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一百零二章 齐家兄弟(一)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977 2015-10-23 17:02:10

  在车厢的最后面一排,其中一学生模样的少年被惊醒,右手轻掀盖脸的太阳帽,露出帽下稚嫩却又威严的脸庞。就在这一刻,当这少年看到齐天的瞬间,原本想要开口的他顿时又将身子缩了回去。

这一切,都难逃齐天双眼,后方那少年的动作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少年他认识,不止是认识,而且还很熟悉————四年前,正是齐天一脚踢碎了对方的卵蛋,让他生生记住了齐天的狠。

没有在理会玩手机的那青年,齐天看向身边的女子,说道:“大姐,不用坐发动机上了,有人会给我们让坐的。”

“**同志会有的,马上就会有人给我们让座。”看向胖妇人,齐天一笑并没有解释,扶起大姐向后方走去。

就在其经过那玩手机的青年身边时,对方站起身来,硕大的身体在车厢内如同一堵墙,刚好挡住了齐天二人通过。冷冷的看着齐天,青年说道:“我能感觉到你身上的气息……”

“滚————”一眼瞪去,齐天吐出一个字来。

青年的态度很让他反感,若是换一个地方,齐天绝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眼下这青年突然起身,还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齐天很明白他的想法,星徒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却可以给同样是星徒的齐天一个下马威。

从这青年身上传出的微弱星力,齐天已知道他属于哪一方,只所以阻止挡在这里,是怕他会伤害到坐在后排的那少年。

“你是想挨揍吗?”青年说道,一只大手就已伸出,直奔齐天的衣领抓去。

在普通人眼里,这一抓很平常,可身为星徒的齐天一眼就看出这一抓蕴含着浓浓的星力,真要被抓实了,就算是千斤巨石也能轻易扔飞。

齐天是谁,那可是国家特种小队的一员,平常执行的都是生杀之事,四年的时间死在其手中的星徒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最弱的也比眼前这青年要强大数倍。面对青年抓来的大手,齐天不闪不避,左手下压,不偏不倚刚好挡在身前,将青年抓来的大手挡在外面。

呼……!

微风轻荡,青年脸色陡变,感觉好像抓在了精钢之上,五指一痛的同时,颗颗指甲折断————从根部折断,好像轻轻一抖就会掉落一般。

到了此刻青年终于怕了,哪里还能不明白齐天的强大,只是这一手星力震动的功夫就不是他能相比的。这种人,无论放在哪一个家族都是精英,远不是他这样一个下人兼打手能抗衡的。

对方回头看向坐在后排的少年,他没有得到明确的指示,心中更是后悔不该主动出手,也许对方真的只是想找个位子而已,并不一定是冲着他要保护的人而去。

“小弟,算了吧!”齐音说道,转身向着发动机方向走去。

砰!

齐天右膝一抬,星力涌动,,在普通人眼里,根本看不到齐天动作的轨迹,当闷响传入众人双耳之时,青年已顺着打开的车窗飞到车外,被飞驰的汽车远远抛离。

吱……。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司机吓傻了眼,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摔了下去,还能活吗?

“他死不了,你们也不会受到影响,继续开车。”齐天转头看向司机说道,双眼四目相碰,司机虽然不相信齐天的话,可齐天双眼给他的感觉不容反抗,只能缓缓加速远去,这一切都是在习惯的动作下完成。

事情发展至此,坐在后排的少年在也不能无动于衷,再次将太阳帽掀起看向齐天,说道“原来是齐天哥,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四年了,你的变化真大,我都快认不出来了……”说着话,少年很自然的起身,就将位子让了出来。

轻扶大姐坐下,齐天才说道:“齐云,你的变化也不小。”

“还要多谢齐天哥四年前那一脚,若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我。”齐云说道,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惊人的杀机,他永远也忘不掉齐天四年前的那一脚,只差一点就让他变成太监。

