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神医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482 2013-07-16 09:37:51

  他以前最经常说的就是:“二哥,你长得真好看。”二哥总是无奈的对着他摇头。二哥很少笑,但对着他,却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甚至还会跟他开一些玩笑。

他曾听母亲提起过二哥和先王妃的事,隐约知道一些先一辈的恩怨,而且母亲说过让他离二哥远点,他知道母亲怕二哥伤害他,但是他感觉得出二哥对他很好,并且二哥只有跟他在一起才会笑,他希望二哥能开心一些,所以宁可违背母亲的话来陪二哥......

仇暮砧望着发愣的弟弟,伸手在他眼前挥了一下:“回神儿了,想什么呢?”

“啊......二哥。”仇暮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在想刚跟二哥见面时的事,二哥这些年越来越好看了。”

“你呀......”仇暮砧无奈的摇摇头,这个轻儿是一点也没变,还记着这个,当年就会缠着自己抱怨着没他好看,三年不见,还是这样。

似轻儿这样的性子,他觉得挺好,所以这些年他会对着他笑,尽量的保护着轻儿的纯真,也保护着自己的愿望。

仇暮砧望着窗外的新叶,恢复了一贯的淡然,轻声问道:“最近将成有什么新鲜事吗?”

仇暮轻这才恍然大悟般的朝自己头上猛拍一下,急忙挤到仇暮砧身边坐下:“二哥不说我都忘了,瞧我这破记性,不过还真有件新鲜事。”

望着弟弟毛毛躁躁的样子,仇暮砧宠溺的拍了拍弟弟的手:“别急,慢慢说。”“二哥,你不知道,这可是大事,最近咱们江城出了个神秘人,号“淡月无影”,来无影去无踪的,收拾了几个专找人麻烦的,后来爹爹动用了很大的势力查都没查清,所幸他没干什么坏事,仅是收拾了几个地头蛇。”

“二哥,你听到我说了吗?”仇暮轻看着一直眯着眼的哥哥,不禁怀疑他有没有听自己说话。

“你说呢?”仇暮砧懒懒的反问。

“还有,二哥,爹爹请了忘泉神医给你治病,这两天就到了,这次一定能治好二哥的病。”想着哥哥的病终于有得治,仇暮轻不禁乐呵呵的。

“神医?那还真是有得治了!”眼底划过嘲讽与不屑,不过仅一瞬,取而代之的依旧是温和,这些头脑简单的仇暮轻当然没有注意到,只是自顾自的兴奋着。

次日,仇暮砧醒来时,天已大亮了,沐王府虽是皇族,但家教甚严,家中无论主仆天不亮就要起身,尤其是府中的少爷都要练功,他的大哥三弟皆习得一身武艺,唯独他,常年重病在身,人人都知沐王府二少爷手无缚鸡之力。只不过托着一身病之福,他可以随意睡到任何时辰。

此时天刚亮,仇暮砧并不打算起身,随意一瞥,却瞧见了桌上的一张白纸。

懒得叫人,仇暮砧随意拉了件外衫,费力的披上,扶着床柱起身,慢慢地走至桌边,拿起那张纸看了一眼,唇角微勾,旋即一张纸化为灰烬,闭目沉思。

“二少爷,您起了吗?”一句小声地询问打断了他的沉思,双眉不悦的敛起,慵懒的声音传出:“进来吧。”门外的人微微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一脸的倦意:“二少爷,老爷吩咐请二少爷早些起来,待会要到客厅见客。”

“嗯,我知道了。”闭了闭眼,他实在不习惯早起,还是有些累,这些人没事就知道烦他。

一番梳洗穿戴后,算是有些精神了。“二哥。”人还未到,就已传来了大呼小叫的声音,不用说就是整天闲的发蒙的三少爷了。

仇暮轻开心的冲了进来:“二哥,好消息啊,神医来了。”神医,不说他还忘了,一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就为这,丝毫不管外边早已艳阳高照,仇二少爷在肚子里抱怨。

看着二哥毫无兴致的样子,暮轻小少爷疑惑了:“二哥,你不开心吗,虽然来的是神医的弟子,但她医术也很高的。”

“什么,弟子?”彻底无奈了,一个初出茅庐的神医的弟子,害得他一大早起来,仇暮轻发现二哥更不乐意了。

“二哥,那位神医姑娘很漂亮的,而且她就是......”仇暮轻继续兴致勃勃的说着,“姑娘,她叫什么名字?”面对哥哥突然的问话,仇暮轻愣了一下:“哦,叫清熙颜,是神医的关门弟子。”

“清熙颜,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