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缘来爱

复杂

缘来爱 徐开珏 1039 2013-03-14 13:02:44

  回到工作室后,我的面色一直都是阴沉沉的,这次倒是换做郝蒙有些紧张了。

“樊小凡,你怎么了?”

我还是一句话不吭,痴痴呆呆的。

“你倒是说句话啊。”郝蒙显得有些无可奈何,“樊小凡!”他大声吼着我的名字。

这次我倒是肯说话了,“你说话那么大声干嘛啊?我不就在你跟前吗?差点把我的耳朵给震聋了。”

“只要你还能说话,就证明你还是正常的。”郝蒙倚在我的格子间挡板上,像是大呼了一口气。

“哟,你还真挺关心我的嘛。”

“是吗?谁让你是思哲的朋友呢?而且你还帮过他,我算是帮他报恩。”

“嗯,就冲你这知恩图报的品质,我开始觉得你是好人了。”我看着他,点了点头。

“行了吧,你。我本来就是好人。”他此刻仿佛一个小孩,和我拌着嘴,随即却又问道:“你到底因为什么事伤心啊?”

“谁要你多管闲事了?”我不打算和他说有关卿平的事。

“难道是情伤?”他笑着说出来,但在一刹那我觉得那个笑容是那么的刺眼,让我无处遁逃,如被照妖镜锁定的妖精,怔怔的,害怕?伤心?不知道是种怎样复杂的感觉。

“恭喜你,猜对了。”我也笑笑,像开玩笑一般。你信,就信;你不信;就别信。

“好了,不盘问你了。你自己的事,自己看着办吧。只是别耽误了工作。如果你还是觉得心里没底儿地话,明天我可以陪你去谈判。怎么样?”

“原来你还是想着工作,我说怎么这么关心我?不过你陪我去谈判,不是,应该是我陪你去谈判,这个还是很不错的,我顺便还能见识见识你的谈判技巧以及……哎,不对啊,大家不是说你很抗拒和女人接触吗?怎么……”郝蒙真是个奇怪的人,难不成抗拒和女人接触的“女人”还是要有一定条件的?

“那当然得看情况。我又不是怕女人,只不过,除了必要的事情,对于和女人接触,我是能免则免。”他的语气又变得如此平稳,让人摸不清他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工作继续中,资料多了,我的脑袋也大起来了。杨帆和卿平?嗯,未婚夫妇。看来,以后和卿平见面的机会也少不了了。因为报道都说,杨帆的未婚夫对其疼爱有加,每次洽谈工作或拍戏,都在现场等候,非常甜蜜。杨帆和郝蒙?也许的确如郝蒙所说,继母没有分到遗产,当然心有不甘,怎么还会和继子保持联系呢?但是,郝蒙每次谈到杨帆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流露,仿佛杨帆不只现在,就连以前,什么关系都没有。卿平和郝蒙?这两个人……嗯,似乎没什么直接联系。但是越对这个案子深入了解,我会发现越来越多错综复杂的关系,越来越多令人费解的问题,越来越多引人入局的谜团……应该是到最后,当谜团解开的时候,我的故事也才真正的结束了。或许,我是不想看懂那复杂的关系,不想看到那谜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