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怪异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410 2013-07-16 09:37:51

  仇暮砧的病情其实甚是怪异,明明早就该归西的命,却硬是一直拖着,若懂武功倒是可以撑着,可他偏不懂武功,若是他将内力隐藏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去哪修得那么深厚的内力,要知道就连她那有些变态的师傅都没那能耐。

想着这些,清熙颜取出针囊和她的那些药瓶,这是她诊病必备的工具,她的这些银针即可救人也能取人性命,敲开了仇暮砧的大门,他倒听话,今日已收拾好一切,不过从神色中依然能看出他的疲惫。“二公子刚开始起得早自是不习惯,久而久之就没事了。”

“二公子若是收拾好一切,那我们便开始吧。”清熙颜出声询问。“好,要怎么做,还请姑娘直说。”仇暮砧爽快的答应,他又不是第一次给人扎针。

“那公子还是进去坐床上,这样会舒服些。”“嗯。”仇暮砧起身,缓了口气,慢慢的往里走。

看着那人走的摇摇晃晃的,清熙颜摇摇头,走在他的旁边,防着这人一头栽在地上,毕竟是沐王府的少爷,在他这神医面前摔了不好交代。

看到仇暮砧安全坐在床上,清熙颜松了口气:“宽衣。”“什么?”仇暮砧皱眉,有些气喘的反问。

“对你来说,隔衣施针是没有效果的,我的针上蘸有药水,必须与皮肤接触才会起效。二公子可明白?”一番直接的回答让仇暮砧有些不好意思,他这些年的接触的各种名医都给他隔衣施针,照她这么一说,全是白扎。

只是他此刻.......看他犹豫的样子,清熙颜有些奇怪:“还有问题?”“没......”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没力气了,那我去叫个下人进来。”清熙颜试探着问,他应该不是不好意思吧。

“不用,寒。”还是别叫别人了,他的脾气不好,向来不准下人进来,那些下人想来都怕他,况且他讨厌别人接近他,只除了寒。

“公子,我帮你。”寒应声出现,并且很聪明的不必吩咐就动手。先是细心地将门窗关严,才过来轻柔的帮仇暮砧除去上衣。站在一旁看着,清熙颜都不禁佩服,这人办事比女人都细心温柔。殊不知寒向来只对仇暮砧温柔,在外人面前他可比阎王还冷冽。

寒办好一切便退到一边,清熙颜走上前坐在床前的小凳子上,将针囊打开,上面大大小小的针密密麻麻的一排又一排,看的寒有些头皮发麻,他这些年也没少见那些大夫的针囊,只是这么多针还是头一回见,真怀疑公子能不能撑住。

此时清熙颜面对着仇暮砧光洁的背,裸露在外的肌肤呈现一种病态的白,一头浓密的头发用一根绸带绑着斜搭在肩上。面对着这样的景象,饶是清熙颜再冷淡,都难免不自然,毕竟她也仅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第一次这样面对个男人。

点燃了烛火,又在旁边放了两个瓶子,取下了一根极细的银针,先放在一个瓶里蘸了一下又迅速在烛火上烧红,又放入另一个瓶中,“嘶......”瓶中的药水碰上烧过的银针发出声响,然后极准的刺在了仇暮砧背上,然后重复这样的做法,半晌仇暮砧的背上已大大小小刺了十多根针,而仇暮砧的额上已附了一层薄汗。

这种扎针方法不同以前的,尽管他习惯了下针,可是毕竟是血肉之躯,哪有人不怕痛的。

清熙颜取出手帕擦了擦手心,她也是第一次这样施针,手心已有些滑腻,细细看了仇暮砧的神色,发现没什么异常,随手用手帕帮他擦了擦额上的细汗。

已有些昏沉的仇暮砧猛然觉得额上清凉了许多,本以为是寒帮他擦汗,却突然闻到一阵清香,勉强睁了眼似乎看到一只纤细的手执了一方帕子在给他擦汗。

发觉寒的眼神有些怪异,清熙颜收回了帕子,开始一根根的收针,每收一根针,仇暮砧都觉得体内的气流有些松动,暗叫不好。

果然,最后一根针刚拔出,体内气流冲出,当即气息散乱,一股股气流乱冲,同时后背一只手立刻覆上,一股热气传入,引导着散乱的气流回归正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