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出谷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486 2013-07-16 09:37:51

  在忘泉山的日子其实很简单,自打寒来了以后,他们的小屋搭的越来越舒服,而且碰上他们这辈子都难得的清闲日子,几个人自是抓紧时间享受。

仇暮砧每日清晨都会离开,到午时才回来,清熙颜每隔几日都会给他把脉,然后换一些有用的药,仅仅过了两个月,仇暮砧就感觉自己能完全自由的动用武功,一点都不会出现不适的感觉。

其他几个人虽然知道他每日消失半天的情况,却从不问他去哪了,在这点上,他们是完全信任清熙颜的,也知道有些事是不该问的。几个人每日就练练功,玩玩闹闹,尽情享受短暂的自由。

相处下来,他们对碧溪散人也有了基本的了解,知道他虽然面相年轻,可已有四十多岁了,就以“前辈”相称,而碧溪散人也是活跃性子,倒与冷子砚对味儿,两人没事就凑一块闹。本来碧溪散人的屋子是仇暮砧住的那间,可他去跟仇暮砧挤了几次,就被他宝贝徒弟给扔出来了,没办法,就去跟冷子砚挤,结果两人就更能闹了。

只是快乐的日子终是有尽头的。

两个月后,几个人刚用过晚饭,碧溪散人嘿嘿一笑:“这次待得够久了,明天一大早,我就出去散心去,小颜丫头,师傅我就不烦你了,你专心给这小子治病吧。”对于他再次冒出的称呼,清熙颜选择皱眉不予理会。

良久,碧溪散人再次说道:“丫头,结果如何其实全在你自己,有空回去看看你娘吧。”说罢转身出去了。

戚怜墨与冷子砚对视一眼,戚怜墨开口道:“暮砧,明日我与子砚和前辈一起出去,外边的事还得有人主持大局。”

“是啊,都这么久没跟他们联系,也不知道成什么样了。”冷子砚接话,还撇撇嘴,幸福的日子结束了,又要到处跑了。

仇暮砧点点头,的确,自打他们三个进了忘泉山就与世隔绝了,外边的事一直是墨跟子砚的手下在处理,也不知道出什么岔子没,他们也该出去看看了,遂答道:“行,那你们就先出去,让寒也一块去,有事他可以帮忙。等我出去了,我就亲自来做。”戚怜墨摇头:“不用了,寒还是留下照顾你吧。”仇暮砧坚持:“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完全能照顾自己,寒留在这也没什么事,久了也觉得闷,让他也去吧。”

见仇暮砧如此说,戚怜墨也就点头答应了,自己手下的人还真没一个有寒那么好的身手,有他在能帮上不少忙呢。”

翌日一大早,忘泉山谷口就站了一大群人,碧溪散人几个是出谷的,清熙颜他们则是送人的,紫凝手里提着个小包袱站在清熙颜身后。

戚怜墨与冷子砚跟仇暮砧告别后,就站在不远处,寒朝着仇暮砧单膝跪下:“公子保重,属下先走了。”“嗯。”仇暮砧点点头,扶起寒,寒看着仇暮砧身上一套单薄的月白色长衫,从自己包袱里掏出一件同色披风给仇暮砧系上:“属下不在,公子好好照顾自己。”看着身上的披风,仇暮砧很是感动,寒这些年一直照顾自己,无微不至,自己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他了。

拍拍寒的肩膀:“没事,你忘了我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不怕这风。快去吧,别让他们两个等久了。”寒低头道:“是,属下这就走。”说罢就转身,身后被仇暮砧拉了一下,扭过头见仇暮砧说了一句:“我从没拿你当属下。”寒的眼眶有些湿润,立刻点点头,转身冲戚怜墨他们走去。

碧溪散人看看人家分别的场面,再看清熙颜冷眼看着自己,不禁感叹:还真是同人不同命啊。摇摇头:“丫头,师傅我就走了,你别太在意啊!”清熙颜瞥他一眼,示意紫凝,紫凝立刻上前将小包袱递给碧溪散人:“主人,这是少主准备的,你带着吧。”

碧溪散人接过来,笑眯眯的问道:“什么啊?”自己的徒弟还是面冷心热的。

“你会用得上的。”清熙颜说罢,转身回了山谷。紫凝忙招呼仇暮砧跟上,没办法,这古怪的阵法除了那师徒俩怕是没人能过来。

碧溪散人打开包袱,里面全是一个个的小瓶子,药?碧溪散人奇怪,拿起一个打开闻闻,眉梢一挑,又看了几个,不禁暗叹:这鬼丫头,找他帮忙还不明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