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八十三章 被堵了

星神败家子 古郯 3029 2015-10-23 17:02:10

  服用进化液虽然可让穆老实力大涨,但也有着时间限制,最多不过半天,时间一过就算能恢复过来,实力也将停留在当年,此生将不可能在有进步。

被齐天看个真实,本就带有杀心的穆老脸色更毒,说道:“能杀人就够了,我只所以变成这样,一切都是因为你。就算是你跪地求饶,我也要砍去你四肢,让你此生比我还要惨……”

“我想你是没这个机会了。”齐天回道,身形不断的后退,根本不给穆老出手的机会。四年的杀戮生涯,让齐天心中有着很清晰的思路,明知实力不如对方还去硬碰,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穆老在这方面明显不如齐天,论争斗经验他可能要比齐天强,但论真正的厮杀,齐天是他祖宗。看似在退,却步步为营,不知不觉间,齐天已靠近许蒿。

除穆老之外,包括许蒿此时都成了外围人员,他们的主要目的是防止齐天逃脱。手中钢剑挥洒,许蒿紧盯着张尘,只要齐天有逃的趋势,他便会第一个冲上去阻拦。

直到齐天一眼看来,许蒿才发觉他的想法错了多么离谱,齐天哪里是要逃,分明是想要对他下手。

“现在才发觉吗?”齐天一声冷笑,避过穆老一击,掌心两颗星辰旋涡陡然涌出一股大力。

“给我过来吧!”

“穆老,救我。”感觉到齐天这一击的强大,许蒿面成灰色,转学到交大之前,他曾仔细调查过齐天的一切,也知道齐天是一名星徒,有着很强的实力。这一接触才发现,齐天的强大并不止是星力等级上,在杀人手法同样不凡,看似很简单的一抓,竟然让其有着无处可逃之感。

瞬间的反应,许蒿转身就是一个地滚滚向一边,想借此躲过一劫。

齐天既然选择出手,早已将许蒿的退路封死,强大吸力倒拉着齐天,只是一瞬间就到了许蒿身前。

“破光梭。”

齐天背后双子出两颗星辰成长条形合一,宛如一条长枪刺出。

噗!

血点如雨,白光贯穿许蒿前胸,带出碎肉一片。

“真以为早上我没有发现你在隐藏吗?”齐天寒声说道,身形在次飞退,险险避过穆老的攻击。

当面被杀了一人,暴怒的穆老只能干着急,这齐天就是一个滑不沾身的鲶鱼,任凭他实力在高也拿齐天无可奈何,眼睁睁的看着许蒿被杀。

“虽然只是伪星士,但也不是我这个二级星士可比的,攻击很是犀利。”感觉到背后火辣辣的痛,齐天不得不打起十分的精神来。

虽然避过穆老的攻击,那股擦身而过星力仍然让齐天受了些小伤,若是同等级的星徒,是绝难给齐天带来这种伤害的。这就是星士的强大之处,随手翻转之间,星力如蛆附骨,稍有不甚就有可饮恨终生。

“齐天,有本事堂堂正正一战。”穆老气极,不在追赶,站在原地瞪着齐天说道。

头都没回,齐天回道:“你个傻叉,能有更简单的办法我为何要与你硬拼?”说着话,齐天速度不减就已杀入人群。

对付不了穆老,杀杀四周如绵羊般的其他人还是很轻松的。

说话之间,又有两人身死。

出手狠辣,但凡让齐天近身之人,皆是一招毙命。

对于齐天的杀人手法,还活的几人终于怕了。眼中明明看到齐天抬退一脚飞起,每当他们落手抵挡时,真正的死亡之手随之出现,让他们搞不清齐天真正的杀招在哪。

“这……这种杀人手法,太可怕了。”

“逃。”

好不容易逃离的二人刚说上一句话,耳边便已响起凌厉的风声,下一刻,在二人还未感觉到痛疼时,额前一道血柱就已飙出。

前后不过数秒,许蒿带来的数人只有穆老还活着,却也气的上气不接下气。

“好了,我承认你很强。所以,我不陪你玩了,在这等死吧。”齐天说道,不在理会身后紧追的穆老,身体一纵就是数米,转瞬之间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嗡……!

道道电光如蛇游走,整个密林被充满了千万伏的高压电。

噗呲……。

前脚刚一踏出,穆才顿觉身上一麻,在看脚底之鞋已冒起青烟。这也就是穆老强行提升了实力,若是换在昨天,这高压电很轻松就可将他放倒。

“齐天,老夫在此发誓,若不将你碎尸万段,此生不姓穆。”穆老暴喝道,却不敢在起身去追。

“那你随我姓齐好了。”

声音远去,穆老当头裁倒。

空有一身实力却无法施展,天底下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与此了!

