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十七章 夕阳小队

星神败家子 古郯 3106 2015-10-23 17:02:10

  枯草茫茫,血气冲天,远方传来乌云压顶的紧迫;借助风吹草低的刹那,隐隐可见道道影像攒动,却不知出现在这片天地间的是人还是鬼。

从地上散落的弹壳中,也许能发现一丝端倪。

这是一处属于军人的战场,不用刻意的查看,入眼随时可见斑斑血迹沾染了黄草。若是此地还有人活着,单凭这股气息,就能感知到此地大战的可怕。

“呃……咳咳……”一声压抑的痛苦打乱了原本平静的一切。

可能是意识到这一举动会吸引来敌人,隐伏在草丛的身影陡然没了动静;直到四周在次安静下来,如此又过了近半个小时,才有一人爬了出来。

呼……!白花花的大屁股

长出一口大气,那人不敢耽搁,借助这半个小时的休息,身影想要站起却又猛然坐了下去。这一座,在次引起胸前起伏不断,带出嘴角鲜血溢出。

喘着粗气,身影强行坐起不断观察着四周,没有发觉危险才将背后的军用背包打开,取出种种急救设备来。

在其左肩之上,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仍然在流血,能清楚的看到左肩骨头全碎,每动一下都会带来撕心的疼痛。

忍!

伤痛对与军人来说并不难克服,真正难以放下的是心中之伤。

“雄姿齐天闯琼霄,想我齐天也是一名强大的星徒,却沦落到如此下场,连累我一众兄弟身死异乡……”齐天低声喃喃,借此分散身上伤痛。

血不在流,齐天起身望向远方,枪声不断,每一声都如划在心头的刺刀,带来思绪阵阵。

“兄弟们,你们为我而死,我齐天在此发下誓言,一定会找出真凶,让国魂永在,让英灵不灭。”齐天郑重而语,双拳紧握说道:“只要我齐天回国,所有陷害我兄弟之人皆要化为枯骨碎肉……”

身为国家特种部门的一队之长,齐天所在的夕阳小队就从没有失败过。可不知为何,就在这短短的半年之中,夕阳小队的四次任务接连有人损落;到现在,只有他一人还活着!

“小三他……”没有发现四周有人,齐天心里又是一痛,低声说道:“三,我的兄弟,连你也离开我了吗?”

托着疲惫的身体,齐天缓缓前行,如此重伤之下,若有人看到此刻的齐天也只有佩服,一路所过之处,竟不曾有有点痕迹留下。

忽然,前方传来风吹草落之声。

音轻无声,普通人根本不会注意,可这并不包括齐天,从这一声落草声中,齐天知道前方有人存在。

这是经验之谈,来自齐天四年军旅生涯的亲身体会。

这声响虽轻,绝不是有枯叶落地,而是有人在那里翻身,带动身边枯草压迫所致。

“谁?”齐天问道,说话的同时已捡起地上一截干枝,轻轻折为三断,发出三声轻响来。若对方是自己人,肯定会明白其中暗语;真要猜测不准,齐天也早已换了方位,绝不会让自己身陷对方的攻击之下。

啪!啪!啪!

远处同样传来三声折断枯枝的声响,齐天悄然上前,已看到对方身影。

“三……”一眼看到对方,齐天已认出那人是谁,正是他的兄弟小三。

噗!

小三吐出一口鲜血,有气无力的喊道:“队长,你还好吧……”

“先不要说话。”上到近前,齐天止住小三话语,帮其找到军用背包进行急救。

“队长,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接受齐天的救治,小三愤怒的说道:“我夕阳小队何其强大,可这半年来,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此等事情?难道队长你就没想法吗?”

“不要说了,我接到的命令就是如此……我们只能来到这里……。”齐天回道,眼中同样带有恨意。

“七位兄弟就这样死了,我们这是在做什么?国家在做什么?为什么我们连救援也没有?”小三说道,全然不顾嘴角横流的鲜血。

“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除掉我们,这些人不是来自敌方,而是来自我们背后的自己人……”齐天说道,在第一次任务失败时,他就想过这个问题。

小三所说同样是这个意思,奈何不知是谁在对付他们,他们只能按照命令行事。

砰!

夜晚的空中一颗照明弹飞上高空,照亮数千米之内如同白昼。

回头望去,二人转头对视,齐天说道:“那是我们自己人,你有什么想法?”

“就算是死我要也弄清楚是谁在陷害我们?”小三回道,二人短时间内已无力在战,与其落到敌人手中,还不如回到自己人的队伍中。来人真要是陷害他们人,就算是拼死也要拉上几个人垫背。

齐天想了片刻,说道:“好,我这就发喑号!”

