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往事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905 2013-07-16 09:37:51

  清熙颜回头,有些不耐的瞟了仇暮砧一眼,只觉得他在发疯。那玉佩是她挂在身上多年的,怎会是他的?有些生气的不想理他。谁知平日路都走不动的人,此时竟然勉力走过来:“清姑娘,在下知你不喜闲事,以后绝不再提此事,只是这玉佩.......咳咳......”素来体虚,走过来又说了这些话已是勉强,再次咳了起来。

伸手扶住他:“这玉佩是我的。”清冷的话语落下,仇暮砧微有些怔楞。旋即手上温度消失,仅留下清冷的夜风。

“公子。”隐身的寒突然出现,扶住摇摇欲坠的人,对清熙颜的撒手不顾有些恼怒,公子的身子都这样,她竟然就这么走了。

“那玉佩不是公子的?她.......”寒的话尚未说完,被仇暮砧摇头阻止:“算了,明日再说吧。”

清熙颜手握玉佩,坐在桌边,抚着上面的花纹,心里确实有些疑惑:为何仇暮砧非说这灵犀玉佩是他的,自己佩戴多年,怎会........猛然间,清熙颜站起身,伸向怀中,半晌,松了一口气:她就说,世上怎会有一模一样的灵犀玉佩,何况娘说过这是独一无二的,还叮嘱她千万不能丢了。

复坐了下来,手伸向桌上的药材,还是先配药吧。殊不知,就在她坐的椅子下边,一块洁白透亮的玉佩静静躺着。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向大地时,清熙颜睁开眼睛,昨夜配完药已经很晚了,自己根本没休息多久。

想起一件更加头疼的事,从枕边拿起那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清熙颜郁闷极了,这两块玉佩成色花纹甚至连穗子都是一摸一样的,一夜之间她似乎从一代女侠变成强盗了。

只要想到自己拿起玉佩理都不理人家就走的场景,就忍不住一头栽到地上去,简直是太......太丢人了!

看着从窗缝中进来的光线,仇暮砧知道时候不早了,可是外边还是没动静,难道她知道了.......那就好玩了,想到她懊恼的模样,就止不住的心情好,她应该是懊恼的吧,毕竟名扬天下的淡月无影应该从没碰上这么尴尬的事。

当仇暮砧梳洗完毕,甚至用完了一小碗清粥后,佳人才姗姗来迟,仇暮砧挥挥手,让人将东西撤下,示意清熙颜可以开始了。

“今日不必施针,隔日一次就好。”清冷的语气里似乎有些什么,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有些受不了室内诡异的气氛,清熙颜不太自然的由怀中拿出两块玉佩,递到仇暮砧面前:“这是怎么回事?”

“果然如此,另一块玉佩竟是在你手上。”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有力气站起来。

接过清熙颜手中的两块玉佩,抚着上面的花纹:“此玉名唤灵犀,乃是一对,相传是上古时流传下来的宝物。”

说了几句话,已经觉得很是无力,似乎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嘴角溢出一丝苦笑,只能慢慢挪动着坐回椅子上。

忽然一双手扶住自己,玉指芊芊,仇暮砧不禁怀疑自己在做梦:她一直待他冷淡,他觉得她将自己她的负担,她怎会对他有好脸色。

扶着他坐回椅子上,忆及寒的做法,又将散落的软垫给他垫在背上,顺手倒了一杯茶,想了想,将身上的一个白色药瓶的药倒入水中一些,递了过去。

没有做其他想法,接过水喝下,立时胸口的阻塞感淡化了许多。

“多谢。”唇角微微勾起,看她的态度,这药必定很是珍贵,毕竟效果不一般。

“姑娘的玉佩从何而来?”

“家母所赠,幼时便佩戴着。”这玉佩是她幼时上山学艺前母亲给她的,母亲只说过这叫灵犀玉佩,极为珍贵,世上难寻。

思索了一下,仇暮砧问道:“令堂可是云姓,单名一个芸字。”“正是。”“原来你是芸姨的女儿。”“你认识我母亲?”清熙颜此刻是满心疑惑。

“并不认识,准确说不曾见过。”只是曾听母亲提起,“家母在世时曾告诉我一些,只是我那时年幼,若非姑娘的这块玉,我也记不起这事。”

“究竟是什么事?”清熙颜越发迷惑。

“芸姨可曾向你提过一个叫沈如芯的名字?”

“这......”脑中似乎有什么慢慢清晰起来:“去年归家,娘曾叫我陪她上香,是芯姨。”

“正是,你口中的芯姨便是我母亲沈如芯,她已过世多年了。”谈及母亲,仇暮砧的心情黯淡下去。

心知仇暮砧想起了伤感的事,看他的模样,自己的心情也有些黯淡了:“呃......那这玉佩是?”有意让他岔开这个话题。

“姑娘应知令堂祖籍在京城,而我母亲也是京城人士。”缓了缓呼吸,再次说道:“她们是极好的朋友,因为各自远嫁,母亲便将外祖父送她的灵犀玉佩送了她的好姐妹一半,相约见玉如见人。”

“原来如此。”眉头渐渐舒展,母亲并未跟她说过这么多,想是她经常在外行走,回家的时间不多,也没什么机会告诉她。更何况这是母亲与她的姐妹的约定,跟她说也没什么用,芯姨也已经过世了。

看着因说了太多话使得身体负荷过重的人,他的脸色已过度苍白了,不禁暗自懊恼自己太过心急了,他身体尚未调养好,怎能这么劳累,心里有些歉疚:“你好好休息吧,明日我过来给你施针。”

“嗯,慢走。”实在没有过多的力气客套了。

清熙颜一出门,暗处的寒便落地,慌忙扶住仇暮砧让他去休息,有多久公子没说过这么多话了,定是极为疲累的。

在寒的帮助下躺好的仇暮砧微微思索了一下:“寒,你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