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一百零四章 四叔齐恩

星神败家子 古郯 3156 2015-10-23 17:02:10

  不多时,一间用废塑料搭成了的窝棚出现在齐天眼中,窝棚内传出的微弱的灯光预示着里面有人居住。

推门而入,齐天当先走了进去,说道:“里面有间卧室我去收拾一下,今天晚上只能在这住了。”

房间不大,一分为二,入眼处只有一方不大的三腿木桌,另一腿早已不知跑哪去了。木桌上放着一盏台灯,还有无数巴掌大小的铁疙瘩摆在上面,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右手边还有着一件麻布帘子吊在墙上,后面应该就是齐天所说的卧室了。

“你在这里住过吗?”齐音问道,能让齐天随意进入的地方,她想到的第一可能就是齐天曾经住在这里。十年前,他离开时,齐天还是个孩子,她能想像的到齐天会受到什么待遇,只是想不到齐天会被赶出来住到这里。

“是住过一段时间。”齐天回道,他在齐家的经历并没有说大姐知道,怕齐音会心伤。

齐音心酸的没有多问,转身掀开麻布帘走了进去。

看着散乱的一方木桌,齐天摇了摇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四年了,你还是这幅得性,就不知道收拾一下吗?”

“你要是帮我找个老伴,我的生活一定会好起来。”陡然间,一个声音传来,四周却不见有人出现。

齐天也是没有回头,说道:“你就不怕这些东西被人偷去?”

“你认为在此地,有人能认出这些东西的价值吗?若是当成废铁卖了,最多不过几十块钱。怎么?就不下来见见我?”声音说道,依然不见有人。

齐天再次摇头,说道:“我可是识货之人,今天就做一回小偷。”说着话,齐天手中已出现一个布袋来,手臂哗啦一扫,就将木桌上的东西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齐天转头看向卧室方向,说道:“大姐,你先休息,我出去一会。”

“别忘记明天早上叫我一声,最近总感觉有些嗜睡,我怕明天起不来。”卧室内传来大姐的声音,齐天已消失在房间之内。

地下深处,火热如夏,当齐天出现时正看到一个光着上身的老头子盘坐,其身前有着淡淡的波动传出,好像大夏天公路地面蒸腾而起的水气。

这是一个地下洞穴,在老头身前流过的是一条熔岩小河,那骇人的高温足以烤焦一切。

“四年没见了,露一手我瞧瞧。”老头说道,随手一抬,一块烧红的铁块就飞向齐天。

齐天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你是怕我丢了你的面子吧?”

嗡……!

星力荡漾,透红的铁块旋停在齐天眼前,双手同时外分,浓浓的星力自手心处涌出,在看铁块四周,一尊好似罗汉一般的半透明身影浮现,刚好将那烧红的铁块围在其中。

“我靠。”看到齐天这一手,老头顿时弹身而起到了齐天近前,仔细观察之下才平静下来,说道:“我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就知道你能踏出这一步,只是……比我想像的提前了几年。双子星士,老子终于培养出了一个双子星士————。”

“这可不是你的功劳,这是我拿命换来的。”齐天回道。

“去你大爷的,如果不是老子给的打好的基础,你能有今天?”老头骂道,抬手又是几块烧红的铁块飞出,说道:“既然回来了就暂时不要走了,三年,最多三年,我就能让你成为一代祭兵大师。”

“还是算了吧!就你那半吊子的水平……我此次回来是因为任务在身,恐怕没太多时间留下。”

齐天话没说完,老头怒了,骂道:“去你大爷的,谁说老子是个半吊子的祭兵师,我说留你三年就是三年,除非你能当着我面祭炼了一件星器出来。”

苦涩的一笑,齐天没有在多说,他很清楚眼前这老头的脾气,从小到大,齐天在其手中所吃的苦,他人很难明白。

也不知道是倒了哪辈子的楣,刚记事的时候齐天认识了这老头,从来不种地也不见他出去要过饭,十多年了一直活的好好的。

在齐天十岁那一年,因为一时好奇,也是被齐家几个弟子逼的没办法,才躲进老头所住的破窝棚里。一步踏入齐天就后悔了,大雪飘飞的冬天,老头居住的房内却热如火炉,就当齐天想要退出时,老头出现了。

