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一百零一章 半路遇阻(二)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984 2015-10-23 17:02:10

  匕首黒的骇人,上面喷了一层薄薄的细沙,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出现反光,绝对是一件暗杀利器。

“你去追那女子,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天央说道,看着面前的齐天在也不敢有一丝托大,身体一震之下,背后三道星力漩涡涌现,从中飞出一片星空化为一颗明亮的星辰。

“金牛座三级星士吗?听说你们最懂得忍耐,一旦决定的事情不会有任何改变,不知你这位三级星士今天可会改变决定?”齐天问道,身形却已展开,背后同样出现一片星空,只不过,他的这片星空不同与天央,并没有星辰凝聚,有的只是一尊虚幻的身影盘坐其上。

“双子,去!”

盘座不动的虚影猛然睁开双眼,星空为之震动,大量的星力在此时被吸引不断融入虚影之中。片刻之间,虚影凝实,一个完全由星力所化的齐天出现。

“难怪遇到本将军还敢出手,原来是有点手段。不过,就凭你这点手段还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天央阴森的目光缓缓动,说道。

“想要杀我,你还没这个资格。”齐天说道,脚尘一抬整个借力升空,手中破光梭形成。

看着齐音逃远,天央只能将目光收回,双子挡住他手下一人,在想去追已不太可能,天央那大脸之上煞气散出,说道:“杀你才是我最终的目的,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就看你没有这个本事了。”齐天回道,身形直接化为一道狂暴的星力,在其掠出之时,手中漆黑的匕首如同黒芒刺出,带着璀璨的星力闪烁。

“就你这点实力,本将军还是高看你了。”

看到齐天攻来,天央目中闪动着凶芒盯着齐天,一声嘲讽之后,掌心陡握成拳,一拳轰出。

“金牛顶天。”

淡白色的星力犹出火山喷发一般喷涌而出,如同一只被激怒了的野牛,蕴含着惊人的杀机轰向齐天。

“星技吗?我也有,破光梭,穿刺。”

齐天暴掠夺而来,层层星力环绕迅速升腾,不断加强着破光梭的威势。

砰!

破光梭与天央的重拳撞到一起,那一刹那,整个天地仿佛都静了下来,再接着,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荡开,带起尘土飞扬,枯草成粉。

噗……!

齐天在次喷血倒飞,在地面之上擦出一道深沟才停下。

天央也不好过,颤抖的手掌之上有着一个血洞,滴滴腥红色血水流下。二人实力摆在那里,天央毕竟是一名三级星士,齐天能与他拼成这样,足以自豪了。

“你竟然伤了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掌心血洞,天央脸庞更加扭曲,一步踏出在次杀了过来,人还未到身形已变,转身之际就是一脚甩来,直奔齐天脑门。

“现在才动真怒,晚了。”

齐天面色不惊,身形不退反进,双手交叉向上一举,想要硬接天央飞来一腿。

“你还真敢与我一拼,今天便让你知道等级之间的差异。”天央虽然心中惊讶的手段,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些手段都是将无用。刚才只不过是大意,没想到破光梭的竟有如此可怕穿刺之力,一时大意才被齐天所伤。

抬头看着天央甩下的肉腿,齐天心却是一声冷笑,说道:“我承认你的实力比我强,但我若想走,你还留不下我。”

“双子,换位。”

呼……!

就在齐天说出这话之时,远追齐音的另一人心头一震,只见齐音身上一阵星光闪动,齐天显化而出。

而这时,正是天央一脚砸下之时。

砰!

天央这一脚力道极强,直到攻击点落到齐天身上,直到这时他才发现眼前的齐天并不真实,是由一团星力显化的假像。

“小心。”天央受骗,心中大惊,出言提醒时已经晚了。

双子碎,齐天的身形却换了位子,出现在齐音身后不远处,一把黒色的匕首陡然刺出,在对方楞神的一刹那,匕首连同手柄都刺入对方体内。

“你……”被杀之人先是低头看向胸前,感觉到心脏的破裂才瞪向齐天,与此同时,原本覆盖在其脸上的星力散化,让其露出原本的相貌。

“就知道会是你,光盾,凝。”被齐天斩杀之人正是他的老熟人犬牙,自从被派到华夏后他就一直在关注着齐天的情况,他自知不是齐天的对手,这才向上通报天央,由天央亲自出手对付齐天。

