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缘来爱

梦里不知身是客(二)

缘来爱 徐开珏 3076 2013-03-14 13:02:44

  经历过那件事情后,我对许多事想通了,或许,我是真的该改变了,或者说,我该为自己争取了,我必须主动出击了。郝蒙似乎一直想给我解释,但是每次我跟他见面的时候,我都一言不发,甚至都不想瞧他一眼。时间久了,他倒也像忘了这件事,见了我,也还是会东说西说一些,但是都不会再提解释什么的。至于凌汐,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想,有一天我会让她当着我的面承认,她对不起我,她做错了,她后悔了。而思哲,他一直都是局外的人,所以,他不会伤害我,而我也不会伤害他。思哲看出我这些天很不开心,但是因为拍戏太忙了,所以他根本顾不上安慰我。

但是我很惊讶的是,卿平居然给我打了电话。

“对不起,小凡,对不起……”卿平似乎很是痛苦。

我被他这没来由的电话吓了一跳,他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难道他也知道那件事?

“到底怎么了?”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地向他问道。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你不会受伤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我想,事情发生了,说什么都没用了。但是,令我受伤的人,我都还记得呢。

“你难道不想知道原因吗?”此刻,卿平又恢复了他平时的语气,很正常,很正常。但越是这样,我就知道这事很不正常。

“小凡,你有空出来吗?电话里说不方便,所以我想当面和你说清楚。”

“好。”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给出肯定的答复,但是忍了很多天,可能我还是想要知道原因。是啊,就是让我死,你也得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吧。

挂了电话后,我简单收拾一下,就赶到了与卿平约好的地方。没想到的是,卿平居然已经坐在包间里了。

“你来的挺早的啊。”

“小凡,你瘦了。”

“说正题吧。”我坐在卿平的对面。

“我已经知道了所有事,只是我……你让我平复一下心情。”卿平抚了抚胸,继续说道,“事情真的很复杂,还得从我和郝蒙的父母那辈说起。我的母亲和郝蒙的父亲本是一对恋人,但是由于家里不同意,尤其是在那个年代,自有婚姻也不是那么流行,所以两个相爱的人就这么分开了。郝蒙的父亲家里殷实,因此他父亲的事业也越做越大,而我的母亲,回了家乡,和我的父亲——一个普通的工人,结婚了,不过婚后,两人很幸福。事情的转折点是在我17岁那年,也就是我高考前一年,体检时,我的血型……我的血型根本不可能是我爸和我妈的搭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不是我爸的儿子。养了那么大的儿子啊,居然不是自己的,我爸气昏了头,所以把我和我妈赶出了家门。很奇怪,郝蒙的父亲似乎一直都在关注我们,所以我和我妈被接到了北京。我们在北京待了两个月,两个月后,我爸想通了,把我们接回去了,而母亲也没有舍不得北京的生活,所以就回家了。但就是在那两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得知,郝蒙的父亲其实也是我的亲生父亲,当我妈跟我说时,我当场就蒙在那里,傻了一样。但是我妈说,谁养大的我,我就只能认谁,所以也别想着继承他们郝家的家业,我也和我妈起了誓,绝不会认郝蒙他爸。母亲的性子很倔,郝蒙的父亲怎么劝,她都没有让我叫他一声爸。接下来的另一件事就是,郝蒙的母亲出轨了,而且是明目张胆地在家里面,郝蒙的父亲一时气不过,夫妻二人推推嚷嚷之间,郝蒙的母亲一时不注意从三楼的阳台翻了出去,结果等救护车赶到时,人已经断气了,而郝蒙当时虽然只有5岁,但是母亲的死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所以郝蒙长大后,一直都认为是我和我母亲的到来,造就了一切的悲剧,我自然也就成为了他的仇人。”卿平舒了一口气,仿佛把心底的一块大石拿出。

“所以呢?这和……和那件事又有什么关系?”我把整件事听明白了,但是郝蒙要报仇,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一,他知道,我一直都喜欢你;第二,一定是荣海承诺要帮他把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毁掉,让他可以好好报仇。”

“我一直都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我听得很清楚,但是为什么那个时候又要抛弃我,却不给我理由?即使是杨帆的病,但是你可以和我说啊,我会理解地,只要你心里还喜欢着我,我会等你的,等到你陪着杨帆走到她生命的尽头。

