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败家子

第一百八十七章 寒冰石盒(三)

星神败家子 古郯 2926 2015-10-23 17:02:10

  如此猛裂的攻击,齐天首当其冲却没有受到伤害,就在寒冰暴发时,齐天同时而动,微弱的星力凝聚成一个巴掌大小的双子印,轰然砸向石室入口。

轰隆————!

双子印不大,却重达万斤,一砸之后,瞬间涨大,死死的将石室堵住,那想要逃走的身影一时不察之下,被一撞弹飞,跌落在地显露出身形。

齐天收回双子印,双眸透出寒光,看着对方问道:“你是什么人?是怎么进来的?”

对方露了身形,齐天也将对方的实力感知清楚,只是一名白羊星座的二级星将罢了,他之所以能瞒过齐天的感知,正是因为白羊星座的星力具有隐身特性,最适合用来暗中偷袭。而对方身在石室内,体内星力也受到极大的压制,若不然,也不会被齐天设计逼了出来。

当然,对方也知道星力受到压制,这才没有选择对齐天出手。

此刻对方重伤,在也无法调动体内星力,此地完全成了齐天的主导战场,一念可掌控对方的生死。

“这位师弟可是来自蛇岛?”对方开了口,从齐天身上衣服他得知齐天的来利。

“你这是找死。”齐天猛然出手,双子印又一次出手,刹那间在上空化为一座大山;双子印还未落下,一层星力震荡便已展开,随着这层涟漪扫过,数道身影显化在齐天眼底。

也就在这时,双子印停在这些人头顶,离地约有一米高,尽数将这一行人压到半弯腰。更有几名躲避不及之人,直接被双子印砸在头上,就算他们有将星力护体,也被砸的头破血流。

身在石室之内,齐天还能调动微弱的星力,但对方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不修双子星力的他们,在这里根本无法将星力运行。

短暂的惊慌之后,身在最前的一青年将手一挥,众人缓缓退后,刚好堵在石室入口。

“国洪,回来。”当先青年平静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失去星力而焦急。

那最先被齐天击成重伤之人慢慢起身,避过齐天数米才绕道走到入口处;齐天静静的看着,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对方一行人虽然无法调动星力,但齐天同样也不好过,此时体内早已被寒气入侵,真要与对方一战,就算能将对方全部留下,他也将变成残废。

“这位师弟,我是蛇岛的震天弟子映秋,好处有能者得之……此地既然是我们同时发现的,你总不能让我们空手而回吧?”映秋表现的很是冷静,说话的同时还在不停的打量着齐天,想要找出齐天还能动用星力的原因。

齐天静静的看着对方,问道:“你们是如何来到此地的?”

“呵呵……此事说来也简单,在数年前我就得到一张地图,寻尽无数凶险之地后才最终确定方位……”映秋说着话手中已出现一块兽皮地图来,轻轻向前一丢,地图落到齐天脚下。

齐天如何会相信对方所说,脚尖一挑就将地图拿在手,就在齐天想要将之打开时,心神猛然一跳,一股危险的感觉生在心头。

身为祭兵师的齐天感知何其敏锐,地图一入手便发现这是一种破坏力极强的半成品星器,不能用来对敌却可以用星力加以引爆,一旦炸开,威力堪比一颗高爆炸弹。

映秋见齐天没有立刻将地图打开,眼神瞬间变的阴寒,双手连环向上拍出,喝道:“一起出手,杀了他。”

轰————!

齐天同时而动,一直压在上空的双子印猛然落下,力有万斤,携雷霆之势砸向映秋一行人。

砰!砰!砰!

映秋出手就是一种强大的星技,星力离手便形成一股螺旋风浪,有效的减缓双子下落,为身后几人争取时间。

身为星徒,速度远超普通人,就算没有星力也要比一般人强大,对方几人一个纵跃就到齐天身前,手心处寒光闪闪,竟然是一种星徒专用的手刀。

齐天虽然震惊映秋还能动用星力,但手上的反应也不慢,甩手之间破光梭形成,破光梭不走直线,反成半月形绕身前一转。

噗!

