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八十章 转校生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975 2015-10-23 17:02:10

  终于,齐天抬起了头,说道:“滚。”

“哈哈……烟缸,我就说了,在交大你的面子不好使。”另一学生站了出来说道。

对于这二人的发难,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他们虽然是昨天刚转学来的,在交大内的名声却是很响,一是因为二人身分不一般,二是他们在交大内所做的事情。提起这二人,在交大能被称得上颇有姿色的女生都受过他们的骚扰。

“许蒿,你也别等着看笑话,去门外看着,老师来了通知我一声。”烟缸说道,在次将目光看向齐天,眼中露出凶狠之色。

可对方的神情映进齐天眼中,好像一个小破孩拿着破木棍在恐吓一个歹徒。

“只要你说一句话,就可免去皮肉之苦,你干不干?”烟缸盯着齐天说道。

不知对方要做什么,齐天着实是怒了,他是来学习的不是来与这种痞子一般的学生对峙的。微微眯了一下双眼,齐天站起身来将椅子向后移了移。

就是这一个动作,烟缸竟然慌张的向后退去,说道:“你……你要做什么?”

齐天也楞了一楞,说道:“好像是你在威胁我吧?”

烟缸也不是傻子,就是刚才,齐天身上传出的气息让他感觉到害怕。心神一阵恍惚,烟缸怒力摇了摇头,还以为自己犯了老年晕花,看向齐天的神情在次一变,说道:“我就威胁你了怎么样?只问你一句话,乔美丽是不是你女朋友?”

“不是,你想怎么样?”齐天实话实说。

“既然不是你的女朋友,限你今天下午放学之前将这事对外公开。否则,你将走不出交大的校门。”烟缸说道,还当着齐天的面比了比沙包大的拳头。

没有想像是中的血腥殴斗,烟缸就这样退回坐位,许蒿堵在教室门外,对于烟缸的忍耐也是大为不解。走回坐位之上,许蒿才问道:“怎么了?你不会是怕了那小子吗?”

“我会怕?难道你没听说我爸对我下的命令,真的将他打的见血,我可就没这么容易在出来了。”烟缸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好像第一次认识对方,许蒿盯着烟缸看了又看,说道:“如果下午放学时他没有按你说的去做,那两万块零花钱可就我的了。”

“不用你担心,下午他一定会说。”烟缸回道,在次回头看向齐天,心中暗道:“会是错觉吗?为什么刚才那一个眼神会让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想不通这些,烟缸在心里却是小心了许多。

美丽姐紧咬着嘴唇,目光不时的看向齐天,对于这种打击早在她的预料之中。不过,她心中始终有着不甘,在一次将中袋内的金属牌取了出来,攥了数分钟才走到坐位上。

“你真的会说吗?”眼睛看着课本,美丽姐的声音响起。

齐天也是如此,头都没偏,说道:“这很重要吗?”

“对你来说也许无所谓,但对我来说却很重要。”美丽姐回道,终于将脸转了过来,不知何时,眼角内竟有清泪蕴含。

齐天也是猛然转头,心中咯噔一下,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女汉子也有柔情的时候!”

“你才女汉子,你全家都是女汉子。”美丽姐有些不知所谓,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你应该知道我心有所属,但我承认你也很让我动心,只是……”齐天缓缓说道,正在这时,美丽姐手中的金属片引起了他的注意,眼神一凝,齐天转而问道:“你手中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美丽姐叫头一扭,有些生气的说道。

虽是一眼扫过,齐天还是看出了金属牌的不同,尤其是上面那‘星力突破’四个字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星力悄然放出覆盖在金属牌之上,齐天顿时心头一震,先不说金属牌内记载的东西有无作用,单是这制作这金属牌的材料就很让心动。这绝对是一种世界上没有出现过的不知名的合金,是那种只有星徒才能感应到的特殊材料。

想起齐家外那老头所说的话,齐天才深深理解话中含意:“天下材料万万种,你能识得多少?而由这万万种材料制作而成的重宝你又能辨认出多少?所以,拥有一双识宝的慧眼是星徒必不可缺的本领!”