人流如潮,此时正是放学时间,但研究所门前却难得见一个人影,小三独自守在门口,就连里面走出前往食堂的研究人员也要接受盘查。

研究所无事齐天才算是松下一口气来,明知研究四周有着特殊的防御,仍然让齐天很不放心。

“队长,那几人都放倒了,接下来要怎么办?”看到齐天出现,小三迎上前来说道。

微微皱眉,齐天说道:“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如此大费周章却只有这几人冲击研究所,难道你不觉得这其中有问题吗?”

挠了挠头,小三想不通有什么不妥,说道:“只要研究所安好,他们还能翻起什么大浪不成?”

“还是小心一些为好。”齐天回道,这只是他心中自然的反应,一时还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

不知怎么就睡在了地上,当烟缸醒来时,只感觉头脑发胀,就连记忆也好出现了段层。用力的拍了拍脑袋,烟缸清醒了一些,低声说道:“我好像是来找齐天的……妈蛋,齐天,你给老子滚过来。”

忘记了一些不应该存在和东西,有关齐天的一部份他却记的很清楚,正好齐天从远处走来,让其想起了为何为出现在此地。

“有事?”停下脚步,齐天问道。

烟缸只是一名普通人,如果他真的与许蒿有什么关系,也是被利用了。所以,对于烟缸这种人,齐天打心底没将其当成威胁。

“有没有事你自己知道,现在正是放学时间,你是说还是不说?”烟缸语气强硬,瞪着齐天拨通了一连串的电话。

很快,一行十多个人就出现在烟缸身后,甚至还有一人带了椅子放在烟缸背后,好生伺候着其坐下,一人才指着齐天说道:“你就是齐天?”

“你们不会是就等在附近吧?来的好快。”前后不过半分钟,烟缸身边突破出现十多人来,齐天也很是诧异,但并不担心。

一群黒社会打手罢了,就算是不动用星力也能将他们收拾了。

路过的学生远远的躲开,对于齐天他们不担心,反倒是这个刚转学到交大的烟缸有着一丝同情。

“惹谁不好,非要去惹齐天,我看烟缸今天要倒楣。”

“这可不好说,齐天虽然会些拳脚功夫,可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他后面那些人可都出来混的,最擅长的就是打群架,我看今天齐天要吃亏。”

“可他们这是为什么啊?难道校警就不管吗?”

“校警?烟缸早就将钱洒出去了,他们怕是早找地方喝酒去了,哪会多管这些事。”

众生谈论不止,皆是远远的看着不敢上前。

有些消息灵通之士,不时的在人群传播着消息,众生很快就明白这是为了什么。齐天与美丽姐的事情在校园内可是一道谈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当他们明白齐天是因为此事才被烟缸堵在这里的时候,心中也就释然了。

美丽姐苦等多时始终不见齐天归来,正气的直跺脚,死党杨柳急匆匆的跑来,喘着大气说道:“美丽姐,大事不好了……齐天他……他让烟缸给堵在路上了。”

“烟缸敢去堵齐天?他不是脑子坏掉了吧?”美丽姐柳眉一揪,对齐天她是太了解了,来交大两个月,还没听说有人敢拦他的路。这烟缸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份勇气还是值得嘉奖的。

“不是烟缸一个人,是……外面混社会的好几十号人将齐天给堵了。”

听到杨柳这句话,美丽姐才知道烟缸的底气来自何处,瞬间心惊,细手拉起杨柳就冲了出去。

“早晨已警告过你,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一句话而已,有这么难说吗?”烟缸自椅上站了起来,绕着齐天转了两圈说道。身后站着数十人,烟缸底气十足,他个头要比齐天略高一些,此时看向齐天的神情很有种一居高临下之感。

“小三,你去忙你的吧。”完全没有将烟缸一群人放在眼里,齐天先是将小三打发走才看向四周,没有发现美丽姐的身姿出现,他也懒得与烟缸理论,转身缓步走向人群。

“齐天,别给脸不要脸。”齐天的举动在烟缸眼里就是一种挑衅,还是赤裸裸的那种挑衅。

自打记事之时开始,烟缸每到一地皆是众人相拥陪笑,唯独这一次出现了例外。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烟缸脸色更是难看,说道:“给我将他抓过来摁到我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