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景州清家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959 2013-07-16 09:37:51

  景州城,一座华丽的朱红色高墙深宅内,一个红衣丫鬟轻声叫着站在廊下的贵妇:“夫人,您还是回屋歇会吧,这风凉。”

“红儿,小姐不是传信这两天就回来吗?”被唤夫人的女子脸上笼着淡淡的忧愁。

红儿走上前,给那夫人披上一件外衣:“夫人,等小姐回来,红儿第一个告诉夫人,夫人还是先去歇会吧。”

“不,等熙颜回来了我才安心。”被唤作夫人的女子正是清熙颜的母亲,清府正室夫人云芸。

“那夫人到里面坐着吧,外面风大。”拗不过红儿,云芸便由红儿扶着往房里走去。

“夫人,夫人......”橙儿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红儿皱起眉头,走到房门口:“叫什么叫,没规矩,吵到夫人了。”

“红姐姐。”橙儿扁扁嘴:“三小姐回来了,这会正朝这边来呢。”

“真的?”红儿兴奋地往房内跑去,清夫人云芸已经满脸喜悦的走出来了:“我听到了,熙颜回来了。”

“是啊,夫人,三小姐马上就过来了。”红儿忙伸手扶住她。

“娘。”说话间清熙颜已走了进来,看到站在门口的母亲连忙扶住,看了红儿一眼,红儿会意,拉着橙儿福身告退。

清熙颜扶住母亲的手腕:“娘,您身体不好,要多休息,怎么还在门口吹风?”

“娘是想早些看见你。”清夫人笑着抚了抚女儿的黑发。

清熙颜笑着对母亲道:“娘,女儿想吃您做的云片糕。”在母亲面前,清熙颜不是神医,不是侠女,不是淡月无影,只是一个对母亲撒娇小女儿。

“好,娘现在去给你做。”清夫人说着就要往外走。

清熙颜连忙拉住:“娘,您先休息,女儿让红儿把材料备好,晚膳时我陪您做。”

“好,熙颜怎么说就怎么做。”清夫人笑吟吟的由熙颜将她扶到床上。

“熙颜,去看看你爹吧,你们父女也很久都没见了。”清夫人突然提到,上次熙颜匆忙回来问玉佩的事,正好老爷有事出去了,根本没见到,这一下又隔了半年才回来。她的女儿何时才能安定下来?

“嗯,娘先休息。”看着母亲安然睡下,清熙颜又给她细细把了脉,这才起身回自己房里换了一身衣服。

回了清家,她就是清府三小姐,自然不能穿那一袭黑衫,短衣窄袖,换了一身淡紫色的绣衫罗裙,望着镜中飘逸灵动的女子,有多少年没穿过罗裙了,拆去头上的发带,别上两支珠花发簪,一个清丽出尘的大家闺秀缓缓步出房门。

书房里,清家现任家主清熙颜的父亲清风远看着自己的三女儿,眸中一片喜悦:“颜儿,快过来坐,。”

清风远拉着女儿细细打量着:“在外面受苦了,瞧你瘦的,你这孩子,怎么说你都不听,就是不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外面哪有家里好啊?”

“爹,女儿很好,您就别操心了。”知道自己老爹的性子,清熙颜赶紧找空打断,要是任由他说,说到晚膳时自己也别想离开。

“你这孩子......”清风远对这个女儿素来无奈,这孩子自幼拜了个古怪师傅,说带她走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就走了,这孩子,这些年基本都在他那山上长大,倒是学了一身好本事,一个不留神,人就不见了。

“熙颜,你今年可都十八了。”清风远一提这个,清熙颜暗叫不好,果然,“你姐姐可是十六就出嫁的,你外甥可都叫你小姨了,你......”

“爹啊,女儿想起来了,我得去叫红儿备材料,我答应娘晚上陪她做云片糕呢,女儿就先走了。”

清熙颜迅速闪出书房,都恨不得使轻功了。

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清风远叹了口气,这丫头从来没好好听他说话,他一说她就跑,女儿大了,若再不议婚,可就不好了,偏这孩子又是个有主见的。

“老爷。”清风远抬头就看到妻子走过来,放下手里的东西,赶紧扶住娇妻:“你身体不好,跑这么远做什么,有事着人叫我一声就好。”

云芸温柔一笑:“我没那么娇弱,这几步路还是走得了的。”

“好好,我不是想你好好歇着吗。”清风远扶着妻子坐下,自己站在旁边搂着她:“熙颜睡了?”

“嗯。”提起清熙颜,云芸满脸慈爱:“那孩子整天在外面,怕是累坏了,用了晚膳就回房休息了。”

“夫人,你可是考虑熙颜的婚事?”能让妻子这么晚过来找他,也就是有关女儿的事了。

提起这,云芸仰头望着丈夫:“老爷,熙颜自幼在外行走,极有主见,她的婚事我们怕是做不了主,我倒不反对她自己做主,只是担心她一直拖着。”女儿家是最熬不得的。

清风远叹了口气:“那依夫人来看,要怎么办?”

云芸想了想道:“我倒有个人选,只看熙颜是怎么想的了。”

“夫人说谁?”清风远问道。

云芸柔柔一笑:“老爷可记得如芯姐姐?”

清风远眉头深锁,想了一番才道:“你是说沈小姐。”不是嫁给沐王了。

“对。”云芸点头。

“可她不是已经过世了?”清风远疑惑。

“如芯姐姐是走了,可她还有个儿子啊。”云芸道。

“熙颜与他?”清风远摇头:“那个孩子听说是重病在身,熙颜哪会看上他,再说他那样......”

“老爷。”云芸反驳道:“重病又如何?你忘了咱们熙颜是干啥的?而且熙颜应该是见过他了,不出意外,熙颜这次医治的对象就是他。”

“你怎么知道?”清风远越发惊奇了:“熙颜说的?”不会吧。

“不是,我猜的,熙颜问我灵犀玉佩的事了。”熙颜以前从没问过,突然问起绝对是有人跟她提了,而这世上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如芯姐姐的儿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