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高度

第二十五章 再度扑空

高度 nx8899 3361 2014-03-25 11:37:43

  本来就已经被吓的尿失禁,再一听说警察局的人到了。这下可把赵老四手下这个叫(啊飞)的人吓的够惨。他瞬间抱头蹲在地上,并用哀求的口吻说;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杀我!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呜呜,说着说着,这没出息的阿飞竟然失声痛哭了起来。

带着几十号人马,快到山头的时候就已经在喊了。可楞是没见上山有什么动静,这让李阳明像个张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人都已经来了,总要上山上去看看什么情况才像话啊!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对劲的李阳明马上下令队伍跑步前进。

来到山上,来到那几个出金矿的矿洞前。呈现在李阳明跟前的是一片狼藉的景象,这里全部都是刚才打架那些人撤退逃跑时丢弃的锄头和棍棒。本以为这次会收获颇丰,没想到还是扑了空。这样的情况让李阳明当场就差点晕倒下去,好在徐朗在一旁及时把他扶住了。

感觉到头晕目眩的李阳明躺在徐朗怀里,他边咳嗽边用微弱的声音对徐朗说;徐朗,宝山上这些人是不是都有千里眼顺风耳!为什么我们每次都会扑空。

这个吗?卑职也不太清楚,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哪一点!你不妨明说。

我们内部有奸细!

内部有奸细!一说到这个话题李阳明马上就来神了,因为这是一直以来被他忽略的一个现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在自己内部的队伍里出怪。就在他苦思冥想关于奸细这个词的时候,忽然有人跑过来说;报告,我们抓到一个活着的人。请问是不是要带过来问问。

当李阳明知道他们抓到有人时,他马上就恢复了精神状态。好像刚才躺在徐朗怀里是在做梦一样。现在梦醒了,为了避免尴尬。李阳明装作不知情的状态说道;我怎么会倒在你怀里,你抱着我干嘛!赶快扶我起来啊!

徐朗被李阳明瞬间几个精神状态的转换弄的晕头转向,但他仍然没有忘记本职工作。把李阳明扶起来之后,徐朗还不忘问他说;李县长,下面刚才报告说抓到个活的。要不要带过来问问话!

要!要啊!为什么不要!马上带过来。我要亲自审问审问才是。

很快,被吓的尿裤子的阿飞被带到了李阳明跟前。

望着阿飞全是颤抖的神情,李阳明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招架不住严刑拷打。为了给他一个下马威,李阳明神情严肃的问阿飞说;你就是这山上盗矿的人!

嗯!嗯!阿飞一个劲的点头回答,生怕李阳明会吃了他。

听说刚才这里打架了,这事实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真的。

那为什么等我们来时,打架的人都跑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呢!

因为,因为打架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叫,说警察局的人来了,警察局的人来了。大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全都跑了。至于我!至于我!哎呀!我能不能不说啊!

说!你必须要说!你不但要说你为什么还在这里,而且还要告诉我到底是谁给你们通风报信的!

不知详情的李阳明还以为阿飞那难言之隐的话会是什么秘密,所以他立刻掏出手枪指着阿飞的头。逼着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本来就是贪生怕死的人,现在又被抢顶着头,阿飞瞬间就被吓哭了。可现在是李阳明他们警察局的人在场,就算哭也没用。所以他只能哭着回答说;其实,其实我在这里是因为我怕死!所以刚才他们打架的时候我在装死才逃过这一劫的。没想到,没想到会落在你们手里了。倒霉啊!真是倒霉!

那是谁给你们报的信呢!

报信!这个,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你说不说!抢在重重的指着头,李阳明在逼他交代问题。

可他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只能跪地求饶。

徐朗见到这样的情况觉得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审问不好,所以他悄悄的对李阳明说;李县长,我们赶紧彻吧!你就在这审问他不好!

不知缘由的李阳明还在问;为什么!

直到这会,徐朗才把原因说明;你想啊!到现在我们都还不知道谁是真正的内奸,如果你在这就把内奸给审出来了。他要是跑了或者自杀了。我们该怎么办!

听到徐朗的话,李阳明才感觉到这里面事情的复杂程度。所以他立刻通知所有警察局的人收队。

在下山的途中,警察局有个人(曾建军)趁大伙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他准备好的情报仍在了一颗松树底下。因为他知道,负责跟自己联系的人很快就会来这里取情报。

李阳明带着警察局一行人这一次除了带上个阿飞以外,基本上算是又扑空了。但让他不明白的是,在距离县城门口不远处。居然又见到有人提前在那排队等候,而且从远处看,这次的阵势比上次还要隆重。

见到这样的情况,徐朗问道;李县长,我怎么看到城门口又有人在迎接咱们啊!

