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五十五章 震天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901 2015-10-23 17:02:10

  “噗……噗……”齐天直接喘不过气来,现在才意识到是什么砸在了身上,除了羊羊还能有谁。

动用一次破光梭之后,齐天体内星力早已枯竭,在直升机扫射时,齐天已是强行调动星力,为了不让羊羊受到伤害,他也只能拼了,星力护体抵挡子弹破体,不亚与在一次动用破光梭。这一路数分钟他还能坚持住,羊羊气人的功劳很大,若不然,齐天还真不一定以坚持到现在。

现在嘛?

我们未来的双子星神————齐天,已在羊羊的攻击之下,彻底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头一歪,晕了过去。

“喂……齐天,喂……”羊羊安全无事,嫩手拍在齐天脸上,左一下右一下,始终不见齐天醒转。

确定齐天没有大碍,羊羊就此坐在了其身边,全然不似先前,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因为我的任性而生气,可我更希望你能生气一次。”

“人言世上有情关,

情关无情恨长天;

痴心不教情化泪,

心之一字把魂牵。”

“当我们回到华夏时,我就要回去了……”眼如水,情似波,羊羊就这样深情的盯着眼前人,轻声说道:“我的家族毕竟不属于军方,在过几天我就十六岁了,十六岁之后凡我族人绝不能与军方产生瓜葛,希望你能明白,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见面,那时的你还能认出我吗?”

如此娇声的羊羊全然不似先前,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随着架架直升机飞过空中,羊羊也已站起身来,本想借此机会与齐天多说说知,奈何天不如人愿,在留在这里,很可能被抓。

玉手轻架,晕迷的齐天被羊羊搀扶而走。

小镇大乱,街道全面戒严,齐天不醒羊羊也不敢乱走,只好将之安排在一间久无人住的破院之中。

院不大,墙已倒在炮弹的摧毁下,有的只是一个还能挡雨的小房间,也只能挡雨,风是挡不住的。

当羊羊出现在破屋内时,里面早已被他人所占,一群无家可归,瘦如柴枝的黒人儿童互相挤在一起,着实被今夜的飞机轰鸣吓得不轻。看到羊羊二人走来,他们更是抱在了一起,不敢多看羊羊一眼。

就在羊羊将齐天靠墙放好之际,破败的小院内出现在三道人影,三人三个方位将小院护在其中,原本身在屋内的儿童不知何时已到了大街之上。

“小姐,家主让我等接你回去。”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现在要就要回去吗?不能等到天亮吗?”羊羊没有回头,她知道来人是谁,也知道他们为何而来,在她向家族发出救援信号时,她就知道他们会来。

“小姐,走吧!你能想像得到家主的愤怒,若不能在第一时间带你回去,我们这三把老骨头怕也要被拆了。”

“好吧!但我有一个要求,要将他带上。”羊羊看向齐天说道。

“这个……”

听出话中之意,羊羊原本温柔的脸庞瞬间拉了下来,双眸紧盯面前老头,说道:“……”话没出口,一只大手已落在其脖后,齐天的声音响起,说道:“三位,羊羊交给你们了,尽快带他回国!”

“多谢,我们走了你也更安全。”一老者说道,并没有因为齐天对羊羊下手而不悦。

“小家伙,我们能看出小姐和你的情谊,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羊羊小姐和你不是一类人,你们以后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做人要有自知,我想你能明白的。”老者白衣及膝,双眼如矩,一看就是实力高强之辈。

面对老者此话,齐天没有一丝退缩,明知对方实力强大,仍然强行坐直了身体,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摇了摇头,说道:“自知吗?是不是我现在比你弱就应该有自知?我与羊羊是战友更是情如兄妹,你告诉我什么是自知?”

