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奇异饮食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2069 2013-07-16 09:37:51

  青翠的竹林里,两道身影交错纵横,不停地发出“砰砰.......”的声响,竹林边,一身紫衣的紫凝也忙得不可开交,小小的身子拖着倒地的竹子将它们堆在一起。

“两位公子,够了够了......”紫凝看着小山似的竹子叫道,她要不叫,这两位公子是不是打算把竹林劈光啊。

“够了吗?”冷子砚兴奋地跑过来,他玩的倒是开心,紫凝笑道:“够了,都够两间的了,公子再劈下去,主人回来可饶不了紫凝。”

戚怜墨走过来:“既然够了,就回去吧。”堂堂墨尘宫宫主在这里劈竹子,传出去这宫主还怎么当?

冷子砚皱眉看着满地的竹子:“那这些怎么弄回去?”戚怜墨没有回答,倒是紫凝笑吟吟的看了看冷子砚,“干嘛?”冷子砚跳了个老远:“别想我背回去,想都别想。”

戚怜墨看着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紫凝越发笑开了:“公子放心,怎么会让您背着呢。”说着将手下的绳子捆紧,向前拉动,竹子堆像小车一样向前滚动。

冷子砚见此,眉毛高高挑起:“你这丫头还挺聪明,不过,你就这么能拉下山吗?”山路崎岖,在平地上可以滚动,山路可就......

紫凝狡黠一笑:“公子看着吧。”

三个人拉着一堆竹子走出竹林,山林中的小路还算平坦,走到一处低坡时,地面坑坑洼洼,还非常陡峭,人可以走下去,竹子是没办法拉下去的。

紫凝拉开路边茂密的藤蔓,一条清澈的小河出现在眼前,不及反应,紫凝已将竹子全数推入河中,拍了拍双手:“公子,可以走了。”

“这......”冷子砚瞠目结舌,戚怜墨拍拍他的肩:“走吧。”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刚才的紫凝跟之前不太一样,

回到山谷时,清熙颜还呆在房里,仇暮砧选了右边的房间,冷子砚与戚怜墨走进来时,他正坐在房里不知想些什么,见两人进来,抬了抬眼:“回来了。”冷子砚走近,脸慢慢的靠过去,“你干什么。”仇暮砧推开那张脸,“看你想什么啊。”冷子砚耸耸肩,自打仇暮砧身体好些后,他就有些不一样了。

仇暮砧摇摇头:“没什么。”

“三位公子,吃饭了。”是紫凝的声音。

“走吧,吃点东西,饿死我了。”冷子砚拽着仇暮砧向外走去。

看着桌上的饭菜,冷子砚眼角抽搐的厉害:“你确定这是饭?”

“是啊,有问题吗?”紫凝点头,这一下,连戚怜墨都觉得额上垂下几道黑线。

桌子上,是一盘粉色的花瓣,上边还有水痕,一盘碧绿的叶子,也是生的,还有一盘像莲蓬却不是莲蓬的东西,生的,靠近仇暮砧坐的地方还有一盘树根一样的东西,看不出生的还是熟的,这些还好,最不可思议的是,那一盘白花花的东西,跟石头一模一样,唯一正常的就是那盅冒着热气的汤还有每人面前的一小碗白米了。

清熙颜夹起一片花瓣放进嘴里:“忘泉山里从不吃荤。”瞟了仇暮砧一眼:“这些对你身体有好处,吃不吃自己决定。”

又扫了另外两人一眼:“山林里有野味,想吃自己动手,不过别带到山谷里来。”

“呃......”三个人默默拿起手中的筷子,夹起桌上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放进嘴里,顿时清香四溢,对视一眼:味道还行。

清熙颜只吃了一点,便起身离开,仇暮砧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

“公子,快吃吧。”紫凝催促道,“待会竹子就飘过来了,小婢拉不动,还得两位公子过去拉上来呢,竹子在水里泡久了,明天就不能用了。”

冷子砚撇撇嘴:“墨,你去,我才不去。”

“那位公子。”紫凝叫的是仇暮砧,这几个人都不怎么说话,到现在紫凝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什么这个那个的。”冷子砚说道:“他叫仇暮砧,排行老二,叫他仇公子或者二公子都行,我叫冷子砚,还有这个。”指了指戚怜墨:“他叫戚怜墨,记住了。”听她叫公子听的头晕。

“多谢冷公子指点。”紫凝行了一礼道谢,又指了指仇暮砧面前的那盘:“仇公子,那一盘是少主吩咐做的,是蒸熟的,您吃点吧。”仇暮砧皱眉看看,紫凝笑道:“仇公子,这是木灵子,吃了有好处的。”仇暮砧拿起来咬了两口,味道有些像蒸熟的地瓜。

小溪旁,戚怜墨将那一大捆竹子捞上岸,紫凝将绳子解开,把竹子散开,摆在地上晾干。仇暮砧站在屋门口看着,良久转身回去。

夜里,紫凝住在中间的屋子里,三个男的只好挤在一间屋里,仇暮砧开口问道:“紫凝是谁的人?”

“如不出错,是他的。”戚怜墨答道,冷子砚没吭声,气氛有些凝重。

一大早,仇暮砧睁开眼,看了看倚在桌上熟睡的两人,眸光柔和了些,他们是真心为他好,把床让给他,自己睡在椅子上。

听到外边的动静,仇暮砧坐起身,冷子砚与戚怜墨也醒来了,揉了揉发酸的胳膊,站起身,冷子砚问道:“怎么了?”

“该起来了。”仇暮砧站起来,三个人走出去。

清熙颜站在溪旁,晨风吹动身上的衣裙,在晨曦的映照下,如迷雾中走出的仙子。

听见声响,清熙颜回过身:“二公子,走吧。”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留下两人对视:这是赤luo裸的忽视。

“冷公子,戚公子,吃饭了。”响亮的声音传来。

仇暮砧跟着清熙颜一直往山上走,起初还好,慢慢的仇暮砧觉得身上越来越没力,照这样怕是走不了多久。

觉察到身后脚步慢了下来,清熙颜回头:“歇会儿吧。”仇暮砧本想说不用,可耐不住实在没什么力气,只能坐下。

看他坐下,清熙颜转身离开,仇暮砧闭目休息了一会儿,听到有动静才睁开眼,清熙颜以一片折好的叶子盛了水递过来:“你什么都没吃,自然没力气,喝点水会好些。”“谢谢。”仇暮砧接过水慢慢喝下,山泉清甜,更甜的是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