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一百零九章 齐家之难(三)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666 2015-10-23 17:02:10

  入门礼内,齐烟井还在犹豫着,他可不认为齐家的数十位叔辈会为了他一人而有所改变。数十位强者全力出手,齐天抗不过他也同样抗不过去,陪着齐天一起死,他不愿意,但齐天的话太难听,容不得他退后。

思前想后,直到耳中传来父亲齐罹的安排,齐烟井才脸露笑意,说道:“能与夕阳小队队长一比高低,我很乐意,出点彩头如何?”

神情不变,齐天心中却是暗叫奇怪,先前还有所失意的齐烟井转变如此之快,其中一定有鬼。

“彩头吗?”甩手之间,齐天手中出现一把黒色的匕首来,说道:“我这件兵器你看如何?很适合星徒使用。”

“也好,我虽然用不上,用来送人情还是不错的。”齐烟井双眼放光,这可是军中专门为星徒打造的兵器啊!虽然不是一件星器,也是难得一见之物。真正的星器,整个齐家也只有家主有一把,齐烟井所用的兵器还是师门所赐,也只不过是一件稍好一些的罢了。

当然,这种兵器要远超平常人所用的兵器,坚不可摧。

单手在腰间一撤,齐烟井手中同样出现一件巴掌大小的圆盘来,说道:“我这件兵器是我下山时老师亲手所赠,也是一件适合星徒所用的兵器。不过,我这件兵器也不简单,就算是星士见了也会眼红,因为他有一个作用:可以存储星力与其中,更可将自身一门星技复制在其中,关键之时可以发动完美一击。”

就在齐烟井将兵器拿出,齐天就感觉到那件兵器不凡,能将星技复制其中,此等兵器已不能算是一件普通的兵器,与真正的星器也已相差不多。

“就这样吧,三秒之后我们同时跨出七步。”齐天说道,对于齐烟井拿出的兵器他也很眼红,更能借这个机会让齐烟井光明正大的重伤,何乐而不为呢。

不知齐天哪来的底气,齐烟井相信的是他父亲,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齐罹已知会过他,绝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你的兵器,我要定了。”恨恨的看着齐天,齐烟井露出一抺不易察觉的冷笑。

当然,齐烟井看中的并不是兵器本身,而是那件兵器是齐天身份的象征,如果能让齐天主动交出来,对齐天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二人不分先后,其他人则只能干瞪眼看着。

连续走出七步,就算平常之时他们也不可能做到,更不说现在了,七步一出,威压可是成倍的增加,一步天,一步地,尤其是在当下,一步错,迎接他们的他们可能是身死之局。

砰!砰!

接连两声爆响传过,两道身影如同炮弹般就冲了出去。

第一步踏出,磅礴的压力如同大山压顶,还未走出第二步的齐天就已身似大虾,弯身卸去身上压力,强横的星力在一次喷涌而出,带着齐天连走出五步,只差最后一步便可到达最后的位置。

可是……。

接到齐罹命令的齐家叔辈哪里容许齐天安然走过,在齐天刚一动身之时,对方体内全部星力就已部灌注进下方大阵之中。

嗡————!

天地为之一抖,空中隐隐可见星力洒下,如果有其他人离近,一定可以看到空中形成的一道直线形光带,光带中心所在之心正是齐烟井,只要稍微偏侧一下身子就有可能落入与齐天同样的威压中。

双腿有些发抖,齐天面色有些微白,连续踏出六步虽不是他的极限,也让其体内气血翻腾,只要这口气一松,怕是立刻会喷血受伤。

在看齐烟井虽然也是力有不继的样子,红润的脸色却要比齐天好上很多。

齐天看在眼里,明知这家伙是在装却不能说出来,看着齐烟井稳步而来,齐天心中冷笑不止。

距离在拉近,就在齐烟井刚要踏出第七步时,齐天动了。

齐天这最后一步迈出时,也是齐烟井身形动起来之时。

砰!