“卿平,为什么现在我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还有杨帆的病,其实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是她亲口告诉我的,但是她的口吻是让我离你远远的。”

“小凡,你的确应该离我远远的,这样,你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你也就不会有这些伤害了。”

“你的意思就是,因为你的缘故,所以我和郝蒙,从一开始,都是一个局,一个早已经设计好的局。”

“没错,杨帆也被郝蒙伤害过,现在却轮到你了,他就是要让我身边的人都受伤。”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但是现在什么都发生了,你有什么打算吗?或者说,你想让郝蒙继续伤害你?”

“他最近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动作了,而且他毕竟是我的弟弟,我不可能也去伤害他,所以我只是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理性地看待以前他一直所仇恨的东西。”

“好吧,我知道了。我很感谢,你现在还爱着我,但是,现在就是现在,我想,以后的路,该我自己一个人走了。”

“小凡!”

“没关系,我看到前面的路是窄的,一个人走,刚好。”说完,我转身离开。

我永远都猜不透别人的心,因为我连自己心里在想什么,我都没有搞清楚。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相信卿平所说的话,就当他的话一半真一半假,他会不会是想要利用我去对付郝蒙呢?毕竟,我现在还在郝蒙身边,我也可以随时出手。不想这么多了,他们的争斗,我没有看到,但是我却被卷入其中。而以后,我是为自己而战,不为讨一个说法,只是活得更潇洒一点,不需要顾忌,大胆一点,或许气势出来了,便没有人敢来伤害我了。

第一步是什么呢?嗯,汐汐,为什么呢?四年同窗,好姐妹呢!但是,我甚至在想,这个计划,你到底出了几分力呢?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小凡,你回来了。”

“嗯,汐汐,你怎么没有陪思哲去拍戏呢?”凌汐,你装的出来,我自然也能演得逼真。

“哦,今天是郝总陪思哲去的片场,郝总让我待在家里,等你回来,陪你聊聊天。”

“哟,他对我还真是好。”

“是啊,他说这些天你不舒服,你就好好休息,以后的事以后再想。”

“是啊,他倒是想把以前的事给忘了,但是我忘不了。”

“小凡,到底怎么了?这些天你说话都怪怪的。”

“凌汐,你到底还要装多久啊?”

“小凡,装什么啊?”

“你自己知道啊。我被糟蹋了啊,你高兴吗?你很高兴吧。”

“什么时候的事啊?你没事吧!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呢?”

“郝蒙已经全都和我说了。”

这句话果然奏效,凌汐估计也是想到了,郝蒙也许会告诉我的。

“樊小凡,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装下去了。你知道吗?我讨厌你,非常非常讨厌你。”

“为什么?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

“你难道不知道吗?讨厌你是不需要理由的。班上春游的时候,男生们都顾着和你说话,我呢?我一个人提着锅碗瓢盆在后面走着。谈个恋爱,焦**本不是喜欢我,他只是为了从我这里打听更多关于你的消息。你啊,就算我做错了,你居然还要笑着说没关系。我讨厌你的笑容,你以为你笑得阳光灿烂,但是我觉得你的笑容极其恶心。你难道从来不觉得你的笑很假很恶心吗?还有好多好多,我就是看不惯,我就是讨厌。”

“原来我是这么令你讨厌,那为什么你还要和我做好朋友呢?”

“是啊,不过就是因为这样,班上也有男生讨好我,问问你的消息。而你呢,继续带着你那恶心虚假的笑容,给我关怀,给我爱,自以为是地播撒爱心。”

“我明白了。只是,我们以后还能怎样相处呢?”我准备上楼收拾东西,郝蒙既然已经帮我选了路,那我就会好好地走下去的。

“你一直都这么假,那我们也可以继续演下去啊,继续当一对好姐妹。”

“是吗?抱歉,我做不到。对了,麻烦你和郝蒙说一声,我打算搬出去了,至于和他的那份合约,已经没有效了,我想他会懂的。”

“走吧,既然大家已经说清楚了,我想以后我也再也不用看你虚假的笑容了,你就冷冷地看我,我不会介意的。”

上了楼,我打开箱子,把东西收拾好,装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