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相信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2189 2013-07-16 09:37:51

  静静躺在床上,回想起自己告诉清熙颜的那些,其实还有一条很重要的没有说,私心里他不希望她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那两块玉佩还在他手上,她竟是忘了拿回去。

同一刻,清熙颜坐在桌边,手里拿着那个小白玉药瓶:自己怎么回事,以前给人治病医伤,也没少肢体接触,常在江湖行走,何时会如此不自在呢。忽然想起,自己的玉佩还在仇暮砧那儿。

清晨,清熙颜收拾着桌上的药材,她这两日连续晚上配药,所配的药应该足够目前所需的,至于以后的,不是她小瞧沐王府,而是那药材只有在那个地方的才能达到她的要求,而那里不是任何人都能进的。

清熙颜过来的时候,仇暮砧已经起来了,穿的是家常便服,玉白色的外衫穿在身上,虽然常年疾病使得身体瘦削,但是衣衫在身上没有任何突兀的感觉,清晰眼眼尖的发现他腰上的镶白玉束带的花色是云锦绣纺的标志花色,仔细看可以发现,那花纹里都暗暗地隐着锦绣字样,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而这样的手艺,也只有云锦绣纺的锦绣夫人才有。

看到清熙颜,仇暮砧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例行公事般在仇暮砧身旁坐下,把脉。脉搏无力的跳着,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停的感觉。

皱着眉,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还难,怪不得有那么深的功力却依然这般虚弱。

“清姑娘,可曾用早膳?”看她的神情似乎自己的病又不好了。

说话间,已有护卫端了饭菜进来,轻言道:“再拿一副碗筷。”

护卫应声下去取碗筷,看着饭菜,脑中有一丝灵光闪过:“可有笔墨?”

“有,在里面,姑娘要用?”讶异于清熙颜忽然的行为,还是回答了。他会在身体好一些时写几个字。

“嗯,你稍等一下。”清熙颜起身进入寝室,因为之前施针时已进来过,也没什么避讳,拿起笔将自己的想法写了下来,身体太弱是她不能急着用药的原因,不能吃药,可以用药膳温补,药力不强,对他的身体却是最好。

手里拿着方子出来,正好护卫为她摆了碗筷,将方子递过去:“以后公子的早膳照这个方子上的做。”

护卫看仇暮砧点了头方称是,“你过去请三公子过来,让他快些。”仇暮砧吩咐道,等护卫下去,才回头对清熙颜解释:“我让寒出去办事,待会施针让轻儿帮忙。”

两人用过膳又等了一会儿,仇暮轻还是没过来,眼看时辰已到,过了时候身体状况就有所改变,清熙颜也没办法了。

“二公子,可否请护卫过来帮忙?”

无奈苦笑了一下:“并非在下不愿,只是这院中下人是不能接近这屋子,刚才差去叫轻儿的尚未回来,另外的一个去取东西了,别的并不.......”

至此,清熙颜算是明白了,除了寒和那两个护卫,别的怕是背景不干净,大家族本就麻烦,仇暮砧又常年不在家,自然没什么自己的人。

“姑娘,我自己来吧,只是动作慢些,劳姑娘等候了。”说着,仇暮砧自己站起身,深吸一口气,这么一点路,他还是能走的。

慢慢的往内室走去,虽然慢,却是走的极稳。跟在后面的清熙颜看着那道玉白色的身影,忽然生出一种悲凉感,凭他的那身武功,还有他的才智,他应该是叱咤云霄的人,他应该站在云端的,而不是就这么吊着命,强撑着活,这么多年的医治,他是不是已经绝望了,也许在他眼中自己跟以往那些大夫没什么差别,扎几针,开两服药,再告诉他他病入膏肓,无力医治;清熙颜不是无能之辈,只要她愿意,只要还有一口气,她就能治,而现在,她决定,一定要治好他。

想到这,往前走了两步,扶住了那道身影,没有在乎那一瞬间的僵硬,很认真的说道:“我能医好你。”很坚定的眼神,让仇暮砧几乎恍了神,良久吐出了三个字:“我相信。”

这么多年了,失望了无数次,这一次就让他再信一次。

坐在床边,仇暮砧自己伸手解腰上的束带,只是手有些无力,怎么都拉不住。

看他有些窘迫,清熙颜放下手上的银针包:“我帮你。”谁知那束带刚在仇暮砧的手上不仅没解开,还打了个死结,这下好了,清熙颜皱眉看那死结,手上不停的解,偏偏作对似的,那结还就是越打越紧。

有些烦躁这腰带耽误时间,不自觉手上用了内力,“嘭”开了,呃......是断开的。

见此,仇暮砧张了张嘴,本来是想说不行就剪了,他的话还没说出来呢。

这样的情况清熙颜也蛮尴尬的,她也不知道怎么一急就用上了内力,这下比她那天看到椅子下的玉佩还难受了。

“二哥,我过来了。”跳脱的三少爷急急地冲进院子,一进来就喊起来了,大哥出去了,他去帮爹接个客人,刚回来就见二哥的护卫在找他,说二哥找他有事,他能不急吗?人家护卫找他找了半天,二哥怕是等急了。

一冲进房间,就感受到诡异的气氛,怎么回事,就是晚了会儿,发生什么事了,清姑娘拿的啥,二哥表情也有些怪。

“二哥,我出府了一会,所以过来晚了,你别生气啊。”小心翼翼的解释,他还是有些怕哥哥生气的,暗叹爹那什么客人,偏今天来,真是的。

“没事。”回过神的仇暮砧看着脸红扑扑的弟弟,他向来最在意他,若不是有正事怎会来晚,也没什么可生气的:“快过来帮忙。”

“哦。”点点头:“可是我要干什么?”

将手中的腰带丢在床上:“帮他把上衣脱了,快些。”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迅速的,仇暮轻帮仇暮砧脱了衣服,扶他背对着坐好。“开始了,三公子注意帮他擦汗。”“哦。”仇暮轻傻愣愣的点头。他有点怕这个姐姐,瞧那一根根的银针,扎在二哥背上,他看着都觉得疼,那姐姐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跟扎在木头上似的。

一根接一根的针扎在身上,虽有些疼痛,真气却丝毫未动,看来这次清熙颜用了新的方法,没有触动他的真气。

手里捏着锦帕不是给仇暮砧擦头上的汗,轻轻地问道:“二哥,你疼不疼啊。”问完又觉得自己傻,肯定疼啊。

“不疼。”清淡的嗓音传来,他早就习惯了,疼,也早就麻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