别瞎说,应该是上面派什么大员来了。

哦!可是这按理说,上面有人来应该也会提前通知到我们啊!为什么我们到现在都还杳无音讯呢!

尽管徐朗在用事实反驳自己,但李阳明就是没有说话。这一会他坐在一批马上闭幕眼神,外面看上去是在闭幕眼神。其实他心理是在祈祷城门口那些人不是迎接自己的,因为在莱阳他已经丢了一次人了。如果再丢一次人的话,那他李阳明在莱阳将会无立足之地。

来到县城门口之时,李阳明大老远就看到了县长陈丹国的身影。一看到陈丹国,李阳明马上笑了。并笑着对徐朗说;徐朗,我说什么来着。这就不是迎接我们的,你看!县长都亲自出动了。这绝对是在迎接什么大员!我们得赶紧进城才是啊!快,通知队伍!跑步进城。

来到县城门口,陈丹国见李阳明离自己越来越近。他马上嘱咐乐队奏乐。李阳明见到陈丹国也马上下马整理衣服,并来到陈丹国跟前说;陈县长,咱们这今天挺热闹的啊!是不是上面有什么大员要来啊!

没有啊!我们是专门来迎接你凯旋归来的。

什么!迎接我!一听到陈县长是在迎接自己的消息,李阳明恨不得瞬间就从这世上消失。停,停,停。全部乐器马上停掉。

这!好好的,为什么要全部停掉啊!不知详情的陈丹国还以为李阳明是为了要低调才刻意让乐队停的。

陈县长,我跟你说个事!随即,李阳明靠近陈丹国的耳朵,悄悄的把扑空的事告诉了陈丹国。

陈丹国听后先是一愣,因为这一次明显是出去拣死鱼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既然连鱼片都没有捡到一块。这样的情况对陈丹国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他头脑始终都是理智的,思索片刻之后他接着说道;全部都不能听,锣鼓要敲响一点,唢呐要吹响一点。喊欢迎的人士要寒的大声一点。来,李县长!我欢迎你们进城。

莱阳县城门口在陈丹国一声令下瞬间又锣鼓喧天,还有一群青年人排着队,手上挥着红旗在叫道;欢迎李县长凯旋归来,欢迎李县长凯旋归来。

陈丹国的安排让李阳明想不通,在回城的路上。出于好奇,李阳明问道;陈县长,为什么你明知我没有抓到盗矿的龙眼和找老四。可你还是让乐队继续演奏呢!

形有成竹的陈丹国则笑着说道;呵呵,表演吗!既然有人在看,那我们就应该演啊!你想啊!这龙眼和赵老四一向不和,如今我们搞那么大的场面迎接你回来。虽说你只抓到一个人,可这一个人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全部。为了这个人他们会怎么样!到时候我们不管抓到哪边大人,只要告诉他们!我们来抓你们是因为你们这边谁谁谁给我指的路。那他们就会相互之间咬起来,等到他们再一次相互咬起来之后。我要亲自上山去把他们给抓了。这就是我的用意,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陈丹国这个计划让李阳明胆寒,从表面上看陈丹国的这个计划很完美,但实际缺点也是很大的。因为这样容易造成龙眼和赵老四为了各自利亚而相互窜通。可是出于政治考量,李阳明并没有当场对陈丹国说,

如果说刚才让乐队继续演奏那是演给外人看的话,那么在陈丹国办公室的这场好戏才是给自己人看的。因为此刻的陈又要开批斗会了。

面对李阳明,王明亮,还有方泽平的低声不语。陈丹国还是跟以前一样,手靠在背上一个个指着来骂。这次也不例外。

都说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今天看来这话不假,对吧!李阳明副县长。两次了,同样一个问题竟然可以出现两次。我甚至不敢想,第三次是不是也会再扑空。你们看吧!这件事情很快川南绥靖公署和南京就会知道了,明天的中央日报该报道你们为党国两次出兵但都无果的标题新闻了。就上山抓几个盗矿的人有那么难吗?有那么难吗?

难度是有,以前委员长兼任西南省主席的时候不也没把咱们莱阳的问题给解决吗?不服气的李阳明这会故意顶撞陈丹国说。

废话,这天下都是委员长的天下。哪有他老人家搞不定的事情呢!我警告你,千万不要混淆是非了。那可是很严重的政治问题。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业务问题!明白吗?

明白!

真的是要气死我,你们才甘心啊!本来陈丹国是要继续骂下去的,可这会他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他利索的拿着话筒说;喂!我是陈丹国。哟!邓主任。

一听到电话那头是川南绥靖公署邓主任来电,陈丹国马上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李阳明他们几个离开。

与此同时,赵老四也通过曾建军递出来的情报得知,阿飞已经被警察局的人给带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