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一百七十章 意外连连(二)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705 2015-10-23 17:02:10

  梁高身为一名金牛座五级星十,说起话来底气十足,肖俊微微一笑点头算是同意,说道:“梁高,那凌腾与你同属金牛堂弟子,由你出手清理门户最为合适。”

凌腾听到这话,双眼顿时放光,说道:“五级星士吗?正合我味口,就不知你这名金牛座五级星士有没有这个本事将我拿下?”

几人自打进入蛇窝以来,就没有好好的战斗过,这很不利于他们成长,正因为如此,凌腾和董贞才想将事情闹大。只可惜,擂台前的事情让执法长老给压了下来,眼前机会正适合凌腾发挥。

梁高的实力比凌腾高出五个等级,正适合凌腾检验他这一段时间的成就。

“身为金牛堂弟子,竟然偷窃兵堂的星器,为我金牛堂丢下如此大脸,今天我就将你拿到堂主面前……”

“特么的,你废话怎么这么多?要打就出手。”凌腾呵斥道,他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对方却还在滔滔不决。

“好,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强大。”梁高说道,双手向外一分一拉,一道星力长剑便出现在手中。

凌腾凝重的看着对方,明显能感觉到对方手中长剑传来的压力,凌腾却微微一笑说道:“实力比我强上很多,还有一件半成品星器在手,你还真看起我!”

梁高听到这话顿时脸上一红,说道:“就算不用星器我也能收拾了你,接我接我一招金牛顶天……”正如凌腾所说,梁高有着碾压凌腾的实力,有没有星器已无所谓。

“接你妈啊?”凌腾骂道,出手说是四品星技‘箭牛冲撞’,一瞬间,凌腾身上星力化作一头如箭的金牛,刹那间,金牛就到了梁高面前。

四品星技对上梁秋的一品星技金牛顶天,二者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虚幻的金牛野蛮撞过,所过之上空间震颤,带起狂风如刀,只是一次撞击便将梁高撞出去数十米。

砰!

梁高撞落在兵堂门框下,嘴角血不流水,想要说些什么却口不能言。

凌腾的出手震惊全场,几名跃跃欲试的弟子下意识的退了几步,就连肖俊也是脸色难看,盯着梁高看了片刻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大家一起上,将这贼子抓起来……”反应过来的肖俊挥手喝道,他不指望在场的任何人能单独拿下凌腾,却又找不出退缩的理由,只好喊出这一句。

“我来————。”猛然间,梁高弹身而起,擦去嘴角血迹,说道:“我承认,是我小看了你,敢伤我你今天必须要死。”

梁高的表现让人不解,凌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回头问向叶虹,说道:“虹哥,我好像退步了,怎么没能将他打死?”

“不是你退步了,而是他身上一件护身的星器。”叶虹眼尖,早已看出梁高身上的掩护。

凌腾转身看去,仔细寻找才在梁高胸前破损处发现一片金黄,说道:“这就是你跟在肖俊身边得到的好处吗?难怪祭兵师会如此吃香!”

“只要你们愿意跟随我,你们也能得到。”肖俊插话说道,凌腾的实力让其动了心思,他身边最强的梁高都不是对手,若能将凌腾几人收在手下,好处将会很多。

“放你娘的屁,我会跟随你?”凌腾骂道,肖俊说出这话是对他的侮辱,凌腾刚要一巴掌拍过去,梁高就冲了上来。

“小子,你今天必死。”梁秋说道,手中光剑再聚,挥手之间就在上空形成一道巨形光刃。

噗……!

光刃带着破空之声斩落,连带着四周空间都静止下来。

梁高用尽全力一剑劈出,看着光刃落向凌腾,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等待着凌腾被分尸。

蛇窝内部虽然禁止杀戮,但只要你对蛇窝有足够的贡献,杀人也并不是什么大的事情————除非你惹了不能惹的人,就算是贡献在大也不足以抵罪。

凌腾微抬头看着空中落下的光刃,说道:“以为有几件半成品星器就可以伤以我,真是做梦。斩鬼刀,出现吧!”