随着暗号发出,寂静的草原又一次次安静下来,感觉到身上传来的痛感,齐天并没有休息,不断的寻找属于兄弟的东西。

来时兄弟九人,此时还活着的只有二人,在齐天有胸前,挂着六件明晃晃的精钢铁牌,每一个铁牌上都有一个名字。

“还少一个,我希望我永远也找不到这一个。”齐天低声自语,他不希望在有兄弟被挂在心里。

可是,天不如人愿,在齐天二人数分钟的寻找后,一道还在流血的尸体被发现。

“兄弟,一路走好。”小三半爬着过去,不用去看面貌他就知道那人是谁。

“江东苍茫,秋树皆黄;生兄死弟,往生皆殇。魂主阎罗,名啸佛堂;相去日远,战路且长。待我兄弟来生相遇,我齐天愿为兄弟先锋,战沙场,名扬万里。”齐天嘴里念叨不停,每一句话出口心神皆伤。

小三看在眼里却无力阻止,说道:“队长,你这样做只会让你伤上加伤的……”

“我心里有数。”齐天回道,低着头接着说道:“我知道这样做也许无用,但我相信如果有来生,我可凭此与兄弟们相认。”

一行身穿特种作战服的军人熙熙而来,来者五人,面孔绿如墨看不清真正的面容,手中皆握特种部门配发的狙击枪;在这五人身上,同样露着长久杀伐才有的血腥之气,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可是夕阳小队?”五人分散在四周形成防御阵形,其中一人发声问道。

“你们是哪一部份?”齐天回道,手中暗握一柄漆黑的军用匕首,只要对方将枪口调转,他将抢先出手。

“华夏撼天为臂,炎黄久战之神。怒发兄弟,携手狂战沙场;三春白雪,归来同看残阳。”对方报出名号,只有自己人才听能听懂的名号。

将话听在耳中,齐天心头一震,说道:“原来是撼天小队,你们队长可在?还有你们此次的任务是什么?”

“你们可是夕阳小队的成员?”没有回答齐天的问话,对方在次问道。

看着对方五人,齐天已确定来者身份,回道:“雄姿齐天闯琼霄,夕阳西下看英豪。岁岁复关,只为心中一梦;朝朝策马,万里山河在足下。”

“你是齐天?”对方上下打量着齐天,临来之时五人可是都有看过军中下方的机密信息,此时一见齐天,与资料上描述相差甚大,一时不敢确定才有此一问。

互相确定了身份,撼天小队五人阵形收拢,将齐天和小三护在其中。其中一人取出带来的急救设备在次为二人清理伤口。

此处是战场,一行七人不敢久留,确定齐天二人还有行动之力后,七人用最快的速度脱离战场,向着另一方向而去。

一路上,撼天小队五人不时的在看着齐天,不时的露出诧异之色。

无法想像上头会下达这样的命令,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齐天带回去————他们可以死,齐天万万不能死。

命令是命令,可这话听在撼天小队成员耳中却很是刺耳,什么叫我们可以死,难道我们一个小队还抵不上一个齐天吗?在说了,这齐天有何能奈,竟然能让上头亲自下达此命令?夕阳小队是不弱,可还没强到能让上头注意的地步!

华夏地大物博,军中人才更是多如牛毛,但齐天之名并不为人熟知。

在军人,只有少数的几人才能明白齐天的可怕,撼天小队的队长撼天就是一个,他是与齐天同一年进入军中的,很清楚齐天的不要命。

五人的眼色齐天如何感知不到,只是不屑与他们多说罢了!他人不知道夕阳小队为何而成立,齐天可是心知肚名————在别人看来,夕阳小队等同与一般小队,实则不然,夕阳小队成立三年多以来,所执行的任务皆不为外界所知。

有功是国家的,夕阳小队从不居功,也没人知道他们为国家所做的事情。直到最近半年,他们才被安排前来执行普通任务。

可就是这种普通任务,夕阳小队却屡次受挫,七位兄弟永远的留在了战场上。

“停下————!”前行的队伍因为齐天的一句话而静止。

不知齐天要做什么,撼天小队副队长吕山回头问道:“怎么了?你要小解?”

听到吕山之话,五人脸上皆露笑意,要是有危险他们早已发现,齐天此时要停下,难道还会有其他的事情。

“前面有敌人,最好避一避!”面对撼天小队的嘲笑,齐天还是将实话说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