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圣医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253 2013-07-16 09:37:51

  偌大第的空地上,散散乱乱的堆着大堆的竹子,竹屋的侧面,地面上还斜斜插着几根竹子,更令人惊异的是:不时地有两道身影飞来飞去,地面上还有一道忙碌的紫影,不是的抬头喊道:“戚公子,这边。”“冷公子,你拿的那根太细了。”正是紫凝与戚怜墨,冷子砚三人。

仇暮砧走近问道:“墨,子砚,你们这是.......”

听到声音,冷子砚一个翻身落在仇暮砧面前,手里还拿着半根竹子:“看不出来,盖房子啊。”

“我知道,可你们会吗?”仇暮砧挑眉望着空地上斜斜插着的竹子。

戚怜墨也轻飘飘的落地,扶额哭笑:“不会也没办法。”他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从来都没做过这些事。

冷子砚将手里的东西扔下,一屁股坐在地上:“要是寒在就好了,他肯定会。”

清熙颜远远地就看出这是怎么回事了,面无表情的往竹屋走去,忽然,清熙颜猛地一惊,面色微变朝谷口的方向望去,果然,一道天青色的身影稳稳飞来。

“小颜丫头。”听到这声音,清熙颜望着那道身影,眼里满是愤愤的意味。

“小颜丫头,你这么看着我,可是看上我了。”来人约摸二十多岁,温润的面上可以看出那皮肤比女子都细腻,两眼炯炯有神的望着清熙颜,一身天青色的衣服配着天青色的发带,随风而来时,襟带飞舞,犹如谪仙下凡。若说仇暮砧是光滑的墨玉,那他便是温润的白玉。

见此情况,正聊天的三人也停下来望着这边,猜测来者是何人,看似与清熙颜很熟。

仇暮砧皱眉看着那人对清熙颜的笑容,忽然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顿时眉头松开了,难道他是......

“我有没有告诉你不准这样叫我。”清熙颜冷漠的说道,不过不难看出她隐忍的怒气。

“小颜丫头,你从小我就这么叫,这一时半会哪能改过来啊。”来人继续面带微笑的说着不疼不痒的话,暗地里却在观察远处的几个人,根据面相便看出其中的仇暮砧,细细观察了一会儿,点点头,还配得上他的徒弟,只是这身子得好好调理,他的徒女婿可不能是病秧子,说出去多没面子。

来人正是清熙颜的师傅,江湖人称圣医的碧溪散人,只是无人知其本名罢了。此人师承上一代圣医,上一代圣医死后没多久,他也销声匿迹,这也是为何这么多年沐王爷未能寻得他为仇暮砧医病。

清熙颜被一声声的“小颜丫头”弄烦了,直接往屋里走,选择无视这个老烦人精。

碧溪散人见状,在后面追着清熙颜进去。

这两人进了内室,远处的三人才开始交谈,戚怜墨似乎是在想什么,冷子砚疑惑:“他是谁啊?”

“你很快就会知道。”仇暮砧闲闲的接话:“而且你梦想成真了。”

还没等冷子砚回过神,远处一道黑影踏空飞至,单膝下跪:“拜见公子。”仇暮砧扶住寒:“快起来,你忘了,我说过你不需要行礼。”

“寒,你来了。”冷子砚兴奋地跳起来,有救了。拉着寒就要过去。

戚怜墨拉住他:“寒已经来了,又跑不了,你急什么?”“呃......也是!”冷子砚抓抓头,他是太过兴奋了。

“寒,刚才那个是清熙颜的师傅,现在的圣医。”仇暮砧虽是问话,却是肯定的语气。

寒颔首:“是的,他就是圣医。”

“这也太年轻了吧。”冷子砚嘴角抽搐,看起来跟他们三个不相上下的年纪。

戚怜墨回他一句:“你要知道当年他成名的时候,你还是奶娃娃呢。”

“难道你不是?”冷子砚反问,他们差不多大,都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