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忘泉山谷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2026 2013-07-16 09:37:51

  戚怜墨忽然转头看向仇暮砧:“我们之中,暮砧跟清姑娘比较熟,可以让暮砧帮忙说说。”

仇暮砧摇摇头:“我跟她只是大夫与病人的关系,她怎会听我的。”心里想的却是清熙颜怕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装作不知道,至于为什么,他还没想清楚。

戚怜墨不放弃道:“子砚可以抽空好好跟人道歉。”

仇暮砧拍拍戚怜墨:“这事我们管不了,只能看着。”

“唉......”冷子砚再次叹气,真麻烦呀,他怎么就惹了这么个大神。

马车晃晃悠悠的走了八天后,走到了忘泉山山脚,几个人走下马车,看着青翠的山林,戚怜墨道:“传言忘泉山无人能进,倒是可惜了这番美景,无人有幸欣赏。”

冷子砚撇撇嘴:“清熙颜看似还没到,咱们怎么办?”

戚怜墨挥开折扇摇了摇:“当然是等着了。”

说话间,一道白影由林内飘然而出,落在几人面前,仔细看去,竟是换了一身白裙的清熙颜,此时的清熙颜一身白衣,满头青丝以一根白色的丝带系着,在山风中微微飘动着,额上垂着一粒白色的明珠,整个人仿佛是九天之外的仙子。

几个人不由有些看呆,连冷子砚都忘了要躲开清熙颜了。

戚怜墨最先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抱拳对清熙颜道:“在下失礼,清姑娘可是早到了?”

这一声,惊醒了另外两个人,两人一时都有些尴尬,忙转过脸去。

清熙颜不耐烦道:“我三日前便到了。”自己回了趟清家,竟还比这几人先到,她差点以为他们路上出事了。

清熙颜其实耐性并不好,她在这山口等了几天,心情自是糟糕,因此语气也不太好:“忘泉山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你们三个可以进来,至于护卫让他们回去。”

听到清熙颜的话,冷子砚有些惊异:清熙颜竟然没找他麻烦,还让他进。

戚怜墨与冷子砚本以为忘泉山不让外人随意进入,准备把仇暮砧送来便回去,听清熙颜如此说,自是要跟着进去,看看忘泉山究竟有多奇特,况且还有美景欣赏。

吩咐了护卫回去,四人一同进山,清熙颜道:“山内阵法遍布,变幻莫测,不想死的话,就跟牢了。”忘泉山的山林咋一看很是普通,可是一旦走在里面就会觉察出不同,山内的迷阵一重接着一重,普通人根本走不进去,即便走进去也是在山脚打转的份。一行四人,清熙颜走在最前面,不停变换着步伐和路线,后面跟着仇暮砧,再后面是冷子砚,最后是戚怜墨。

仔细的跟着清熙颜的步伐,后面三个人暗自心惊,怪不得忘泉山无人能进来,他们跟着清熙颜走尚且记不住路线,没进来过的更加无法摸清路线。

一排三座竹屋,屋前是一个小花园,旁边一条小河,碧色河水潺潺的流着,地方倒是清雅,向上望去,才发现他们身处一个山谷之中,四面环山,无人能进的忘泉山内竟有如此美丽的景色,三人倒是不虚此行。

走近竹屋时清熙颜周身的气息忽然变了,“出来。”

右边的竹屋内走出一身着紫衫的妙龄女子,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挂着笑,走近清熙颜道:“您就是少主吧,小婢名叫紫凝。”说着弯身行礼道:“紫凝见过少主。”

清熙颜皱眉:“谁让你来的?”师傅十多年都未带外人入谷了。

紫凝欢快的答道:“是碧溪散人带小婢进来的,他嘱咐小婢说少主一定会带人回来,叫小婢先收拾一下。”看着四个人道:“可是,主人没交代带几个人,这屋子不够住啊。”

“先进去。”清熙颜受不了女子的活泼劲儿,走向屋里。

几个人走进中间的竹屋,落座在屋内的竹椅上,紫凝端出几杯茶水给他们。

冷子砚端起来尝了一口,霎时眼睛亮了:“这茶味道真不错。”仇暮砧与戚怜墨也点头附和,茶的味道确实极好。

清熙颜端起尝了尝,这茶她从小就喝,没什么感觉了。

紫凝手捂小嘴笑道:“公子好眼光,这可是谷里特有的雪瑞甘露,别处喝不到。”

清熙颜起身道:“左边是我住的,师傅不在,剩这两间你们自己分,无事别来找我。”说罢转身离开。

“这......”戚怜墨几人对望,两间怎么也不够分啊,那个丫头得自己住,他们三个挤一间吗?

“几位公子,没事的,我们可以再盖一间啊,山里有很多竹子,足够盖十来间房子。”紫凝飞快的建议,因为尚不知道几人的名字,只能都叫公子。

冷子砚惊呼:“盖房子?”谁会盖房子啊?仇暮砧身体那个样,他和戚怜墨虽是江湖中人,可也算是贵公子,怎么会这个?

“是啊。”紫凝完全不懂怎么回事,几个大男人盖间小竹屋而已。

戚怜墨摇摇头,盖就盖吧:“紫凝姑娘,这竹林在何处?”总得先砍点竹子吧。

紫凝一面跑开一面叫着:“公子等等,小婢带你们过去。”不一会儿,紫凝手里拿着几把斧头还有绳子之类的,跑了过来:“公子,走吧。”

紫凝带着戚怜墨和冷子砚人跑到了山谷东面的半山腰,是一大片的竹林,将斧子递了过去:“公子,开始吧。”

手拿斧子,冷子砚怎么拿怎么别扭,他的手是拿剑的,哪会拿这东西,把那么短,手挥斧子朝竹子砍过去,竹子摇了摇,竹竿上有一道细细的裂痕。

紫凝看着心急,叫道:“公子,你多劈几下,它就断了,快点吧,天黑了就不好下山了。”

冷子砚郁闷的看着斧头,直接扔了,一掌朝竹子拍去,“轰!”竹子倒了,冷子砚满意的点头,这才对嘛,回头朝戚怜墨喊道:“快,把你手里那玩意扔了,一掌一棵,天黑前咱就能下山。”

戚怜墨扶扶额,将斧子丢下,照着样子一掌一棵的劈,算了,反正出去也没人知道,丢人也丢不出这忘泉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