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泄密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2088 2013-07-16 09:37:51

  过了好一会儿,仇暮砧才感觉奔涌的气息平复了下来,同时,后背上的那只手撤了下去,缓缓的睁开眼,对上寒担忧的眼神:“公子,你感觉怎么样?”。勉强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寒帮着仇暮砧把衣服穿上,扶着他靠坐在床上,细心地在腰上垫了几个软垫子,这才走开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仇暮砧。

仇暮砧摇了摇头,并未接那杯水,只是苦笑了一下:“她知道了!”

“请公子示下。”寒低头。不错,他家公子并非不通武艺,而且是内力高强之人。只是身子太过虚弱,内力功夫全用到续命的地儿了,即便不掩饰也没几个人能发现公子身负内力。而且公子身边危险无处不在,暗箭不断,如果公子会武功的事透漏出去,恐怕那人会更加忌惮,公子的处境更加不妙。所以此事连王爷都不知。知道的只有他,公子与公子的师傅,再有就是......至于其他知道的,决不能留情。

清姑娘如今在医治公子,而且“淡月无影”亦不是空谈。事情怕是难办。

“无碍。”良久,闭目养神的人轻轻吐出两个字,“她非多管闲事之人,我会处理。”

“那么,需要通知......”寒迟疑了一下,“不必。”似是缓过了力气,仇暮砧起身下床:“他们还有事,先不忙。”

“是,公子小心。”寒边答话边扶着仇暮砧下床。

另一边,清熙颜收了掌直接回自己的房间。她没猜错,仇二公子并非外界传言的废物,从那天见他被人追杀,到在王府发现他是传说中的病公子,她的医术完全得到师傅真传,她自信不会看错,若非内力支撑他早已命归黄泉,身负武功,又无人知晓,也是一深不可测的人。

她不是多事之人,即便早已发现这些也不动声色,就是不想惹事上身,怎么这事还找上她了,如今即便她不吭声,必然有人要找她了。想想就头疼。

落座于红木桌旁,抬手揉了揉头,心中暗骂那个缺德师傅,把医术传给她就自己溜之大吉,有事就找她,害她又搅上这么大事。心里骂着,手上还是研磨开始写药方,赶紧治好那病痨子走人,回去做逍遥大小姐去。

忽又想起那并不是一般的病,哪那么容易就治好。还是头疼。看了看写好的药方,起身出去。

清熙颜进来时,寒正扶着仇暮砧坐下,桌子上已摆好了早膳。抬手将药方交给寒:“这些药晚膳之前让人给我送过来,一个月之内不要让你家公子再服任何药。”说完也不看任何人,直接转身就走。

“公子。”寒看着仇暮砧,忽然觉得清熙颜似乎像谁,但又想不起来。

“去吧,我自己就行。”仇暮砧摇摇头,觉得寒把自己当小孩子照顾了,连吃个饭都担心。

“那属下告退。”一点动静也没,人已经消失。

“功夫又长进了不少。”拿起面前的汤勺,舀了一点汤,看着自己的手,没一点力气,连端一杯水都不能端久,他都讨厌这样的自己。

清熙颜坐在床上,慢慢睁开眼睛,以针入药本就耗费力气,给那个人调息又费了她不少内力,这会才补过来,她何时这般好心了,淡月无影任何事都不放心上,向来是能救则救,不行就算了,她从小就知道生死由命。

这次,明明就没把握,还是要救,自己似乎很不想那个人死,莫名其妙。

甩了甩那莫名其妙的想法,闭上眼继续调息,这针不是下一次就行,得连着下个十来次,若不调息好,没治好他,自己就垮了。

傍晚时分,有人叩响了清熙颜的房门,“进来。”吐出一口气,清熙颜睁开眼睛,进来的是两个小丫鬟,一人手里端着饭菜,一人抱着一大大的包袱。

“清姑娘好,小婢见过清姑娘。”两个丫鬟齐齐福了福身,其中一个微微抬头“小婢小若,她是柳柳,奉寒公子之命给姑娘送来药材,另外,这是给姑娘的晚膳,小婢二人今日起专门服侍姑娘,请姑娘吩咐。”

“放下吧。”清熙颜吩咐道,:“你们先下去,有事我会叫你们。”“是,小婢告退。”两个小丫鬟放下手中的东西,齐齐退了出去。

翻开那大包袱,里面全是他要的药材,不乏有珍贵之物。不愧是王府,办事效率就是高。

随意吃了些东西,叫了小若进来把饭菜收拾了,翻了翻药草,思索着如何配药才能既不伤身又有奇效。毕竟仇暮砧的身体太虚,用药稍有不慎,就会反噬其身。

自己又知道他那么大的秘密,虽说不怕什么,可毕竟麻烦。

“清姑娘,公子有请。”声音从外面传来,是寒。放下手上的药,从容起身,她倒要看看仇暮砧打算怎么办。

仇暮砧的房门虚掩着,清熙颜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去,既然人家请她,自然是等着,想必没什么不便。

屋里只有仇暮砧一人,仰躺在窗下的躺椅上,微微闭着眼睛,月光洒了进来,映的那泛着病态的脸庞如玉温润,清熙颜微微晃了一下神,随即又清醒过来。

“请坐。”清熙颜依言坐了下来,等着他开口。

似乎他不打算说什么,半晌,依旧没有声音。清熙颜有些不耐烦的皱了一下眉,刚要开口。

仇暮砧仿佛知道一般,开了口:“在下相信姑娘。”“那这又是为何?”清熙颜挑眉。

“不为何,只是常年疾病在身,孤独了吧,想跟人聊聊天。”这番话极是诚恳,只是面对如此深藏不漏的人,清熙颜很难相信。

既然不说就算了,清熙颜耐心耗尽,起身打算离开。同时,躺椅上的仇暮砧忽然翻身起来,匆忙之下,或是吸了凉气,猛烈的咳嗽起来。

见此,清熙颜也不便离开,伸手扶住他,把人扶到床边坐下,又倒杯热水放在仇暮砧手里,“清熙颜不爱江湖闲事。”说完这话,起身离去,走到门口,又折回关上窗户:“夜深露重,不想病情加重就少吹风。”一步踏出踩住了什么,捡起一看是自己的玉佩,放入怀中准备出去。

“清姑娘,那玉佩是在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