一步落下,齐天微微错身,刚好挡在齐烟井身前。一步三米,对于修练来说只是瞬息之间,可此时的齐烟井已腾空而起,若是不改变方位,必定会撞到齐天身上。

不得已,齐烟井只能临时催动星力将身体侧向一边。

大厅之中,齐罹原本冷眼带笑的神情顿时一变,刚欲喝止,入门礼内已传来闷响轰鸣,紧接着就传来齐烟井的痛苦残叫声音。

齐天在怎么说也是齐家住过十多年,很明白入门礼应有的手段,更何况齐恩早已知会过他,让他提前有了准备。凭齐天现在的实力,想要让他重伤并让齐烟井无事,只有这一种办法。

“齐天,我要杀了你————”齐罹大怒,身形一动就冲了出来,几个纵身就出现在半空之上。

借着这短暂的腾空,齐罹脸色在次变的苍白,齐云刚死半月,齐烟井能否活下来还不好说,他怎能在让齐天活下来。身在半空之上,随着齐罹内心的变化天空陡然黒了下来,万点星辰在夜空之是演化————双子主神的虚影出现在空中。

空中的双子主神并不是齐天所熟悉的双子主神,也并非齐罹的双子,就算是在齐家,也没人能将双凝聚。齐罹背后的虚像只不过是由星力幻化而已,还无法对齐够成伤害。

“怎么?难道这入门礼被你们做了手脚?”吐气如兰,齐天手中晃动着手机,抬头看着齐罹,说道。

身形一顿,齐罹很明白事情的经过,齐天也不是傻子,做出这种事情之前肯定留证据在手。在一看到齐天的手机,齐罹就知道这次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小杂种,若是你能活过今夜我随你姓。”咬牙作响,齐罹坚难的说道,不想就此放弃却又不得不放弃,毕竟齐天的身份摆在那里。

听到这话齐天有些想笑,说道:“你不用跟着我姓,只要不姓齐……还有你姥姥家的姓,随便你姓什么都与我没关系。”

对齐罹的恨让齐天恨不得连齐罹一起弄死,但齐天同样有着顾忌,还没进入齐家大门就已弄死了一个又重伤了一个,若是在将齐罹给弄死了,事情可就真的不好办了。

“你……”齐罹一时语塞。

齐天口才并不是很好,这并不代表着他没有思想,相反,齐天只要开口,句句致命,语语都有所针对。

“各位,你们还想维持这入门礼到什么时候,真想我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公布出去吗?”转头看向大路两边,齐天再次开口。

先前发生的事情齐天早已用手机记录下来,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发生了什么,若不是齐家有所刁难,也不会发生齐烟井重伤这样的事情。

“请齐天队长进来谈话。”大殿之内,轰鸣的话语传来,所有齐家弟子皆是一顿,包括齐老家主在内,悉数转身跪地一拜。

“是老祖,老祖他竟然亲自出面要见齐天?”齐罹心中暗惊,齐家老祖常年闭关,一年难得见其一面,没想到齐天的到来,会将老祖惊醒。

齐天也是心神一震,四年前他也是齐家的一份子,哪能不知道齐家还有着一位老祖存在。听说这位老祖活在北伐之时,成名与抗战之中,比鬼司令都还要长上一辈。正当齐天震惊时,齐家老祖的声音在次传来,问道:“齐天队长,对与我齐家的入门礼有何感受?”

“很可惜,没能感受到双子之神临世,不知下次还有无此等机会!”齐天说道,内心震惊,面上却是平静的没有一丝慌乱。

似春风回暖,如夜雨润物,星光闪动之间,齐家老祖的身形也已出现在数百米前的大殿前,仙风道骨般的身姿,与常住此的普通人有着很大的区别。还有那一头长发,若是出现在村庄之内,很容易引起他人围观。

“鬼司令麾下,夕阳特种小队队长齐天,见过齐家老祖。”齐天一礼说道,对于这个活在传说中的齐家老祖也算是初次正式见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