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高度

第十六章 弟弟入党

高度 nx8899 2741 2014-03-25 11:37:43

  卢光宝慷慨激昂的发言让全场顿时掌声雷动,他的话无疑是生活在旧社会人民对未来生活最殷切的希望,他的话无疑是人民政权在没有诞生之前最有力量的精神信仰。

一片掌声过后,卢光宝接着说道;最后,鉴于李阳光同志一心向党,其内心早已和党和同志们融为一块,经过组织考察研究决定;李阳光同志今晚正式加入我们党。下面请你对着我身后这面党旗跟我一块宣誓。

随即,李阳光激动的右手举拳,面对庄严的党旗跟着卢光宝一块念入党宣誓词;我自愿加入中国共chan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

念完宣誓词之后,卢光宝主动走下讲台。亲切的握着李阳光的手说;恭喜你啊!李阳光同志。

谢谢卢光宝同志,我会为共chan主义事业而奋斗终身的。

举行完入党仪式后,卢光宝宣布散会。李阳光才偷偷的溜回家,等他到家时,家里人都睡着了。

回到家后的李阳光还按捺不住自己内心那份激动的心情,躺在床上都还在默念着即神圣又庄严的入党宣誓词。

次日中午,李阳明本打算着要到乡里去跟地方官打个招呼。其目的就是想让自己是副县长的身份保护家人,以免下次抓壮丁的时候,又把自己家人给抓去了。

不巧的是还没等李阳明出门,他们家所属辖区保长就带人上门了。

李阳明家所在的村庄属于李保庄,保长是当地最大的地主。叫李东阳,人称李保长。

这位李保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凭着自己保长的身份,经常欺负乡邻,鱼肉百姓。欺上瞒下,欺软怕硬。李保长身上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其鼻子上有颗大黑痣,而且那颗大黑痣上还长出一根很长的毛。长着一副瓜子脸,大眼睛。一般人看到他都要弯路走。

正当李保长带着几个随从准备走进李阳明家里时,李阳明刚好从家里走出来。而且李阳明跟他们是朝相反的方向走的。

李保长带着几个随从威风鼎鼎的准备走进李阳明家,见到李阳明从家里走了出来。李保长马上大声呵斥;站住!那人是谁啊!见到本保长都不会主动打声招呼的,没礼貌。

听到有人叫自己,李阳明马上停下脚步转身。没想到站在自己眼前的,竟是自己要去找的那位大名鼎鼎的李保长。尽管他认识李保长,可李保长却一点都不认识他。

你是这家的人吗!我怎么以前都没见过你啊!

是啊!我叫李阳明,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可能不认识吧!

哦!原来你就是李阳明啊!其实李保长对李阳明一点印象都没有,他之所以摆出一副认识李阳明的样子,完全是在戏弄李阳明。但天真的李阳明却并不知道这只是李保长在戏弄自己。

对!此刻,李阳明还以为这位李保长真认识他。他还强伪装着自己,让自己尽量笑脸相迎这位李保长。

尽管李阳明对李保长是笑脸相迎,可人家却并不买账。李保长为了显示自己的威风,他马上吐掉嘴上叼着的香烟大声赫道;老子谁也不认识!我警告你啊!我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恨我,但我也是职责所在,为党国尽忠。少在我面前装的跟孙子似的。

是,是,是!还是李保长说话有水平,党国就需要你这样的英才。

知道就好!对了,你到底是他们家什么人啊!

我啊!我就是李德强的大儿子啊!

那我怎么好像都没见过你!

我这几年一直在外面漂泊,所以你没见过我很正常。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这次回来是看望你那个瘸子爸爸的吧!

对!

巧啦!你小子还回来的正好,这下你哪都不用去了。跟着爷我混,爷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吃香的喝辣的,这从来都是李保长骗人的鬼把戏。这一点李阳明心理还是很清楚的。李阳明知道这李保长说的是假话,纠缠了这么半天他也不想再装下去了。所以他开门见山的说;是么!我看你们是来抓壮丁的吧!

见自己的诡计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轻易就给识破了,这位李保长也不藏着掖着了,他也直接了当的说;是啊!怎么啦!爷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

那我要是不去呢!

哼,不去!你倒是有种啊!在我管辖的范围内,你还是第一个敢这样跟我说话的。知道这是什么不(李保长指着身后以为随从身上挂着的王八盒子)

这时候李阳明摆出一副临危不惧的样子,不紧不慢的回答着李保长;当然知道!

那你还他妈的在这跟我啰嗦,赶紧走啊!你们两个,把他带走,省的老子在这里脱裤子放屁。

是(随即李保长的两位随从准备强行把李阳明给拉走)

慢着,李保长!你我都姓李,再怎么说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你做事也不用这么绝吧!就这么把我给带走了,起码你得给我个说法啊!不然这世上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李阳明的这番话着实让李保长感到意外,自从他接受上面派的抓壮丁的任务以来,硬骨头倒不是没有碰到过。但像李阳明这样说起话来脸不红心不跳的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不知李阳明来历的李保长,听到李阳明的话后瞬间就来了火气。他愤怒的说;王法!你还好意思跟老子讲王法,老子告诉你!在李保庄老子就是王法,连重庆的蒋委员长现在都不能拿老子怎么样,就凭你小子还好意思跟老子讲王法。你信不信,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王法。(李保长说着说着就掏出自己腰部挂着的枪指向李阳明的额头)

无奈枪都顶到自己额头上了,李阳明才不得不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动作。但他还是很镇定的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吗?我劝你啊!还是把你那破枪给收回去吧!

凭什么!你叫老子收老子就得收啊!还有,你要是再敢啰嗦,老子就一枪崩了你。赶紧跟老子走!

慢着,这样!我给你看样东西,你要是看了之后没有意见我就跟你走。

听到李阳明叫自己看东西,李保长的第一反应是金银财宝。可他仔细一想也不对啊!他虽然不认识李阳明,但李阳明他们家的情况他是多少知道点的。就这么穷的家庭,难道还会有值钱的东西!

出于好奇,李保长靠近李阳明说;在哪呢!你要是敢耍我,后果你可以想的到啊!

在我衣服的口袋里,你自己看吧!

好!我就信你一次,我到是要看看你这破衣服里到底藏了什么宝贝。

李保长边说边伸手往李阳明口袋里钻,果然从李阳明口袋里掏出一个像笔记本的东西。他随即打开一看,原来这个本子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印有青天白日勋章的委任状。

委任状,中国国min党中央组织部委任状。兹任命李阳明为西南省莱阳县副县长。此状组织部立!你是县长!

对!我就是县长,不过是副的。

得知李阳明的来历后,精明的李保长对李阳明的态度瞬间就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刚才还是大爷,瞬间就变成孙子似得陪着笑脸对李阳明说;哟!我就说嘛!今天早上起来我这右眼皮就直跳,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都是自家人,您可千万别见怪啊!李保长边说边把枪收了起来,吓得直出冷汗,全身打哆嗦,站都站不稳。

呵,见怪!我当然不会见怪,我现在在考虑待会要是见到我们易县的县长时,我该不该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他呢!

当然不能告诉他,我们什么关系啊!走,兄弟!上我家里去坐会,我请你喝酒。

别,你是长辈,我是晚辈。我们怎么可以以兄弟相称呢!

哎呀!走吗!走吗!你要是不去,那就是看不起哥哥我。(李保长手搭在李阳明的肩膀上,边说边推着李阳明)

得,你先不要推我!我已经跟我们的父母官约好时间了。要不是你在这耽搁,估计这会我都要到了。难道你想让我们的县长大人知道我为什么迟到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