但他想不到的是,齐天早已认出了他,在感知到对方气息时齐天心里就有必杀的决心。

看着犬牙,齐天冷笑着说道,来不及将匕首收回,心神连动之下,被天央一脚砸碎的双子在次凝取化为一面星盾。

星盾中空,天央就在其中。

“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取你之命。”星盾困不住天央太久,齐天此时也是力竭,身形一转直奔大姐逃走的方向而去。

一名三级星士,两名九级巅峰的星徒前来围杀齐天,竟然被反杀二人,这其中难免有天央托大的成份,但齐天杀人的手段也格外果断,出手就是一击必杀,其狠辣程度就算是天央也是心中发寒。

若不是怕大姐齐音有麻烦,齐天也不会放过此次大好机会,定会顺手将天央除去。

这一战天央看似占据上风,实则是因为齐天将双子与本体分在两处,一旦双子与本体合一,齐天的实力将会大增,灭杀天央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其中,双子的功劳很大,若不是双子代替自己受了天央的一击,齐天也不会如此利索的将犬牙击杀。

砰!砰!砰!

天央大怒,重拳接连不断的拍出,奈何星盾是由齐天的双了幻化,暗含齐天的一股意志在内,就算是他能破开,齐天怕是早已远去。

“齐天,我必杀你……”天央咆哮着,怒吼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齐天消失。

……

“去齐庄的车,最后一班了。在不走没车了……”半个身子吊在车厢外的胖妇人高声喊道,随着其声音起伏,走走停停的公交车就是不愿意加速。

“都等了半小时了,到底走不走啊?”车内传来乘客不耐烦的声音,更有几人起身作势要下车。

胖妇人完全无视了几位要起身的乘客,通往张庄的城乡公交这是最一班,若是不坐她的车就只能走着回去。天要黒了,更加不会有人犯二,几人只能在胖妇人的吆喝声中做回原位。

真要下去在上来,好不容易的找到的坐位将不会在属于他们。

不知是运气还是巧合,不远的路中还真的走来两个身形,一男一女,年纪不是很大身姿却很是挺拔。走近了,才看清那是两位不同于普通人的普通人,少年约有十七八岁,短平的头发根根直立,一双大眼透着隐隐可见的星光,唯独下身一件发白的牛仔裤,与少年的神情不太协调,明显有几个地方被磨的发白。

在看少年身边略大的女子,长发如瀑洒在肩上,脸上粉玉,睫毛扑闪。

随着二人走近,少年才扶住身边女子,说道:“小心一些。”

二人正是刚逃出一劫的齐天和齐音,齐天还好一些,只是双子受损并不影响本体,齐音却是心中震动,久久难以平静,虽然齐天给了他一件保命玉符,仍然让她极尽担心。

“去齐庄的吗?这是最后一班车了。”少年点头,胖妇人才用屁股挤开‘咯吱’响的车门,说道:“哪位**同志给这位姑娘让个座?”

随着胖妇人开口,众人才发现上车的女子肚子挺圆,怕是怀孕六七个月了。

车上数十人,互相挤了挤却没有一人起身,去往齐庄的路还有一百多里,谁也不愿意在车上站一个小时。感觉到众人的不情愿,少年目光顿时扫去,温暖的车厢内寒意陡起,没等少年说话,齐音抢先说道:“小弟,我能坚持。”

“真的可以吗?”齐天关心的问道。

胖妇人摇了摇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都是花钱坐车,她也不好强行叫人让位,只能看向车内一青年小伙子,问道“这位**同志,我记得您好像在半路就下车,不如您……”

“凭什么是我?她是怀孕了,难道就因为她怀孕了我就理所应该的将位子让给她坐吗?”青年语气冰冷,都没有多看他人一眼,低头取出中袋内手机玩了起来。

无语的场面传来发动机的声音,胖女子也很是尴尬,说道:“姑娘,坐这里吧!下面是汽车发动机,晚上天气凉刚好可以暖活一下。”

“**同志真的离我们远去了吗?”看到怀孕女子坐下,胖妇人才摇着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的自语道,不知是对社会风气的嘲讽还是在感慨对时下的不满。

破烂的公交车前行,清晰可见发动机的颤抖,齐天猛的转头看向玩手机的那青年,也就在这一刹那,对方抬起头来,眼中同样闪烁着常人难见的光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