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高度

第二十三章 意外的相逢

高度 nx8899 3387 2014-03-25 11:37:43

  李阳明出师未捷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县长陈丹国耳朵里,而且连王明亮去迎接的事情他也一块知道了。得知发生这样耸人听闻的事之后,陈丹国气的把办公桌上的杯子都摔坏了,并大声叫骂道;畜生,畜生都不如!随之便让秘书安排李阳明,方泽平,王明亮三位副县长到他办公室。

三位副县长来到陈丹国办公室之后站成一排,这场景就想是三兄弟犯错之后等待家长教训一样。陈丹国则表情严肃,手靠在背上不停的来回走动。他似乎是在想自己该说些什么好,但一直都难以启齿。最后还是没有安奈住,他指着不停颤抖的手对眼前的几位副县长说;你们知道你们今天是什么行为吗?知道吗?是耻辱!是丢人现眼!我陈丹国来莱阳几年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丢人过。

你!(手指李阳明)你为什么去上山之前,调动那么多警察都不事先汇报。你以为自己是个刚出来的大学生就很了不起吗?我告诉你李阳明,你可以在你的学校,在你的试卷上考一百分。但在莱阳这个地方,在你的这个岗位上,你还嫩着呢!你才来莱阳几天啊!就想着露脸,现在倒好!把身子都给人家看光光了吧!还好今天没有出事,没有和那些盗矿的人打起来。要是万一出事了,万一和他们打起来了,万一打死人了。你能负责吗?你可知道,你这是在断人家的财路,人家就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的断你的生路。

李阳明被陈丹国训的无话可说,他承认今天的行为是自己过于冲动,太急功近利了。所以他被骂是属于心服口服,口服心服。

你!(指王明亮)明知自己的同志在外面受了欺负,你不但没有好言相劝,反而还安排仪仗队到城门口去接他!你说你这是安的什么心!裁缝给人做衣服,存心不良!没有同情心就算了,还干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来,我都替你感到惭愧。

相对李阳明的口服心服,王明亮被骂之后心理就略显不爽。因为李阳明出发之前他是跟陈丹国说过的,可没想到这陈丹国翻脸的速度会比翻书还快。没出事之前他什么都默认,一有问题他马上就翻脸不认人。碰到这样的领导,只能自认倒霉。

你!(指方泽平)你新来的同事对莱阳很多事情都还不熟,你为什么不劝着点。他做出那么大的决定,调动那么多的人去上山清剿盗矿的,你为什么不提醒他。你说,你安的是什么心!

三个人里面,数方泽平最冤。他是属于被拉下水那种类型,虽说有福不一定能够同享,但有难一起但那是必不可免的。自己既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既没有取笑同事,更没有同情同事。很不幸的是,即便他什么都不做也一样免不了挨骂。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这人要是倒霉啊!喝凉水都会塞牙。

一口气把三个人都一块骂了,总算是解了口气。接下来就是挨个训话了。首先留下来的自然是李阳明这个捅马蜂窝的人。

王明亮和方泽平被陈丹国给叫了出去,办公室就剩下李阳明和他两个人。此时的陈丹国拿着茶杯深深的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才语重心长的对李阳明说;阳明啊!你才来莱阳没几天,我本不应该说你。但你今天这事情做的确实鲁莽了,所以我又不得不说你几句。你是还年轻啊!年轻多好,是吧!其实当年我和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有着一副火急火燎的性格,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想着多快好省。可随着年岁的发展才知道,这世上很多事情都有他的规律。你要是不按照他的规律来,这件事情就不管你再着急都没有办法去解决。但你只要找到规律了,那解决事情也就相对要简单多了。

学生明白,谢谢陈县长的教导。其实我刚来莱阳,甚至还在路上就听说我们莱阳宝山金矿的事。我听了以后就很着急,心里恨不得马上就可以把委员长都没有解决的问题给解决了。可当我真正到莱阳来上任才发现,事情绝非我想的那么简单。所以在以后的工作中,还请陈县长多多教导才是。

教导到谈不上,只能说是相互学习借鉴吧!这“雁过留声,人死留名”你心里想的这些东西我都很清楚。毕竟我也曾经年轻过,也在很多事情上吃过亏,栽过跟斗所以我才会有今天这来之不易的一切。当然,我主要想说的还是希望你能够静下心来,安安静静的把你心里想要解决的事情从头到尾的想一遍,然后再想想看能不能找到对策。只有这样,你才会把事情处理的很漂亮。

明白!谢谢陈县长教诲。

王明亮和陈丹国虽说是嫡系,但王明亮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分了。所以陈丹国没有理由不对他发脾气。

