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二十二章 齐天出手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672 2015-10-23 17:02:10

  此刻的华飞已陷入执狂,既然得不到就要毁掉了,他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能让任何人得到。

空中巨蝎冲满的眸子,犹如一只饿了数日的孤狼,猛然扑下,带出狂风如刀,蝎尾后发先制,瞬间出现在羊羊胸前。

羊羊也不示弱,金莲微动人影如花,身形如同一只穿梭在花丛的飞蝶,看似轻飘飘,实则虚幻飘渺。

就在空中蝎尾落下时,羊羊诡异的消失,在次出现时,羊羊已到了华飞身后,玉手如刀散着发着淡淡的星力,猛然切下,手掌在星力的增幅下,直接将空气撕裂,切在华飞脖后。

砰!

一击打实,羊羊眼中没有丝毫迟疑,足下虚幻的天秤星座横生,助羊羊身体横空,借力停留半空。

齐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时的点头,眼中带着夸赞。一年未见,羊羊实力进步极大,仍如当年一般,对待敌人绝不手软,这一击虽然没有重伤华飞,也让他失去了在战之力。

“啊————这是你逼我的!”华飞被羊羊一击拍飞,嘴角流下一丝血迹,腥红的双眼透着杀意,一声大吼道:“魔蝎,附身!”白花花的大屁股

嗡……!

空中巨蝎得到华飞的牵引,顿时化作一道流光融入其体内,一瞬间,华飞实力大涨,原本只有三级星徒的实力接连突破,缭绕在身边的三颗星辰分裂成五,凸显其五级星徒的实力。

与此同时,华飞手中出现一柄明晃晃的重剑来,挥动之间带出压迫的风声,其重量恐怕不容小觑。

齐天看在眼里,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不是因为华飞手中重剑,而是这重剑出现在太过突然,仿佛凭空出现一般。

“星戒不错,我要了。”羊羊轻声说道,眼中带着凝重,感知一动,其手中也出现一柄血红的细剑来。

剑如蛇,透着红芒,一看就绝非凡品。

“天秤之审判————!”看着重剑落下,羊羊身姿穿梭,手中红芒细剑向上一撩,落处极为精准,正是华飞的手腕。

噗!

鲜血迸飞,华飞手中重剑失去重心,但华飞却也不加理会,手掌一变放弃重剑抓向羊羊手中红芒,与此同时,华飞另一手反接重剑,反手持剑拍向羊羊。

一时间,羊羊大惊,没想到华飞竟然如此疯狂,竟然不顾自身受伤也要将她拿下。

羊羊也是身经百战,立马弃剑飞退,将足下天秤拉到身前抵挡。

忽然,羊羊陡然感觉到背后星力散乱,刚将感知外放,一只蝎尾已到了其后心,森森寒气使其身体僵硬。

面对此种必死之局,羊羊并不慌乱,低叹一声说道:“又要让你受伤了!”

“呵呵……这点小把戏也想伤到我?”齐天的声音传来,身形已出现在羊羊身边,手中一枚蝎尾被其一握震碎。

“你……”羊羊柳眉一凝,看着齐天说道:“你这一年进步很快吗?”

“若是实力不如你还怎么保持你。”齐天说道,眸子光影一闪,锐利的双眼如鹰,盯着华飞说道:“既然你想死,今天我成全你。”

一瞬间,齐天动了起来,举拳就砸了过去。

砰!

只是一拳,华飞就飞了出去,完全没有躲闪的机会,五级星徒又如何?齐天杀人无数,很清楚怎样才能利用最小代价将敌人灭杀。这一拳,看似没有花巧,实则已逼的华飞无处闪避,就算他有时间去反应,也只能硬接齐天这一拳。

可齐天会给他反应的机会,答案很明显,不会。

“好久不杀人,都有些找不到感觉了!”看着半死的华飞,齐天摇了摇头,这一拳本想将华飞灭杀,奈何一年来没怎么动过手,手有些生了。

羊羊却不这样想,说道:“如此最好,也能省去一些麻烦。”

“罢了,认他去吧!”齐天说道,一步上前飞脚将华飞踢下断涯,说道:“反正也要离开了,他们找不到我只会去找小三,我倒要看看华家会有什么反应。”

“呀……他身上有星戒。”羊羊反应过来,将头探出断涯,却没能发现华飞在何处。

齐天感知一放,说道:“真是命大不死,被他带来的手下弄走了。对了,星戒是什么东西?”

