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高度

第十九章 肃贪

高度 nx8899 2487 2014-03-25 11:37:43

  来阳县政府的会议室里从来都没有今天这么严肃,以前开会的时候大家都是有说有笑。但今天,似乎大家都提前预示到了什么。秘书长王明亮通知大家要开会之后,所有有权力与会人员都迅速走进了会议室,但大家脸上都没有一丝表情,更少了之前会上那种交头接耳的气氛,会议室瞬间出现了死一般的沉静。

该来的始终都会来,陈丹国就是在大家怀着这样的心态中走进会议室的。一进会议室,陈丹国来到托圆桌的最前面位置上坐下。这个位置是他作为一县之长的唯一位置,平时别人想坐这个位置只能在心里,但他坐在这里的人却如坐针毡。

在大家都怀着不安的情绪中,陈丹国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开口说道;诸位!我来莱阳赴任已经快两年了,两年的时间里我们的警察局长换了三任,财政局长换了两任。都是因为自己身上不干净而遭到党国律法的严惩,这些人曾经都和我们一样,都有一副满腔的报国热情。但他们都因为利益而倒在了前进的路上。我陈丹国已是年过花甲之人,对钱财早已视作粪土。正因为这样,我陈某人今天才能安生的坐在这个位置上。可遗憾的是,我们在坐的诸位当中还是有人被金钱迷昏了头脑。尽管我们曾经共事一场,尽管我们都想为党国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无奈有人明知玩火者必自焚,却还是会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去玩火。这就怪不得我陈某人无情,怪不得党国的律法无情。希望现在身上还算干净的人,能够引以为鉴。下面有请都察院陈副院长,军统刘站长。

以前但凡会上有高级领导出现,与会者都会鼓掌欢迎。但今天却没有!这些与会人员甚至都不敢抬头看这两位中央派过来的钦差大臣。

陈副院长和刘站长见大家都低头不语,他们也没有客气。短暂的对视了几秒钟之后,陈副院长开口说道;诸位!我和刘站长今天是来肃贪的,至于是谁的屁股没有擦干净!我想你们自己心里应该最清楚。我想说的是,如果党国是一颗参天大树,那你们这些身上不干净的人就是这颗树上的蛀虫。今天不把你们这些蛀虫给清除了,我想是明天或者是后天,总有一天这颗参天大树会被你们这些蛀虫给蛀倒。所以为了党国的万世基业,今天不得不得罪某些人了。

这位都察院的副院长说完话之后环顾四周,其目的就是想让那些身上不干净的人能够主动自觉的站起来。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场所有人都低头不语,也没有人愿意主动站出来认罪。无奈之下他只能慢步走到财政局长谢志华跟前,低头对他说;谢局长,宝山金矿有四个矿洞。其中两个都是你的胞弟在偷偷开采,你该不会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财政局长谢志华虽说包庇自己的胞弟私自开采金矿,他也从中获得了不少好处。但他却是个胆小怕事之人,一听到陈副院长把自己的老底都兜出来之后,他吓得浑身发抖。于是老把戏又上演了!这位谢局长先是跪地求饶,然后哭着说;自己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襁褓中的儿子。望党国,望陈院长看在他们的份上饶了自己。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演确实入戏,但陈副院长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这种鬼把戏他看的太多了,他并没有同情这位谢局长。反而轻蔑的笑着说;呵,呵呵!说的好!说的好啊!收钱的时候不会去想你那八十岁的老母,收金子的时候估计也不会想到你那尚在襁褓中的儿子。现在倒在这说这些!有用吗?晚啦!我告诉你,别用这些鬼把戏来糊弄我!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像你这种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人。佛都懒得理你!刘站长,带走吧!

刘站长嘱咐随从把那谢局长给带走之后,陈副院长又来到警察局陈局长跟前。低头对李局长说;李局长,这时候了你还能这么安心的坐在这里。不得不让我陈某人佩服你的演技啊!你不去上海演戏都可惜你这份表演功力了。

相对于谢局长的胆小怕事来看,这位李局长可淡定多了。他不但从容淡定,反而站起来对陈院长说;谢谢夸奖。不过我李某人有一事尚不明白,还请陈院长赐教。

这些年来,陈副院长查出的贪官不在少数。但像这位李局长这样从容淡定,反而还敢反问自己的人倒是第一次见到。出于好奇,陈副院长耐性的回答道;说吧!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如实告诉你。

那我就不客气了!方才陈副院长说你是来肃贪的,这对于党国来说本是一件好事。可令卑职想不通的是,你在肃贪的这些年里有几个是贪的多,贪的大的。有劲净往我们这些小喽啰上面使了,南京政府上层里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你为何不敢去肃贪!那些天天之知道愚弄全国百姓的贵族,党国上层。你为何不敢得罪。全国三分之二的金融权都在四大家族手里,如果陈院长要是真心为党国好,为天下百姓好。就应该先把那些人给抓了,要不然就是死,我也会下去对孙先生说,党国于我不公。我不服气!

陈副院长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小的一个科级局长竟然会把政府上层的那些丑事都给捅出来,这是典型的拖人下水战术。只要把那些他不敢得罪的人给搬出来,他陈院长就不敢把自己怎么样。这就是李局长的狡猾之处,先把水给搅浑了,然后再趁机逃脱。

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位李局长也不会想到自己在托人下水的同时还把自己给推向了深渊。因为当时政府上层那些情况陈院长不是不了解,只是无奈于职权有限。但他今天到莱阳的目的就是要把财政局谢局长以及这位公安局李局长给带走,所以李局长的这点雕虫小技还是难不倒他这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都察院副院长。

听完这位李局长的话之后,陈院长笑了。他哈哈大笑的说;好!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啊!如果哪天你成了国min政府主席,如果哪天你成了财政部长。我也不会管你!但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芝麻局长,国家大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实话告诉你吧!南京城里站岗的,级别都要比你搞。所以你就不必要在这杞人忧天了。乖乖跟我们走,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才是正道。刘站长,把人带走吧!

慢着,我不要你们带。我自己有腿,自己会走。你要是真有本事,到南京去打几只大老虎,那我就佩服你。在这里拿着鸡毛当令箭只会让我瞧不起你。

刘站长吩咐两个随从把这李局长给带走之后,陈院长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但刚才确实被这李局长一下话给气的够呛,此刻他怒火重生。

军统刘站长看到陈院长这副表情,他知道此刻的陈院长就想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所以他只能站起来圆场说;看到没,这就是敢贪污受贿的下场。大家都是公职人员,古人说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们都不期望再坐的诸位再因为一些蝇头小利而犯了律法。陈县长,人!我们就马上带走了。剩下的事就全看你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