为此,齐天曾用了近三年的时间去学习有关世间的材料的分类。

包括现在齐天所学的专业,也与各种材料分不开,这一切皆时老头的安排。

“我能看看吗?”齐天小心的问道,不敢将神情表露太多。

美丽姐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也许只是一时好玩才拿在手中,却不知这金属牌对齐天来说有多重要。齐天能感觉到金属牌内蕴含的星力波动有我强烈,只是这一块金属牌,怕是能将双子身上的要害炼化三处之多。

无论如何也要得到手,哪怕用抢的。

“下午放学之前对全校公布我是你女朋友,只要你做到了我就将它给你看。”美丽姐说道,话语之中带有很大的自信。

凝重的等着齐天的答案,直到发觉齐天眼神不对,美丽姐才将话语一松,说道:“只是一个名份而已,我又不会苦缠着你。而且,你那位如果真的回来,我会和她说明白的。”

神情不变,齐天说道:“你可以先将东西给我了,话我一定会说。”

“好哎!”美丽姐眉如弯月,终于笑了出来。

对于齐天,她是无比的信任,只要齐天答应了的事情就从来没有反悔过。至少这几个月时间内,她心中的齐天不是那种人。

刚一将金属握在手中,一股星力微弱的星力波动顿时传来。与此同时,金属牌上的几个小字也已出现在齐天眼底————星力借势突破法门。

“借势?借什么势?”

瞪大着双眼,他人却不知此时的齐天早已沉浸在心神深处,对与外面的感知也已降到最低。

仔细看下去,齐天愈发的心惊,如果金属牌上记载为真,不要说是他齐天,就算是在强大的星徒也不敢去修练。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想要借势突破,说起来简单,可真要做起来,没谁会有这份拥气。

譬如金属牌上的第一条借势之法,竟然是在关键之时放弃所有抵抗,任由对手将星力打进自己体内,借此来突破等级壁障。

还有一条,要让他立在即将倒塌的大楼底下,还不能闪避,在高楼将要砸在其身上全力出手。只有如此,才能引动一个体内的潜力,凭此突破。

更有一条借雷电突破之法,这是找死中的找死,要将双手同时接触高达千万伏的电压,引动电压的力量来突破。

看着金属牌上记载的种种难以想像的方法,齐天只能无奈的摇头,暗道:“我今年才十七岁,还不想这么快死掉。创造这办法之人,恐怕就是死在自己的创造之下。”

越往下看齐天越是心惊,还好他只是为了得到这种材料,并不是为了金属牌内的突破之法。。

就在这时,那最后一种方法吸引了齐天的注意————突破很难吗?开头就是这一句,齐天看在眼中也是一楞,自语道:“不难吗?”

在往下看,齐天才明白留下金属牌的强者为何有此一问。

“但凡突破者,无一不是想拥有更强的实力,与其苦苦去冲击那难以逾越的等级壁障,不如退一步将星力压缩与体内留待最终的一气呵成。老夫空活百余岁,大限将到之时才偶想得到突破之法,奈何天意如此,只来得及将想法写下,只待有缘人得已证实……”

“利用此法突破之后,星力等级因为星力压缩的原因将会稍有消退,但这并妨碍实力的发挥;但此法能打破几个等级的壁障则要看机缘了,因为老夫也没有试验过……”

仔细看完,齐天才发现这是一种没有完善的突破之法,弊端颇多。不过,此法在齐天来看,还是可以一试的,如果他真的有那一天,也许能用此法来试着突破。

“咦?怎么断了?”继续看下去,齐天才发现金属牌的信息到此为止,关于突破的主法只写一半,余下一部份空荡荡的,好像被什么人强行切掉了一般。回头看去,齐天发现不止是此种突破之法缺了一半,很多种突破之法皆是如此,好像是有人故意为之。

目光转向乔美丽,却发现她已将双眼放在桌前的教课书上。为了不让乔美丽看出不妥来,齐天只能强压心中冲动,心神在次回到金属牌内。

“请问,哪位是齐天同学。”正当齐天沉浸在修练之中进,一个弱弱的声音传了进来。嘈杂的教室瞬间一静,在看前门处正站着一个身影————一身天蓝色的运动装稍显宽松,披肩的黒发洒在身后,别一番独特的气质。

齐天也在此刻睁开双眼,脸上没有一丝意外,说道:“我就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