“就是这个。”羊羊说道,将手指上的一枚带着火凤图案的戒指摘下,说道:“里面有着一平方大小的空间,可以用来存放东西。在我们这个世界,已没有祭兵师能祭炼出来,只有一些古墓中可能会有。”

羊羊看着齐天,一把将齐天的手拉过,说道:“这个,送给你。”

“不要。”齐天回道,见羊羊不放手,齐天一笑接着说道:“这是一个女生的戒指,我戴着像什么样子,等你有好的在送给我好了。”

“那好吧!”羊羊回道,也知道这个戒指太显眼,不适合齐天使用,只好重新带回手上,说道:“你以后会去哪里?”

“上海。”

……

军营座落在盆地中心,今天却是无比的热闹,就在齐天与羊羊亲密的交谈的这段时间,一架又一架军用飞机落下。每一架军机降落都伴随着一股冲天的气息,风将军风恋第一个到达,随后才是高达几人。

“齐天,给我滚出来————!”高达的声音响彻四方,他不知道齐天身何处,只能这样高声大喊。

反观风恋则要冷静很多,第一时间找到了老司令,此刻听到高达的大喝声,微微皱眉的同时看向身边的老司令。

“无妨,让他们闹去吧!”老司令平静的说道。

“这样下去只会让齐天更加被动……”风恋有些犹豫。

老司令则不以为然,说道:“齐天是一定要死的,否则只会让我们被动。你放心,齐天背后有人,没人能杀得了他,除非他自己愿意死。”

听到老司令这话,风恋心神一震,问道:“齐天背后的人?是谁?”一直以来他知道老司令是站在齐天背后的,现在才明白事情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齐天背后的人难道比老司令还要强大?那会是什么实力?

齐天与羊羊并肩站在山巅之上,在听到高达的叫喊声时眼中起了波澜。

“那是谁?”羊羊问道。

“一个不知死活家伙而已,只是……”齐天想到高达与高升的关系,眼神难得出现一丝落寞。

杀还是不杀呢?齐天犯了难,高升是他的生死兄弟,若有退路的话齐天真不想与高达为难,可是高达却处处与他做对,让齐天一时难以做抉择。

“这好像不是你的性格,什么时候也学会犹豫了?”羊羊在一边笑着说道。

齐天听到这话也是心中发苦,说道:“这说明我们都在成长,看的多了考虑自然就多了。不过,你说的不错,一旦犹豫起来就容易陷入迷失……”在这一刻,齐天做出决定,有力臂膀将羊羊环抱而起,几次纵跃就到了远方。

军营因为高达的一声吼而颤动,无数人军人都抬头看来,高达冷漠的大脸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脊背发寒。

“齐天完了!”

“他早就该有今天。”这是一些落井下石之人想看齐天笑话,齐天杀死孙国三十二人的事情已传遍军营,很多人都不看好齐天,此次高达出现,大家都知道齐天要有难了。

“嘿嘿……齐天这次是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他,我们在离近一些等着看他下场。”那被齐天打过的壮汉青年笑着说道,一挥手,一行数十人就向前挤去。

但仍有很多人在为齐天祈福,希望齐天能安然无事,真有会没事吗?他们只能这样想想,皆明白齐天此次犯得错太大,大到军法所不容。

“我入伍第一天就受了欺负,是齐天队长帮了我,老天你到底开不开眼!”

“钱标那些人才是该死之人,依仗老兵身份欺压同僚,死了就死了,齐队长这是为民除害……”

这些人也只能在心里为齐天抱不平,他们还不敢反抗军中威严。

片刻之后,齐天出现在高达身边,说道:“高达,你在找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