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叫我暮砧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641 2013-07-16 09:37:51

  几个人离开以后,忘泉山恢复了曾经的宁静,仇暮砧与清熙颜时常早出晚归,紫凝一个人也没什么事,整天静悄悄的。

戚怜墨几个人走了以后,仇暮砧越发想要早些走出山谷,经常一整天呆在忘泉医病练功,清熙颜依旧隔几日为他把脉配药。

转眼又是两个月过去,仇暮砧从忘泉之中走出来,催动内力烘干身上的水分,穿戴整齐,慢悠悠的走上山顶,竟然看到已几日未露面的清熙颜一袭白衣坐在山崖边,身旁放着从不离身的宝剑。

仇暮砧顿了顿,抬步向清熙颜走去,刚刚走近就感觉气势有变,凌厉的掌风迎面而至,仇暮砧一个旋身躲过掌风,便见原本坐在地上的清熙颜依然凌冽的站在他面前,手中拿着她身旁的剑,并未出鞘。

看他躲过掌风,清熙颜握着剑迎面打过去,仇暮砧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也迎面对上,顷刻间只见两道白影闪来闪去,两人皆是高手,你来我往的打了一百多招竟是不分上下,清熙颜眸中溢出一份赞赏,两人同时收招。

清熙颜席地而坐,示意仇暮砧也坐下,“仇公子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假以时日,必是难逢敌手。”清熙颜的话不假,仇暮砧功力尚未完全恢复就能与清熙颜打个平手,谁知道他功力到底到哪种程度。

仇暮砧微微一笑:“还要多谢清姑娘的医治之恩,若不然,在下怕是要不久于人世了。”

清熙颜侧脸看看他:“如仇公子此般人才,如若因此丧命,可真是天妒英才了。”

仇暮砧没有错过清熙颜的任何一丝变化。想了想复又问道:“清姑娘,在下的身体真的在恢复吗?”

听见这样的问话,清熙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仇公子莫不是信不过我清熙颜的医术?”

看她的表情不像作假,仇暮砧暗松了口气:“怎么会?只是这些年到处走访,忽然说可以治好,总是觉得不太真实罢了。”

清熙颜道:“仇公子莫不是觉得刚才与我过招的是别人。”

仇暮砧忽然想笑,素来冷清的清熙颜也会开玩笑,想到清熙颜的反常行为,“清姑娘,可是有什么麻烦吗?”

“啊?”清熙颜惊愕了一下,随及想到仇暮砧之前的问话,原来他想岔了,“没什么,我会解决。”脸色似是有些不自然。

看她不愿说,仇暮砧也不再追问,如果有什么大事,待他出去了,自能查出。

看着清熙颜不自然的脸色,仇暮砧觉得自己二十年冰冻的心解封了,曾经因为身体的缘故,他从不考虑儿女情长,一门心思扑在自己的事情上,他父亲沐王爷曾起过为他娶妻留后的念头,只是他坚决不同意,如果无法给一个未来,又何必耽误人家一辈子。如今他身体好转,倒是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清姑娘。”仇暮砧暗想着自己的话说出去后清熙颜的表情。

清熙颜随口答道:“什么事?”只是觉得仇暮砧看她的眼神有些怪,说不出来的怪。

“在下有一个提议。”仇暮砧顿了顿,“不知姑娘可介意在下叫姑娘一声熙颜。”

“呃......”清熙颜忽然觉得不知该如何作答。

“姑娘,我们相识已久,怎么也算朋友吧,这朋友之间公子姑娘的岂不生分。”仇暮砧继续游说。

“好像......是吧。”清熙颜觉得脑袋当机了。

“那熙颜就直接叫我暮砧吧。”仇暮砧趁机提议道。

“我......”真讨厌,清熙颜觉得自己快疯了,真受不了这种感觉。仇暮砧好像变了,比原来还要捉摸不透。嚯的起身,咬咬嘴唇:“我先回去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身影,仇暮砧心情蛮好,自打病了之后,心情从来没有这么舒畅过,第一次开怀大笑。

听到背后飘来的笑声,清熙颜愣了一下:他笑了。自打见他之后第一次听到他笑,按耐住回头的想法,清熙颜施展轻功直接跃下山顶。

回到房里,清熙颜抓起桌上的水杯,一口气灌了好几杯水,坐在床边想起仇暮砧的话,他是什么意思?

由怀中掏出那块灵犀玉佩,磨蹭着上面的花纹,想起上次回去问娘时,娘激动地表情还有她的话“心有灵犀”,翻来覆去,哪里有心有灵犀嘛!

清熙颜将玉佩塞回怀里,没有看到玉佩上一闪而过的红光。

同时仇暮砧系在腰上的玉佩也有一道红光闪过。

“少主......”门外是紫凝的声音,“什么事?”清熙颜冷声答道。

“少主,该吃饭了。”紫凝回道,“仇......公子呢?”清熙颜问道。“仇公子正等着少主呢。”

“我知道了。”清熙颜理理身上的衣衫,起身出去,紫凝站在门外,手里捧着盆子,清熙颜洗了洗手,来到饭桌边,仇暮砧正坐在桌边,唇角微微勾起,昭示他心情很好。

“熙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