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忆帝京

第七章:凤凰台上凤凰游

忆帝京 水袖妆颜 2187 2013-07-12 17:49:10

  蘅雅阁。

“今天好开心啊,公主,我们有时间又去玩吧,奴婢觉得和公主一起真有趣。”香卉满脸笑意。

“咱自己过得潇洒,也不用去争什么,更快乐不是吗?我以后教你其它好玩的。”呵呵,楚黛烟心想她会的东西可多了,到时候让香卉大开眼界,既来之则安之,在这四方的天,四方的墙内,楚黛烟若不自己不找些乐子,岂不闷死去。

楚黛烟正与香卉说的开心时,一个太监过来:

“五公主吉祥,皇上请五公主去宴会上一舞,为王子殿下接风,请您快些准备吧。”

果然,她们想让她出丑,楚黛烟蛾眉微凝,思虑着该如何应对。

“怎么办,您哪里学过跳舞啊?这不是情人所难吗?要不您说生病了不能出场。”香卉都快急死了。

“她们自然是知道我现在身子已全然康复,若我此时找理由推脱,日后被人用来当借口说我欺君,也是无法逃脱罪过,不如直接面对,总比不知道她们想怎么对付我的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容本公主更衣稍后便到,请公公回去复命吧。”楚黛烟平静的对说着,竟然躲不掉,只有面对了。

“香卉,快些给我准备一件金色月牙凤尾舞衣,质地要轻薄纱织的,裙摆要几层,多找一些孔雀尾来。”以前看过的后宫戏也不少,就算一味的忍让,别人也不会放过我的,竟然如此,楚黛烟决定要让她们大开眼界。

“奴婢这就去。”香卉跑了出去。

楚黛烟把头发用钏漾木兰簪简单绾成凌云髻,眉毛上挑斜飞入鬓,眉间画一金色凤凰尾,简单描了一个烟熏妆,配上金色眼影,用大红色胭脂点缀樱桃唇,杏眼下扑一层胭脂,瞬间转盼多情,颠倒众生。

“公主,您要的东西奴婢找来了。”香卉手里抱着一件金色衣服和孔雀尾。

“哇!公主好美啊~!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妆容,高贵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甚是好看。”她惊艳的看着我。

“竟然她们不肯放过我,我自然要给她们留下深刻印象。”楚黛烟挑了两支最好的孔雀尾插髻上,其余都固定在裙摆上,看着梳妆台上的红翡滴珠凤头金步瑶,楚黛烟笑了,心想让她母亲受宠的机会来了。

殿堂。

有大臣开始等不及了“怎么还不来,莫不是害怕不敢出现了?”

堂下以有人在窃窃私语,而皇帝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楚慕晴笑着对楚曼柔说:“她从来不会跳舞,平日里傻里傻气的连路都走不好,更别说跳舞了,今天看她怎么下台。”

楚曼柔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香卉进来对慕容子宸说了几句话,大概是让慕容子宸伴奏的话吧!

又对皇上说:“公主说要把所有灯都灭了,就留几盏围绕中央。”

“这,准!”楚坚也怕她出丑丢了面子,光线暗点别人看不清也好。

慕容子宸挺好奇这丫头想干什么,他也是捏了一把汗,他会尽力帮她伴奏的。

“五公主到!”一太监高声喊道。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门口。

一身着白色月牙凤尾镶孔雀尾的女子踏着小碎步款款走到中间,暗红的眸清澈见底却不失少女的明媚,却透漏着神秘,让人无法琢磨,犹如一只魅惑高贵傲世的孔雀独立人间。

“儿臣拜见父皇,愿父皇万福祥康。”

“来了,起来吧!我儿带来的是什么舞曲啊?”楚坚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生怕这个蠢女儿丢了自己面子,让凤凰国民看笑话。

慕容子宸也惊艳的看着黛烟,不过马上又回复了原来的镇定。

“回父皇,《凤求凰》”

楚黛烟向慕容子宸点了一下头。

一阵悠扬的琴声传出来,女子提着一层裙摆转了几圈,手指若柔柳般轻快舞动,摇曳的身姿在微暗的灯光下显得修长而柔软,犹如一只高贵的凤凰在独自跳舞诉说着世人不理解它的孤独,琴声渐快,舞步迟急,楚黛烟华丽的转动裙摆,头上的金步瑶也随之舞动,凤尾浮动飞扬仿佛整个人要飞离人间,琴声优雅婉转,舞姿生动传神。座下的众人不禁都看呆了,以前看到杨丽萍跳孔雀舞时,楚黛烟便疯狂迷恋上了,然后找老师,看视频,也是学得差不多了。

当然,这还得归功她那虎妈,从**她这学那,舞蹈自然也在其中。跳起舞,楚黛烟回忆起了自己在现代的家:哎!估计我死了对父母打击很大吧,好想爸爸、妈妈,想着想着,不禁眼角落下一滴泪。

最后孔雀收屏,女子把头埋在颈,犹如一只沉睡的孔雀,裙摆撒开,伏地假寐。

万籁俱静。

怎么回事?一点反应都没有,女子不禁睁开眼。

所有人都是惊讶,且眼里含着惊艳。

顿时掌声响彻殿堂,连门外的侍卫宫女都禁不住外门外偷看里面的舞蹈。

“跳得好,不愧是凤凰国五公主,本王这一趟果真是值了。”陆俊楠拍手称好。

“哈哈,让王子殿下见笑了。”楚坚高兴的合不拢嘴了。

看着楚黛烟头上的红翡滴珠凤头金步瑶,楚坚若有所思:“你头上的步摇好像是你母亲的陪嫁,你母亲教女有方,朕也许久不见你母亲了,有时间朕会去看看。”

“儿臣谢过父皇,母亲多年辛苦,一直不弃教儿臣学舞。”楚黛烟终于替母亲扬眉了,在这深宫,没有皇帝的宠爱,日子是很艰苦的,想着日后自己会想办法离宫,她还是得替母亲做好打算,让她以后不受人欺负。

楚曼柔恨恨的看着楚黛烟,她现在气疯了,本让楚黛烟丢脸闹笑话,没想到她竟然还跳出了这么美丽的舞蹈,这不禁让楚曼柔觉得自己的舞技都不及她,还让她母亲也得到了皇上的怜惜,楚曼柔一口银牙咬的直响!

楚坚和陆俊楠一直在那里不知谈论什么,楚黛烟看向慕容子宸,他还是镇定自若的举着白玉酒杯,喝着自己的小酒。

突然对黛烟举杯一笑,投去鼓励赞许的眼光。

黛烟心想到:今日要多亏他帮我伴奏,才会如此顺利。

这是楚坚对楚黛烟说:““烟儿,王子殿下刚到这里,一切都不熟,明日你带着殿下四处走走吧。”楚坚目光柔和的看着我。

正好,楚黛烟还在找出宫的机会:

“儿臣遵命,不如明天我带殿下去宫外看看我国百姓安居乐业,如何?”

“那有劳公主了。”陆俊楠高兴的回答。

许久,曲终人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