随着一声闷响传过,扑得最快的一人被破光梭透体而过,而另外几人也被破光梭拦下。借此机会,齐天一个纵退到了冰晶玉台前,手上星戒一闪,玉台上的两个玉盒消失。

这一切说来慢,实则只在一瞬间,就在齐天将玉盒收起时,映秋在也抵挡不住双子印的下落,只好闪身退避,任由双子砸落在地面之上。

“好小子,杀了我震天弟子,今天定要你死。”映秋双手星力闪烁,死盯着齐天说道。震天弟子数千,同样分为无数个派系,他们因品性相投聚在一起,相互之间如同亲兄弟,齐天斩杀一人让映秋动了怒,誓要将齐天灭杀。

“死?谁死还不好说,如果只有一人还能调动星力的话,今天你们都留下吧!”齐天回道,并不惧怕对方人多。

齐天一次出手之后,体内星力已接尽与无,映秋同样如此,双手之上看似星力闪闪,实而虚而不实。

两方对峙,齐天傲然无惧,心里却暗暗倒数。

冰晶玉台的存在只有双子星徒可以感知到其中的特殊,先前齐天盘坐修练时就已将玉台了解清楚————若是有人将玉台上的石盒取走,此地将在三十秒后化为无有;当然,玉台上的石盒也不是说取就取的,必须由双子星徒亲自出手,而且还要是一名感知力极其强大的双子星徒。

齐天正是命中注定之人,这才能无阻的取到的石盒。

“你们都退后,守死了出口,我来对付他。”映秋挥手将人员撤回,自已反而走到前来,他心里也明白,手下的几人体内星力已被压制,根本不是齐天的对手。

“也好,我就先杀了你在杀他们。”齐天回道,体内星辰之火运气,不停的抵消着寒气入体。

只有如此,齐天才能再次调动星力。

嗡……!

无形的星辰之火瞬间布满全身,齐天一掌拍向只留下根基的冰晶玉台,刹那间,原本岿然不动的石室发生晃动,墙壁之上生出道道裂痕。

“时间到了。”一掌拍出后,齐天轻声说道,仿佛在预言末日的除临。

随着齐天话音出口,满是裂缝的石室顿时暗了下来,寒冰玉那淡蓝色的光芒就此消失,留下一片黒暗在人间。

在黒暗降临的刹那,齐天身形一转,绕到一边一扑而上。

噗!噗!

两声轻响过后,就是两具尸体倒下。

“不要慌,守住自己的位置,只要有人近前就出手格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映秋脸色阴沉,一声暴喝止住了众人的慌乱。

映秋的安排的没错,他错就错在没有认清形势,习惯性的命令让他害死了手下数名兄弟。若是他们体内星力没有受到压制,挡下齐天也不是没有可能,怪就怪对方体内已无星力可用,更是无法借助感知发现齐天所在。

映秋听到暗中传来的动静,急将感知外放,这一放不要紧,微弱的感知仅仅只能离体两米远,根本不可能发现齐天在哪里。

当他意识命令出错后,身形一动向着记忆中的石门处赶去,正当落在石门前时,耳中紧接着就传来一声闷响。

砰!

一块石头正砸在他胸前,这是他手下之人动了手,不是砸中了齐天而是硬生生的砸在映秋身上。

“是我,别乱出手……”急秋急忙说道。

可是,一旦错失良机,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噩梦。

就在这时,一股强劲的星力暴射而来,直到对方一行人感觉到气浪扑面,眼中才显化出一道长形光梭来。

一瞬间,众人分左右避向两边,体内星力被压制之下,他们不敢硬接只好让出一条通道来。

在对方将生命之路让开时,齐天的身影同一道风般飘过;当对方反应过来时,只能借助破光梭留下的微弱光亮看清那是一个身影。

“给我留下吧!三品星技,虚之僵硬。”看着快速离开的齐天,映秋冷笑一声,手掌一挥之下,一股淡淡的星力飘出,看似虚弱无力,实而气劲冲天。

背后传来的劲风让齐天微微意外,他能利用星辰之火强行调动星力运行,却不知映秋用了什么办法;映秋一击不同凡响,攻击未到,一股靡靡腥风就已出现在齐天前方,好似有一股烂咸鱼的味道,很是刺鼻。

“特么的。”

齐天心中骂了一句,深深吸了一口气,体内本就不多的星力悉数被调动起来,右拳猛然一攥,一颗星力光球出现在手心。

“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破光梭。”齐天说道,右手瞬间甩出,一道星力梭飞出,光梭一出手便将四周空间星力吸入其中,助光梭不断拉长变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