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难事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754 2013-07-16 09:37:51

  “他是圣医,养生之道不在少数。保持容颜不老不是什么难事。”寒说道,他其实一大早就到了,只是进不来这山谷,在外面徘徊了许久了。

仇暮砧点头,转身向竹屋走去:“你们就接着搭房子吧,本公子回去休息会儿。”

寒抬步想跟着仇暮砧,结果发现自己衣襟后摆被扯住了,转脸就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嘿嘿的笑着:“他回去睡觉能有什么事,你还是留下帮忙吧。”冷子砚边说边扯着寒向那一堆散乱的竹子走去,戚怜墨负手跟着。

寒看着一地的狼藉无奈的摇头,这两个人是要身份有身份,要功夫有功夫,在家有现成的房子,出门住客栈,哪做过这些活?

三人听着寒解说指挥,才知道大致要怎么搭这竹屋,只是尚未付诸行动,忽然看到清熙颜由屋内走出,以轻功向远处飞去,紧随其后的是狗皮gao药似的碧溪散人,嘴里叫着“小颜丫头,等等我!”施展轻功追去,两人一前一后飞走,轻功路数如出一辙,同样的技艺高超,不难看出两人的师徒关系。

几个人看完了闹剧,又收拾心情开始搭建他们的小房子。

在房内打坐的仇暮砧听着屋外的动静,双目依旧紧闭,只是唇角多出了一抹笑弧,他深切感受到碧溪散人的缠人功夫,最起码他听着是从没停止的说话,且每一句都不离“小颜丫头”,难怪清熙颜给气的跑出去了。

等紫凝过来叫仇暮砧时,天已擦黑了,冷子砚他们已勉强搭了两间简陋的住屋,虽说勉强,但最起码不用跟仇暮砧挤一间睡椅子了。

落座时,清熙颜与碧溪散人都坐在桌旁,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清熙颜冷着脸不说话,破天荒的,碧溪散人闭上了他那一直唧唧喳喳的嘴,只是眼睛不时在清熙颜与仇暮砧之间看来看去,搞得一桌子气氛诡异。

“啪。”清熙颜将手中的筷子摔在桌子上:“你看够没?”

“呃......”一桌子的人顿住,同时看向她。

似是满身的气没出发,清熙颜豁然起身向外走去。

碧溪散人孩子似的抓抓头:“你们吃,继续吃,我去看看。”说罢起身走出去,转身时暗暗地叹了口气。

“怎么回事?谁得罪她了?”冷子砚嘟囔道,这姑娘脾气怎么还是这么暴躁。

紫凝端着一碗汤走进来,笑嘻嘻的问道:“主人又惹了少主?”给每人盛了一碗汤:“各位公子先喝吧,他们每次见面都这样。不用担心。”

仇暮砧端着碗,却没往嘴边放,与清熙颜相处几天,对她的性情还算了解,如果仅仅是与她师父斗气,绝不会如此失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暮砧?”冷子砚看他发呆就叫了一声,见没反应又伸手在他眼前晃晃:“暮砧?”“啊?”仇暮砧回神儿:“怎么了?”

冷子砚仰天吐口气:“是我问你怎么了才对,碗里的汤都凉了,你还端着,一口没喝,你干嘛呢?”

仇暮砧看看手里发凉的汤碗,放在桌上:“不太对劲。”

戚怜墨微微一笑:“你也觉得?”

“你们?”冷子砚疑惑,转瞬见两人一起投过来的目光,猛地恍然大悟:“的确不对劲啊。”又凑近一些问道:“到底什么不对劲啊?”

“你......”戚怜墨一脸晕倒的表情,同情的看他一眼,朝清熙颜刚才的位置上努努嘴。

又想了一会儿,冷子砚终于点点头:“嗯,她是不大对劲。”

“可你们猜得出原因吗?”笑眯眯的凑近两人。

戚怜墨好笑的看着他:“你猜得到吗?”

“我吗?”冷子砚神秘一笑:“当然猜得出。”

“那你说是为什么?”戚怜墨笑问,对他并不抱什么希望,要知道只要在他的身份之外,冷子砚向来不在状态。

“呐。”冷子砚下巴朝仇暮砧一抬,意思很是明显。

这次戚怜墨没再笑,与仇暮砧对视一眼,眼里的深沉很是明显,如果冷子砚的猜测不错,那就是仇暮砧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了。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良久,仇暮砧闭上眼,难道是命中注定吗?

戚怜墨手搭在仇暮砧肩上:“我们只是乱猜的,未必就是。”

仇暮砧点点头:“我知道,你们放心吧,我没事,都回去休息吧。”说完率先起身朝卧室走去。

戚怜墨与冷子砚对视一眼,现在只希望他们的猜测是错的。

小溪旁,清熙颜一身白衣站在月光下,碧溪散人远远望着她摇摇头:“小颜。”

“你过来干嘛?”清熙颜没好气的问道,这个师傅,她下午威逼利诱了半天,他才把“丫头”那俩字给去了。

“世事天定,你从小我就教你了,你又何必呢?”碧溪散人劝道。

清熙颜闭上眼,一丝痛楚闪过:“师傅,当真......就没一点办法了?”

摊摊手掌,碧溪散人无奈道:“我虽是圣医,可我是人,不是神,未来的事我哪知道。”摆摆手转身离开:“那小子占了我地方,抢回来去喽。”

看他离开,清熙颜无奈一笑:其实他真的很好,只是习惯了吵吵闹闹。想起他离开前的话,清熙颜蓦然眼前一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