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怜墨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964 2013-07-16 09:37:51

  第十二章

说完见鬼似的看着仇暮砧,“你你你.....”“怎么?”知道他说什么,他自己也很惊喜。“你倒水。”好不容易把话说完。

“是,我在倒水,你可以把嘴闭上了。”十几天的时间,他就能端茶倒水,自己到处走,还不觉得累,说不惊喜是不可能的。

闭上了嘴,才想起还有一件事:“等等,寒说你要去忘泉山。”点点头:“是,我想早点好起来,到时你们就不必这么辛苦了。”

“可是,墨还没到,你不等他了?”

“后天出发,墨应该能赶到。”这次去了,就要一年才能出来,如果见不到,就可惜了。

“好吧,其实我跟墨可以陪你去的,再不济,也要把你送过去。”上次的刺杀,他跟墨知道后都吓死了,生怕他在出意外。“万一再出事,难道指望那个女人救你,那么小气。”

听着冷子砚嘟囔的话,心里疑惑到底是什么事。

却不想话刚落下,冷子砚心里一惊,翻身而起,他刚坐的地方已有三根银针没入石椅。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道剑光。

“杀人啊你。”嘴里虽叫着,却是赶忙躲开那道剑光,清熙颜持剑而立:“姓冷的,你敢再说一句。”刚走近院子,就听见他的那句:“万一再出事,难道指望那个女人救你,那么小气。”真是气死她了。

指望她?他以为她呆在沐王府干嘛,像他这种卑鄙小人,根本就是欠教训。

手上挽起剑花直直的朝着冷子砚刺去,冷子砚身子朝地面倾斜,堪堪躲过,还未喘过气来,清熙颜手腕翻转,剑光斜划过来,冷子砚慌忙用上轻功原地跃起,落在清熙颜前方三丈处,随及觉察出不对劲,探头间清熙颜袖中已飞出三根银针,“喂,你不是吧!”惊呼声中,冷子砚慌忙躲开,三根银针身旁的树干内,吓得冷子砚头上都冒出了虚汗,两人你来我往的在院子里过这招。因为一面要与清熙颜拆招,另一面还要躲着时不时飞来的银针,冷子砚的情况堪称狼狈,发髻已有些散乱,几缕发丝散在面上,衣衫微乱,倒别有一番风味。

“砰!”的一声,一枚石子打在朝着冷子砚飞来的那根银针上,银针落地,两人也随之分开,清熙颜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只是不难看出她的怒意,冷子砚气喘嘘嘘的落地:这女人太狠了,他几乎都躲不过。

场面一时静的出奇,仇暮砧神色温润的倒了一杯水,抬眸望去:一袭蓝衫缓缓落地,看到来人的同时,冷子砚笑了:“你终于来了。”

“是,我再不来,你们不知要闹成什么样。”来人淡淡的笑着。望向清熙颜:“清姑娘,在下戚怜墨,久仰淡月无影的大名。”戚怜墨?清熙颜暗叹:这个仇暮砧,交的朋友来头倒不小。回礼道:“不敢,是久仰戚宫主的大名才是。”

“呵,姑娘竟知墨的身份。”谈笑间看向仇暮砧:气色果然好多了。“在下只是猜测,宫主的武功出神入化,再联系上名字,不难猜测。”清熙颜回答的落落大方,她平生少有佩服的人,迄今为止她师傅姑且算一个,再有就是这个戚怜墨了,只因他的墨尘宫在江湖上势力庞大,广负盛名,却从不欺压小门小派,还时不时帮江湖上的人处理纠纷,往往让人心服口服,而墨尘宫门下弟子成千上万,广布江湖,却从不曾有任何不利传言传出,可见其治下之严,御下有方。

“还未多谢姑娘为暮砧医病。”戚怜墨真诚道谢。

“不必,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想起这事就得想起那个懒散师傅。“若真要谢,也等他完全康复再说。”

“你们干嘛,好不容易见一次,谢来谢去的,来来来,咱们坐下聊。”冷子砚看几个人不疼不痒的聊,早无聊透了,抓个空就拉着戚怜墨坐下。却是小心的避开清熙颜,他可怕那突然飞出来的银针。

“你们聊,不过最好回屋里聊。”看向仇暮砧:“天晚了,你上午才下过针,不能见凉。”说完,转身离开。

“你看起来好多了。”戚怜墨微笑着看仇暮砧自己端着茶杯。“是啊,有力气的感觉真好!”似是感叹一般。

“怎么又要走?”戚怜墨接到寒的信,知道他又要走了,这才赶紧结束手上的事,赶了过来,他们几个见一次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放心他自己上路,冷子砚的身份不公开,根本没什么震慑力,自己跟着会好些。

“嗯。”点了点头:“我也想早些好起来,有些事亲手做会比较好。”眸光里透着坚定。

看着难得安静的冷子砚,戚怜墨微微偏头:“他怎么回事儿。”仇暮砧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戚怜墨知道冷子砚平日就是吊儿郎当的形象,怎会得罪以冷漠著称的清熙颜。

”呼.......”冷子砚对着空空的茶杯呼了口气:“我就不跟着了,有墨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为什么?”戚怜墨反问:“难道因为清熙颜?你们俩到底怎么了?”

“不为什么,总之你们去吧。别问了,拜托。”冷子砚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离去的身影,戚怜墨疑惑:“他?到底什么事?”他看得出冷子砚完全躲着清熙颜,他的功夫明明高过清熙颜,却愣是狼狈的躲着,就是不肯还手。

“你也看出来了。”仇暮砧微微勾了一下唇角:“有什么事,他们自己知道,别人帮不上忙。”不过此次忘泉山之行,他还是希望冷子砚一块儿去,或许同行能让两个人化解恩怨也说不定。

戚怜墨起身:“走吧,刚刚清姑娘可是说了,你不能受凉,要我扶你吗?”瞟了一眼戚怜墨半笑着递过来的手,直接无视:“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