“小子,我这个地方可不是随便能进的,念你第一次进来,就罚你做三年的苦力吧!”老头一句话就决定了齐天三年的命运。

三年啊!白天还要上学,晚上根本没有时候睡觉,老头子无时不在安排着齐天的工作,手舞大锤一遍遍敲打着火红的铁块。

齐天也曾想过要逃,奈何齐家弟子每天都在找着他的麻烦。

面对修练出星力的齐家弟子,齐天只能龟缩在老头的住处,一天天的做着苦力。直到四年前,齐天暴怒,出手之间便震惊整个齐家,直到那时,他们才知道一直示弱的齐天并不是真的弱。

只有十三岁的齐天,星力就已达到四级,远超同龄之人。

这一切,皆是眼前老头的功劳,齐天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老头没日没夜的训练,也不会有现在的齐天。

打苦一年之后,齐天也意识到老头的不简单,开始安心的呆在这里。

老头观察了齐天一年的时间,原本只想找个苦力的他,也被齐天的心性所折服,小小年纪竟然能坚持一年的时间,这是一般壮年劳力也难能做到的。心动的同时,老头不在将齐天当成一个打杂下手,暗中也会教导齐天一些知识……。

当然,老头所不知道的是————因为其无意间说的话,才是齐天能坚持下来的原因。

“你父亲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只知道玩,没想到能生出你这样一个儿子来……”

就是这一句话,让齐天停下了手头的工作,问道:“那你知道我父亲为现在哪里吗?”

“干满十年,我就告诉你。”老头回道。

看着表面安静的少年,老头心中更加满意,他很清楚齐天这几年为总会被欺负,换做另一个人在得知可以找到其父亲时,说不定会如何激动。可齐天不同,只问了一句话便不在多问,很能说明问题。

……

想起四年前的种种,齐天此刻对老头已没有恨,有的只是敬意。

“工作先放一放,有人来找你了。”老头止住齐天的动作,说道。

老头能未卜先知,齐天早已见怪不怪,说道:“是齐家来人吗?”

“是你四叔,在齐家他是最苦的一人。去见见他吧!回来后我在考验你一番。”老头说道,暗红的房间顶上已露出一个不大的洞口。

腾身之间,张尘出现在原先的房间内。

“鬼司令麾下,夕阳特种小队队长齐天见过齐家长辈。”走出窝棚的齐天一眼就看到门外来人,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大汉,消瘦的身形微微有些弯,齐天看在眼里只能强忍着冲动,装做冷峻的说出官方言语。

叹息一声,齐恩说道:“你走了四年了,我也三十七岁了。只所以今夜前来,只想问你一句话:在你眼里,我是你的什么人?”

“我……四叔……我……”齐天一时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只有三十七岁的四叔,此时站到他面前却好像一个风烛老人,齐天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是眼前之人放弃了在齐家的一切,才换回四年前他的安然离去。

齐天知道四叔曾答应过他父亲,会照顾好他不受伤害。

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他不会理会,真要有人要伤害到齐天的性命,他不会不出手。四年前,齐恩出手了,因此他也被家主禁足,从此不得离开齐家半步。

“你这声四叔叫出口,我已明白你的心意,你虽不在是我齐家之人,但我当年答应你父亲的事情依然会做到。”齐恩说道,他很清楚齐天此次前来的身份,如果非要齐天以齐家弟子的身份回归,整个齐家怕是都不会放过他。

只能继续保有这层身份,齐家才不会对他下手。

“四叔,齐家很可能被人盯上了,你要多注意。”齐天提醒道,他能做的只有如此。

轻点头,齐恩说道:“整个齐家都为双子临世做准备,你要多等半个月。到时候在齐家祠堂,家主会安排你前往。但是……他们可能会在入门礼上做手脚,你要小心应付。”

看着齐恩远云,齐天紧攥双拳,低声说道:“四叔,我会将齐家应该给你的一切都还给你。”

地下深处,温度高的可怕,而齐天身上的散发的寒意却也不弱。

没见到四叔之前他还能保持平静,现在,齐天真的是动怒了,才三十多岁的四叔活的像个老人,还不如眼前这个真正的老头身上散发的生机。

“哎,看你这个样子,我也没心情在考验你祭兵的本事了,去看看石像吧!不要在让四年前的事情重演。”老头说完,摇着头走向一边。

看向熔岩河的另一边,那里有着一座不高的石像摆放在洞底,如果不仔细云看,还以为是摆了一座关公像。

与关公不同的是,这石像手中没有大刀,有的只是一个盘座的小人。

一步跨出,齐天迈过熔岩河出现在石像前,双后一合一分,一颗星辰出现在手心处,在看齐天背后,同样显化出两颗星辰来,只是这两颗星辰比手心处的两颗小了很多,光芒也弱了不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