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六十七章 天星碑(二)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802 2015-10-23 17:02:10

  轻迈步,缓抬腿,齐天一步步靠近天星碑。

四年前,齐天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此时此刻却是心中如怒海翻涛,凡是能得天星碑留名的强者,只要能成长起来,无一不是传说。

“天星碑能为我留名吗?”齐天不敢确定,万一天星碑没有显示,恐怕会让老司令失望吧!就这样站在天星碑前,齐天久久没能伸出手,对自己没有自信,更怕老司令会灰心。

齐天不动,老司令心急,说道:“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将手中伸过去。”

“哦!”齐天在踏一步,抬手轻触天星碑。

嗡……!

天星碑一震,算是接受了齐天伸来双手。

星光流转,天星碑上光点缓缓转动,如同一台超机计算机,不停的运算着,想要算出齐天的命运。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之后,天星碑始终没有一个字符显化。

“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结果?”老司令轻声说道,他比齐天还要急。想当初他成为星士的时候,天星碑只运转不到两分钟便有了结果,可这都十分钟过去了,天星碑也没停下的意思。

“奇怪,有记载以来,用时最长的也不过七分钟,这是怎么了?”老司令想不通了。

齐天也是大为不解,转头说道:“不会是坏了吧?”

“瞎说什么?多少年了都没坏过……在等等。”老司令大眼瞪如牛,心中暗道:“难道真的坏了?”

这一等又是十分钟,天星碑仍然不为所动。

“老司令,还是算了吧!看来是天星碑不想为我留名。”齐天说道,就要将手掌收回。

“别动。”老司令靠前,仔细观察着天星碑,发现天星碑的确在运行,才说道:“天星碑不停的运转就说明他还在运算,再等等。”

十分钟再十分钟,时间转眼过去四十分钟,齐天早已放弃,奈何老司令不允许他将手掌收回,只能摆着造型坚持着。

老司令一直都在盯着天星碑,直到发现天星碑运转速度变慢,才摇了摇头,说道:“看来真是天星碑坏了!”

“老司令,你也不用安慰我,天星碑不愿意为我留名是他的意愿,我齐天要强势,难道会是这一块破石头能左右的吗?”齐天强硬的说道。

苦涩的一笑,老司令说道:“你怎么反过来安慰我了?”

就在老司令这话说出时,天星碑有了动静,一道白光直射空中,一道字符显化而出。字符古怪,有些类似人类早期的甲骨文,齐天却不认识。

齐天不认识不代表老司令不认识,为了研究天星碑显化的文字,国家可是投入了极大精力。

天星碑异相,齐天也是一楞,说道:“老司令,这符号是什么意思?”

老司令瞪大了双眼,下马久久合不拢,直到齐天问话他才回过神来,说道:“不得了,不得了啊!只是这一句就十分的有气势,里面更是包含了你的名字在内,天星碑果真是一件神奇的石碑……”老司令赞叹不已,就是不说上面显化的是什么意思。

齐天歪着头向上看,说道:“老司令,我只想知道天星碑到底说了什么?”

“想知道?”老司令脸带笑意,问道。

齐天点头,老司令才将神情转重,轻声念道:“名与天齐动九霄,金蛟仍需磨仞刀。”

直到天星碑彻底的停下,老司令才转身说道:“天星碑很神奇,既然给出这样一句话,就是对你的肯定,希望有一天我能看到天星碑在为你显化后面的话……”

天星碑对星士级别的星徒只能显化出一句话,想要知道后面人显化出什么,只能等到齐天的实力在做提升。

“名与天齐动九霄,金蛟仍需磨仞刀……是不是我以后的路坎坷很多?”齐天不断重复着这十四个字,一时有迷惘。

“不用想太多,走你自己的路就好。”老司令安慰道,他哪能不知道这句话中的意思,齐天必定不是池中物,同样的,想要取得更高的成就,所要遭受的磨难也会更多。

远离天星碑,一老一小皆是心神沉重,老司令在为齐天的以后担心,齐天又何尝不是这种心情。

“又不是什么大事,没人能左右我的命运。”当齐天回到老司令的小院时,已不在为以生担心。时空虚幻,变数太多,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齐天本就是乐观之人,更加不会因为这一句话受到影响。