和对李阳明说话不同,王明亮刚一进陈丹国办公室。就见陈板着脸严肃的问他说;请仪仗队到城门口去迎接李阳明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是,,是!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做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你是怕知道李阳明空手而归的人还不多!你是要闹到川南公署,南京总统府!你才甘心吗?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你这种猪一样的队友。你可知道,我在莱阳辛辛苦苦经营几年的政绩,就毁在你和李阳明两个旦夕之间。你说他是新来的,不懂事也就算了。可你是这的老人啊!难道你也这么不懂事吗?如果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来,你就别怪我对你无情。

至始至终王明亮都没有开口说话,也不敢抬头望一眼陈丹国。只是一个劲的低着头任由陈丹国数落。

回到办公室的李阳明心理像背着一块重重的石头,他脑海里一直在盘旋着刚才陈丹国对他说的那番话。心里也确实是恨不得马上就能把宝山金矿的事情给解决了,无奈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天下午,李阳明正在办公室审阅文件。忽然接到县长陈丹国的电话。陈在电话中要求他对陈的办公室一趟,放下电话,李阳明没有多想就来到陈的办公室。

一进陈丹国的办公室,之间王明亮和方泽平都提前到了。陈见到李阳明之后开口说道;你们都来其了,正好今天下午有一批教师要到我们莱阳。这是党国为了夯实我们后方的教育工作,特地从全国各地的高校选拔了一批优秀的大学生来帮助我们更好的展开教育事业。为了重视这批教师的到来,所以待会你们几个和我一块去见见他们。

县政府会议室里,这批新来的教师已经在此等候陈丹国一行近半个小时了。此时一名女教师(海燕)不耐烦的开口问分管教育工作的副科长说;秦科长,我们莱阳的县长大人有这么忙吗?我们都在这等半个多小时了。他到底要不要见我们啊!不见就算了,为了来到莱阳我们都坐几天的火车了,都累死我们了。

海燕一开口,瞬间所有人都附和道;是啊!是啊!

秦科长也很无奈,这些教师还没到之前他就让秘书去通知县长了。可县长大人就是迟迟不露面,为此他也只能伪装着笑脸说道;呵呵,大家稍安勿躁吗?我们的县长大人公务繁忙,很快,很快就会来见大家的啊!

是谁那么大脾气啊!才等我那么一会就不耐烦了,我们去南京见总统还得等上个几天都没这么抱怨过。陈丹国大老远的就听见以海燕为首的这群教师在抱怨,所以他才边走进会议室边大声的问道。

见陈丹国带着李阳明他们几个副县长走进会议室,海燕也没有胆怯。她爽快的承认说;是我。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海燕,您就是陈县长吧!

嗯!我就是。

李阳明本来是跟着陈丹国一起走进会议室的,可就在进会议室前一刻,秘书徐朗拿着一份文件让他签。所以他才晚一步来到会议室。

得知跟自己说话这个人就是陈丹国之后,海燕主动伸出手对他说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幸会,幸会陈县长。

见海燕那么主动,陈丹国这时候也满脸笑容的伸出手跟海燕握着手说;欢迎你们来到莱阳,欢迎,欢迎。一一握手之后,陈丹国向海燕一行介绍道;来,我给你们一一介绍一下。这位是王明亮副县长,这位是方泽平副县长。在介绍方泽平时,陈丹国特别交代说;他就是hi分管教育工作的,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直接找他好了。

海燕突然以开玩笑的口吻对陈丹国说;他要是不帮我们解决呢!

那你们就告诉我,我帮你们解决他。

陈丹国的一席话逗的在场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哎!李阳明呢!去哪呢!

方泽平回答道;好像在外面签文件吧!应该会马上进来的。

李阳明!这个让海燕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海燕心理瞬间五味杂陈。

由于只是一般性文件,李阳明迅速签好之后就把文件给来了秘书徐朗,并马上来到会议室。一走进会议室,李阳明带着歉意的口吻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哟!终于来了啊!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新来的副县长,叫李阳明!他也和你们一样年轻,也是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

一看到眼前的这个李阳明就是自己的旧情人,海燕的心在噗通噗通的加速跳动。李阳明的突然出现是她始料未及的,这一刻!她没有哭,而是笑了。

陈丹国在介绍着李阳明和其他几位教师握手,当介绍到海燕跟前时。陈丹国特意说道;这妹子有点辣!阳明啊!要想办法拿下。

陈丹国一番开玩笑的话让在场人都笑了,海燕和李阳明都笑了。但出于各自的政治信仰又出于对对方的保护。他们并没有像老朋友重逢那样熟悉,而是显得很生分的象征性的握了握手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