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回忆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569 2013-07-16 09:37:51

  “你呀,怎么还记得!”仇暮砧无奈的笑笑,仇暮轻认真的望着二哥,多年的求医生涯使得二哥常年不在家,上次回来是三年前吧,这一眨眼有三年没见了。

二哥似乎更加羸弱了,脸色苍白如纸,不过还是很亲切的,自己很小时就知道除了大哥外还有个二哥,也挺娘提起过二哥的母亲与爹爹之间的事,觉得甚是惋惜。那时他还未见过二哥,他一点也不喜欢大哥,大哥给人的感觉很阴森,而且满脑子都是如何算计别人。

他曾无数次幻想过二哥的样子,既渴望见到他又怕失望,不过打从心眼儿里他觉得二哥不会像大哥一样,在八岁那年他的愿望终于实现。

八岁那年,突然有一天父亲说二哥要回来了,他既兴奋又紧张,和父亲一起去接二哥。他站在父亲身旁焦急的等着,直到一顶轿子进了家门,停稳后,轿旁的侍卫从轿中扶出了一个清瘦的少年。

那一刻,他惊呆了,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他脸色虽是苍白的,却丝毫不影响俊美的脸庞,浓郁秀丽的双眉下深若寒潭的双眸,加上那薄削的双唇紧紧地抿着,似在强忍身体的不适。一头浓密但有些微黄的头发用一条发带束在脑后,微微不耐的表情,使得他半天没反应过来。

直到父亲过去扶住了二哥,叫他也过去,他才呆呆的走了过去,却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二哥仅看了父亲一眼就把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他一下子更加紧张了,小小的脑袋低着不知道如何是好,二哥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你是暮轻?”“啊......哦,是。”他紧张得连话都不知如何说。

是父亲笑着提醒他:“轻儿,快叫二哥,你不是一直想见二哥吗?”“二哥。”他这才回过神,小声叫了一句。

二哥将手放在他的头上揉了揉他那两个小发髻,冲他点了点头。他突然不紧张了,他觉得二哥很好,一点也不像大哥。他很喜欢二哥。父亲笑着示意他过来扶着二哥。他小心翼翼的扶着二哥的另一只手。

父亲扶着二哥回了二哥的院子,一路上父亲一直问着二哥的身体情况,二哥很少说话,偶尔的答一句。不知怎么,二哥似乎不太愿意理父亲,他也一直不敢搭腔。

后来父亲看二哥面色疲惫,就让二哥早些歇息,要带他出去,临出门时他一直回头看着二哥,二哥看着他,忽然冲他眨眨眼,说了句:“父亲事忙,明儿让暮轻过来陪陪我。”

父亲很惊异地扭头,二哥依然是淡淡的神色,谁也没看,不过他知道,二哥刚才看他了,这让他兴奋地一整晚没怎么睡,就等第二天去看二哥。

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很快的练完了功,连早饭都没吃直接跑到二哥那,结果二哥的护卫说二哥还没起呢。这让他觉得奇怪,他练功都练了一会儿了,二哥还没起,护卫告诉他二哥向来起得晚。

他不想回去就一直坐在门口等,一会一听房里的动静,终于里面有了动静,护卫说二少爷醒了,他就直接冲了进去。此时二哥正慢慢的坐起来,听到动静不悦的望向门边。

看见是他,脸色立马缓和了许多,甚至微微笑了一下,门口的护卫端着洗漱用品叫了声二少爷,二哥应了句:“进来。”护卫这才进来帮二哥穿衣洗漱。他才知道原来二哥不让人随意进他的房间。

二哥洗漱好后,护卫拿了早膳,二哥看着他笑问:“你什么时候来的,早膳用了吗?”他这才想起自己一大早跑来,又等了半天,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尴尬的摇摇头:“来得早,还没呢。”“坐下一起吃。”

“好”他坐于二哥旁边,饿的也不顾礼节了,直接自己夹菜吃,二哥则有护卫给他盛了饭,自己一点一点吃,看得出二哥拿筷子都有些费力,后来护卫端了一碗药,他闻着就好苦,二哥不耐烦的看着那碗药,不过还是自己一勺一勺的喝完。

“二哥,不苦吗?”他好奇怪,二哥喝药像喝白开水。“苦。”二哥看着他说了一句,“不过习惯了。”“轻儿,我知你性格活泼,在我这不必拘谨,该怎样就怎样,好吗?”二哥很诚恳的看着他。

“哦。”他想了想,然后笑着看二哥:“那我以后天天来看你好吗?二哥。”“嗯。”二哥点点头:“下次不用那么早,我起得晚。”

于是,只要二哥在府上,他一定是天天去看他,只是二哥每次在家都呆不了几天,而且一出去都好长时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