感觉到齐天的心态,老司令大为放心,说道:“从我将你带进军中那天起,你就从没让我失望过,好男儿就该如此。放心的去闯吧,只要我还活着,所有的事我给你担下了。”

“呵呵……您老这样说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临走前我也送你一份大礼。”齐天眉眼一抬,说是送给老司令大礼,只不过是借花现佛,原本就要将这事说出来的。

老司令也是呵呵一笑,说道:“你送的大礼一定不简单,好,我收下了。”

“看国家的意思是不准备争取那座矿脉了,但在矿脉落入他人手中之前,我认为有必要在安排一次行动……”说着话,齐天将在焚骨得到地图拿了出来,又拿出在矿脉获得的宝贝当证物才接着说道:“老司令,你是不是也感觉这些东西才是矿脉真正的财富?”

在齐天将东西拿出时,老司令早已震惊的睁大了双眼,活了九十多年哪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

“你……你……这都是你发现的?”老司令双手有些发抖,说道:“天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将事情的经过细细说了一遍,老司令听在耳中更是合不拢嘴,说道:“你是说……这每一个叉道都会有?”

“应该是的。”齐天郑重的点头。

“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可惜了,如果能找到一名强大的祭兵师,至少可以祭炼出一把二品星器来……。”老司令说道。

听到老司令这话,齐天双眼瞬时放光,强拉老司令转头,问道:“老司令,你认识强大的祭兵师?”

“呃……我就认识一个祭兵师……还是个半吊子。怎么?你想学习祭兵术?”老司令问道。

“半吊子吗?算了!”齐天由激动转为失落,早就应该想到的,哪里这么容易找到一个高等级祭兵师。

羊羊的病只有三品星器才有用,半吊子的祭兵师怎么可能祭炼出三品星器来。

不过,老司令的问话却让齐天有了一个想法,学习祭兵术。

“呵呵呵……那个人你也认识,只要你想学,他一定会教你的。”老司令呵呵一笑说道。

老司令这一笑,齐天心中顿时一寒,说道:“你说的不会是那个老头吧?”

“就是他,他虽然是个半吊子……”

“别说了,我是不会跟他学的。”齐天直接拒绝了老司令的‘好意’,在老头那做了三年的苦力,齐天是太了解那老头了。就凭他那半吊子的水平就算齐天将他的本事全学了,怕也不能祭炼出一件星器来。

“不学就算了。”老司令回道,他很明白齐天为何会有如此表情,说道:“你还有事没?没事就赶紧走,我要研究一下这些材料……”

感觉到老司令激动的心情,齐天知道他已沉迷其中,只好转身幸幸离去。

齐天的回归如同昙花一现,单影来,空身去,只在老司令这停留不过半天就在次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荣誉注定不属于齐天,不属于他的夕阳小队。

两年的特训,四年的任务,十七岁的齐天带有稚嫩的脸庞更带着一丝坚毅

“华家,是你们在对付我吗?理由是什么?”齐天想不通,老司令也只是在怀疑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但这至少让齐天有了目标。

虽然齐天很想找出是谁在背后陷害他们,但羊羊的事情拖不得,若是在两年之间找不一件三品星器,羊羊很可能会香销玉损。

一想到这,齐天就有一种时间不够用之感。

这个世界上星器不难寻找,难得是找到一件三品星器,凭羊羊家族的实力都难以找到,更不要说齐天了。

所以,齐天得到老司令的提醒后才有了一个想法————他要学习祭兵术,争取在三年内成为一名三品祭兵师。

“没办法了,只能从老头那里下手!”齐天想来想去,只能从那老头身上打主意,虽然对方只是一名半吊子祭兵师,直少能让他入个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