老者脸色一寒,刚欲上前,却被另一人拦了下来。

这是一个身穿紧身青衣的不惑中年人,在齐天眼中,此人实力比起那白衣老者只强不弱,在齐天所接触过的人中,只有老司令一人可与之相比。

“小伙子,有骨气。就冲这一点,我可以给你留下两个字,若真有一天我们还能见面,我会安排你与羊羊见上一面。”青年中年人说道,言轻语重,让齐天也是楞了又楞。

正当齐天看向青衣中年时,对方已经出手,右手轻抬之下,看不出有什么特殊,在齐天脚前却留下两个字————震天。

“记住这两个字,当你自认有能力承担这两个字之后,可以联系羊羊,我会安排你们见面。”青衣中年人说道,齐天的实力并不能让他认同,他所看中只是齐天的不屈。

面对强敌而不屈,面对不可能的事情而不屈。

“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齐天问道。

“哈哈哈……以后你会接触到的。对了,羊羊的身体已应该很清楚,她没多长时间了,也许三年,也许五年……还可能是两年……”说到这,青衣中年的表情也变的极为落寞,不愿意在说下去。

羊羊的情况齐天当年知道,一年前他就知道的了,若不然,他也不会答应要一直保护她。

那还是在一次任务中,齐天身陷死局,在最后关头羊羊突然暴发,所表现出的实力让齐天震惊。事后,齐天才明白羊羊是在透支生命为小队打开一条活路;也就是那一次之后,羊羊退出了夕阳小队。

虽然偶尔回来看看,也执行过几次任务,但大都是一些没有太大危险的任务。

“连你们也没办法吗?”一想到羊羊的身体不太好,齐天也是一阵心痛,青年中年人没有回话,齐天接着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羊羊恢复?”

“没办法!羊羊是中了毒,无解。”青衣中年人回道。

感觉到青衣中年人的语速,齐天说道:“恐怕不是无解,而是东西太难寻找吧?”

“还不是等于没办法!”青衣中年人苦笑着说道:“办法是有,但所需要的东西在早已绝迹。除非……”

“除非什么?”齐天睁大了双眼,问道。

摇了摇头,青衣中年人本不想说,在一看到齐天的神情,还是说了出来:“除非用一件三品星器融入羊羊的气海中,也许这样能在一定的时间内将羊羊体内的毒压制住。凭羊羊的天赋,只要给她五年的时间,足以突破成为一名星王,到那时,体内的余毒自然可以排出。”

“星器?三品星器……”齐天心头也是一震,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不要说三品星器,就算是二品一品也不是他能找到的。

星器不同一般的武器,那是星徒专用的兵器,只要将星力灌注其中,自然可以发挥出强大的威力。在这个世界上,能祭练星器的祭兵师太少了,所遗留的星器更少,就算有,也被一些绝世强大所掌控,还不是齐天能觊觎的。

虽然不知道羊羊所在的家族有多强,族中至少有着堪比老司令这样的人物,连他们都没办法弄到一件三品星器,齐天能吗?

“我族虽然有几名祭兵师,可他们的水平太低,祭炼一品星器都有很大的失败率,更不要说三品星器了!所以,我才说羊羊的病情无解……”青衣中年人在次摇头说道。

“对了,小三那一件星器在老司令手中……”

齐天话刚出口,青衣中年人就摇起了头,说道:“那件星器我知道,那只是一件一品星器罢了,对羊羊无用。”

听到对方这话,齐天神情变的极为低落,在他认为那件星器已经很强大了,却没想到只是一件一品星器。

“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看在你对小姐如此用心的份上,我就送你一句终告:你还活的消息最好不要暴露出去,否则……这个世上会有人不想让你活着。”见齐天陷入沉思,青年中年人也没打招呼,一挥人,一行人转身离开。

在抬头,齐天眼中已失去三人的身影,连带羊羊也已不知所踪。

“星器?我要到哪里去寻找一件三品星器?还有‘震天’这两个字,到底什么意思?”齐天喃喃自语,心里一直在想着办法。

突然,齐天想起那个抓他做了三年苦力的老头,那老头每天摆弄的好像就是各种材料,虽然没见他祭炼过星器,应该就是祭练星器的各材料。

三年的苦力,齐天从老头到那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他平时所做的工作不就是祭炼各种材料吗?难道说将材料祭炼了之后就可以祭炼成星器?思来想去齐天心中大喜。

可在一想,齐天又有些失望,三年都没有看到从老头手中出现过星器,那老头恐怕也只是个半吊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