随着凌腾话音出中,一直被绑在身上的鬼头大刀出鞘,发出阵阵金属交戈的轻鸣。

嗡……!

斩鬼刀刚一出现便感觉到来自上空的威胁,随着凌腾心神一动,斩鬼刀飞迎而上。

砰!

斩鬼刀撞上光刃,瞬间将其撕裂。

这是齐天祭炼的一品星器,由兵皇亲自出手加持的意志力,远远不是梁高手中那件半成品星器可比的,只此一击就让梁高的打出的光刃暴碎。

“啊————!”梁高感受到星器破碎带来的心神震荡,顿时大怒冲向凌腾,想凭一双手将凌腾击杀。

“没了星器我看你还有些什么本事。”凌腾回道,招手这间星器落在背后,他不想杀了梁秋,对方是一个最佳练手对象,只有凭真本事战胜对方才能证明自己的强大。

梁高有些发疯,出手招招必杀,凌腾心神自若,攻防随心;两名金牛星士战到一起,比的就是攻击力度,防御对他们来说只占了很小一部份,但凌腾接受的是齐天的教诲,攻击不是很犀利却招招有些下三滥的味道,反而略占上风。

二人苦战半小时,身上皆有血光现,凌腾越打越兴奋,梁高也更加疯狂,恨不得将凌腾打进十八地狱。

直到凌腾发觉没太大意思,这才一记攻击逼退梁秋,说道:“你的心乱了,与你打已经没意思,你还是趟下吧!”

砰!

凌腾抢攻到了梁秋身后,一拳砸在其后脑处,下一刻,梁秋眯了眯眼倒在地上。

不知何时,兵堂前已聚集大量弟子,就连半空之上,也有数位老者凭空而立,无数双眼睛皆在注视着凌腾。

“你们感觉此人如何?”空中,一老者问道。

荀大人身在其中,微微一笑说道:“大长老,这名弟子已拜在我门下,您就不要和我抢了!”

“我说过要和你抢吗?听说火羽也抢了你一名弟子,你当时怎么不和他这样说?”岛主话中有意的说道。

荀大人一脸尴尬的回道:“岛主,你也知道火羽的脾气,我与他争不是自找没趣吗!我若是不同意,他都能用唾沫淹死我。”

“你放心,我不与争这名弟子就是了,但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你……”岛主不怀好意的看着荀大人,说道:“牧家最近出了一名很有前途的祭兵师,比起火羽来也不弱,最近就要来我蛇岛,说是讨教实则是为了炫耀,你好好想想办法,最好能杀杀他的威风。”

“不行,不行……”岛主如此一说,荀安就连连摆手,说道:“岛主,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去得罪一名祭兵师,更何况还是一名二级祭兵师。你知道这个世上祭兵师有多少吗?一手之数都数个过来,更不要说一名二级祭兵师了。”

“那你就是敢得罪我?”岛主威胁似的说道。

“就算是得罪了你也不能得罪一名二级祭兵师。”荀安不屈的说道。

岛主紧盯着荀安,也知道不可能让其点头,一笑说道:“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执法长老何在?”

“岛主,有事您吩咐。”执法长老就在一边,适时说道。

“此弟子强闯兵堂不入,竟然还敢伤人,给我将他关押进铁血雷池……”岛主下了命令,执法长老全力执行。

荀安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惊慌之色,说道:“岛主,您这不是让他去死吗?您也太……”

“我堂堂一岛之主,难道没有权力处置一名弟子吗?”岛主一句定生死,执法长老便已将凌腾带走。

当岛主一干人等出现时,现场众弟子就已退到数百米开外,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事情,只见到执法长老出现,凌腾就被带走了。

王林和叶虹离的最近,早已看傻了眼,说道:“虹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董贞打了宗康出来一个执法长老,凌腾出手又引来岛主,这两个小子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这就对了,我二人若是暴露了实力同样会引来长老们的注意。”叶虹胸有成竹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