那时的齐云还小,也就因为一句话的事情,齐天竟然暴怒,一脚踢碎了他一颗卵蛋。

十三岁的齐天星力就已达到二级,一踢之力足以开山裂石,更不要说是踢在了人身的最脆弱的地方。

有齐天在车上,齐云表面高兴内心却很苦,苦与不是齐天的对手。齐天先前的手段昭显了实力,四年前他不是齐天的对手,四年之后的齐天更加的强大,更不是他一人能力敌的。

路只走了一半,齐云就早早的下了车,趁着天还不算太晚,应该能打到一辆车回去。

看着齐云逐渐远云的背影,齐天心生疑惑,今天的公交车上除了刚才出手的那青年和齐云外,还有着几股不弱的星力波动,他人可能感觉不出,但齐天四年的杀伐,很容易感知到这几股隐晦的星力波动。

“几人修练的星力明显不同与齐家,他们出现在此地是因为什么?”齐天不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却能感觉到几人久压的血性。

无论他们为何出现在此,这一切都与齐天无关,只要对方不干扰他行事,任他们乱蹦哪怕把天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除非,他们是焚骨的人。

一个小时之后,目的地齐庄到了,此时的车上只剩下齐天姐弟二人,在司机和那胖妇人注目下,二人相继走下车。

嗖!

公交车加速远去,真的很难想像,一辆中巴车能开出保时捷的速度来。

“天呢!都说齐庄的人很野蛮,今天算是看到了……”直到城乡公交远离,司机才抺掉额上冷汗,长嘘大气说道。

胖妇人也是不时的回头,片刻之后才说道:“你说这齐庄的人怎么都这么神秘?种着同样的地长的就是比外庄的人结实。”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开齐庄这条线,明天我就申请换线。”司机真是怕了,怕在次遇到这种事情,被丢下那青年不知死活,真要死了……想想都让他心发颤。

胖妇人还好,看着远方的黒色大山,说道:“我听说齐庄内的人都是武林高手,就连七十年前的日本人,也没他们手中讨到好处,所有进入齐庄的鬼子没有一人活着出来。当然了,这都是老一辈人说的,也许他们和我们一样,只是不爱与我们打交道罢了……”

看着公交车远去,齐音将目光收回,说道:“这就要家了,我却找不到一点家的感觉!”

“在我心中,这里已不是我的家。”齐天回道。

摇了摇头,齐音说道:“在怎么说,我们都姓齐!”

“既然回来了,也要将十年前的事情处理一下了,我到要看看现在的齐家会如何对我?。”齐天说道,齐家之人已与他没有半点关系,在血缘上他们也许是齐天的长辈,但自从十年前,齐天就不认为他是齐家的一份子。

“他们会为难我们吗?”齐音问道,这才是她最担心的地方。

看向齐家所在的方向,齐天说道:“为难已经开始了!”

时间停滞在月明星稀的这一刻,安静的小村子很是静谧,看夕阳西下,映衬着薄云如火。荷锄而归的老农刁着烟卷,不时的低头刨起路边的马菜,拿回家去拌一拌也是一道不错的下酒菜。

齐天不语,紧紧的盯着一个方向,身为国家特种小分队的一员,几年的杀戮早已让他养成常人难有的警觉,冷脸紧盯着黒暗的远方,数发钟之后,一袭身影才出现在视线之中。这是一个年纪二十左右的青年,双臂高高隆起,肌生横生,一看就是长年练功导致的体格异与常人。

在看到齐天的第一眼,对方双手抱臂说道:“你就是齐天?”

“你是谁?”齐天反问道,从对方身上察觉一股陌生。

不过,来人所修练的星力让齐天感觉到很亲昵,如果说对方是齐家弟子,为何一直不曾见过。齐天纳闷的同时,远方又有数十人奔来,当先之人正是齐云,还有那被齐天踢下车的青年也在人群之中,脸上用破布随便包扎起来,伤的并不是很重。

“井哥,他就是齐天,就是他四年前踢坏了我的……”齐去说到这停了下来,四年了,如果不是齐天再次出现,众人早已将此事淡忘,齐云显然也不想在提起此事。有人为其出头,齐云的表现在也不似先前,看向齐天的眼神之中满是恨意,恨不得亲手上去将齐天的两颗卵蛋都踢爆了。

听到齐云的称呼,齐天心中想起一个人来————齐烟井,被誉为齐家百年一世的绝顶天才,三岁时便可观天而语,五岁年那年身上就有淡淡的星力散发,后被齐家送往他处修练。

齐烟井能为齐云出头也是应该的,谁让他们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弟呢!十年前,也就是这兄弟二人与齐天打到了一起,硬说齐天偷了他家鸡下的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