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施针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298 2013-07-16 09:37:51

  良久,两人都未出声,清熙颜一直在沉思:此人的脉象甚是怪异,一般人的脉象是稳健有力的,重病之人的脉象则是浮浮沉沉,时快时慢,这个人的脉象看似虚弱,实际上却是有后劲的,而且仅根据望闻问切就看得出他是幼时受到重创,以致心脉不稳,按理说活不到现在,只是他现在看起来依然能撑着,要么是他运气太好,要么就是有什么内情了。只不过照她看,这人再怎么撑也撑不过,也决计活不过三年了,她倒是有兴趣试试自己的医术,那老东西不是说她的医术已经是天下第一了,夸张。

仇暮砧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回音,看清熙颜陷入沉思,不禁摇摇头:“清姑娘不必费神,治不好就算了,不是什么大事。”

听到这,清熙颜才回过神:“你懂医术?”“略懂。”仇暮砧有些奇怪这个问题,自己其实根本没学过医术,只是久病成医,也算是懂了一些。“那就是不精了。”略带嘲讽的语气。“是。”的确不精。“那你就知道本姑娘治不好。”这次是有些愤怒的语气了。

“这......”仇暮砧不好回答了,自己只是想安慰他罢了,毕竟这病多少人都没办法,怎么就招惹上了,“本姑娘不喜欢有人自以为是,更不喜欢别人替我拿主意,最好别自作聪明。”清熙颜有些愤愤的,竟然有人看不起她的医术。

“那抱歉了姑娘。”仇暮砧心情也不好,这么多年从来没人敢这般说他,偏他还不能生气,什么事儿呀这是。

“二公子,实话说,本姑娘没十成的把握让你痊愈,只是让你以后与常人无异能自理生活还是没问题的。”清熙颜斟酌着语句说话,毕竟是一个常年重病的人,师傅说与病人交流要注意方式,不能打击人又不能太夸张的给人太大希望。她哪知这个病人非同一般,哪里会被打击。

“那就有劳姑娘了。”仇暮砧没怎么在意她刻意斟酌的语气,倒是有些在意那句“自理生活”,他觉得他现在生活也是自理的,又没有瘫痪。

“对了,二公子你当真不懂武功?”想起了另一件事,清熙颜还是有些奇怪,“是的,家父念我身体虚弱,并未让我习武。”仇暮砧如实回答。

“哦......是这样,其实二公子若学些武艺,倒是能强身健体,身子说不定还不会这么虚弱。”她可没漏听,他爹不让习武,自己不能偷练么。

“是吗?那可是可惜了,早知是这样,还不如学些武艺,只是现在似乎来不及了。”仇暮砧叹了口气,状似有些后悔。他有些奇怪为何抓着他会不会武功这事不放了。

“对了,那日还要多谢姑娘相助。”仇暮砧拱拱手,觉得费力,赶紧放下。“不必,我本来没想多管闲事,是那些不长眼的挡了本姑娘的路,清清道罢了。只是二公子怎会有那样的仇人,日后还是要小心些。”清熙颜总觉得那些杀手不简单。

“多谢姑娘提醒,只是该来的总会来,不是躲就能躲过去的,就不劳姑娘费心了。”潜意识里,仇暮砧不想提起这些事,那些杀手是怎么回事,他一清二楚,只是他如今重病在身,朝不保夕,那人怎么就不肯放过他呢。

“算了,你的病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治好的,明天开始,先是施针,看看效果,毕竟这样的病我以前也没见过,只能一步步试着来。”她倒是想借这次试试她研究出来的针刺大穴的方法,能成功的话会好办很多。

“好,明日恭候姑娘的大驾。”仇暮砧点点头,“哦,对了,二公子不妨试着学习一些吐纳之术,虽不能治病,倒是能强身健体,对身体总归有好处。”细心的看着仇暮砧的表情,心里明白了一些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