本人眼看就要不行了。我们已经遵照戴老板和您的指示,把工作的主要精力都转移到了对付共chan党的身上了。

我没功夫跟你扯那么多,我问你!那人现在怎么样了。

哦!您说昨天抓的那个学生啊!估计这会正在审讯室审问着呢!虽说算不上什么大鱼,但小鱼小虾我们也不能放过啊!委员长不是经常教导我们说,对付共dang要有宁可枉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吗?

宁德忠!

是!尽管毛人凤是在电话里大声直呼自己的名字,但宁站长还是毕恭毕敬的站着立正的姿势等候毛人凤的指示。

谁要你审问那个学生的!我现在命令你,你亲自去牢房里给我把那个人请出来。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一头雾水的宁站长,被上司骂的都找不着北了。要抓人是上面的指示,这人抓到以后要放人也是上面的指示。这样一来二去的,确实让自己很为难。但为了弄清楚原因,宁站长忍不住的问了一句;请问毛局长,就这么个学生!跟我们军统有什么关系吗?

我不想多跟你解释,你现在要知道的是那个学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别说你那个站长了。就连我这个主任都有可能坐不稳!

毛人凤说完之后就把电话挂断了,挂断电话之后宁站长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时,坐在宁站长办公室的情报处长看到站长僵硬的脸部表情也忍不住的问了句;怎么了!站长。

子明啊!你知道什么天最难做吗?

什么天最难做!这,属下还真不知道。请站长恕属下才疏学浅!

哎!这跟才疏学浅没什么关系,实话告诉你吧!这做天啊!二月天最难做,所以这古人都说做天难做二月天呐!蚕要暖和参要寒,种菜的哥哥要下雨,采桑的娘子要晴干。

作为一个情报处长,子明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从站长的口气里听出了站长的话外之意,所以他接着站长的话说道;上面的意思!难道是要我们把昨天抓的人给放掉吗?

对!

哎!不对啊!上面以前可从来没这样做过,戴老板一向都是很支持我们下面行动的啊!这次突然叫我们放人,会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上面有谁收了黑钱!

宁站长看到子明在认真的分析着原因,他轻蔑的笑了一声并拍着他的肩膀说;走吧!要是待会那个学生被刘队长给弄死了,你,我!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在医院里最先看到李阳明醒过来的是刘队长,他立即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在打瞌睡的站长。

宁站长知道这刘队长拍他是什么意思,所以他一有感觉整个人就马上精神起来了。此时,他微笑着对躺在病床上的李阳明说;兄弟,你醒了啊!

你们是!

面对李阳明的质疑,宁站长慈祥的说道;年轻人不用担心,我们是国府的人。昨天的事是我们产生误会了,这大水有时候也难免会冲到自己家的龙王庙,但总归是一家人嘛!说清楚大家就都没事了,你说是吧!

宁站长的一番话似乎提醒了李阳明,他脑海里马上就闪烁出自己被动刑的画面。尽管此时李阳明还心怀敌意,但他也确实不能把旁边这几个人怎么样,无奈之下他只能勉强的让自己伪装着笑脸对站长说;没关系的!谢谢这位大人来看晚辈。

好了!现在你也醒了,我们也就少了些许牵挂。现在我们可以安心的为党国办差去了,你在这好生休息。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去找我,我一定会尽自己的能力为你办到。

好的,谢谢你这么客气!

刘队长,派人二十四小时跟踪伺候好这位先生。要是出什么差错,我唯你是问!明白吗?

明白!

训斥完刘队长,站长又转过身微笑着对李阳明说;那我就先走了啊!

好的,您慢走!

此时的刘队长似乎显得很不服气,见站长离开病房。他挥手做了个要去打人的动作,嘴巴里还振振有词的在嘀咕着。

李阳明见状竟然忍不住的笑了,他笑着说;呵,既然你那么讨厌他,为什么不敢直接打他呢!

刘队长一直以来都生活在领导的阴影中,感觉自己很压抑,又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所以他每次都只能做做这种假动作来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但李阳明这个不懂事的年轻人这一问,确实是问到了他内心的最深处。

不该问的你最好别问,不该说的你最好也什么都别说。否则!见李阳明似乎在嘲笑自己,刘队长此刻几乎用愤怒的神情在对李阳明说。

李阳明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他不但不惧怕刘队长的八面威风。反而比刘队长还气势汹汹的说;否则什么!难道你还能吃了我不成!刚才那位先生明确的告诉你了,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吃的消吗?

刘队长被李阳明的一席话给呛得怒火冲天,个性张扬的他马上又举起拳头准备冲李阳明垂过去。但李阳明也不是好欺负的主,他不但不怕,反而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来啊!朝我的脑袋打,你最好是把我给打死了。要不然!只要我还能站起来,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的刘队长被气的手一直在发抖,杀人不眨眼的他要放在平时,别说是用拳头了,就算他拔出枪来也不为过。但今天无奈李阳明有站长的明令护着,无奈的他只能手举这李阳明说;你!你别太得意,哪天你要是再落在我手里,我会让你死的很好看的。走着瞧!

李阳明并没有被刘队长的这番话给吓到,把刘队长给气出病房之后,他开始倒在床上深思。从昨天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就像一场梦一样,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现在梦醒了自己也没有弄清楚到底会是怎么样一回事。特别是那个出于爱才之心而保护他的陈布雷先生,他这辈子都不会明白。

宁站长是个做事很细心的人,由于之前已经被毛人凤在电话里臭骂了一顿。他心理大概明白,这个不起眼的学生是他得罪不起的。

所以在李阳明出院的当天,宁站长亲自到医院迎接。直到把李阳明送到学校,宁站长才长舒一口气。

跟重庆大学校长张培源简单的寒酸几句后,宁站长一行才乘车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