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暮晚熙寒

仇暮砧的秘密

暮晚熙寒 樱落荼靡 1671 2013-07-16 09:37:51

  “熙颜。”云芸走进女儿的房间,红儿跟在身后。

清熙颜正坐在书桌前写些什么,听见声音赶紧站起来:“娘。”走过去抱住云芸的胳膊:“娘怎么出来了,让人叫一声,女儿就过去了。”

云芸拍拍女儿:“娘又不是纸糊的,没事的。”笑眯眯的由清熙颜扶着坐下:“娘过来看看你在干什么。”转眼看见女儿写的东西:“你这是在写药方啊,给谁的?”

“给娘补身体的。”清熙颜把药方交给红儿:“拿下去煎了,给娘服用。”

“娘的身体没事,别总是给娘开药方。”云芸无奈的摇摇头,那么多的药她早喝腻了。

清熙颜笑笑:“女儿知道娘的身体没事,都是些温补的药材,给娘养身体的,女儿加了些东西,不难喝的。”

“唉。”云芸叹气:“你这孩子,向来不听劝。”

思及此,云芸问道:“熙颜,你这次回来还出去吗?”

清熙颜愣了一下:“娘怎么问这个,女儿一向都是在外面行走的。”

“你......”云芸拉住清熙颜的手:“你一千金小姐,整天在外面也不像话啊,再说,你都多大了,女孩子在你这年纪还有几个没出嫁的?”

清熙颜沉默,的确,爹娘宠她,这些年任着她在外学艺,可她不想像姐姐一样由家里定亲出嫁,所以她尽量躲开这话题,可如今娘说出来了,她该怎么办?

看出女儿的沉默,云芸站起身:“熙颜,你好好想想,娘不想逼你,你也得自己上心啊。”说罢走了出去。

清熙颜没有吭声,娘的意思她明白,可是她去哪找自己的缘分。眼前似乎闪过了一个人的影子,清熙颜晃晃头,可那影子不仅没走,反而更清晰了......

“夫人,这样行吗?”烛火晃动的房中,清风远搂着自己的妻子问道。

云芸一笑:“熙颜是我女儿,她什么性子我不清楚?放心吧。”

“好,都依你。”清风远宠溺的吻吻云芸的额头,满足的笑笑,此生能跟芸儿相伴,他无憾了。

“丫头。”一大早,清府的大门被人撞开,一道天青色的身影直冲而来,守门的人只看到一道青烟飘过。

来人直冲清熙颜的房间而去,听到叫声,清熙颜微微有些惊愕,那家伙向来慢悠悠的,天塌下来都砸不到他,怎么会这么急?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碧溪散人猛然停止的身影,“丫头,快快快......走。”碧溪散人扯着清熙颜就要走。

清熙颜甩开他:“什么事?说清楚。”

“碧先生?”身后传来声音,碧溪散人回头:“芸妹子。”

“碧先生怎么会到清府来?”云芸是过来看清熙颜的,正好碰上碧溪散人,“屋里坐吧,红儿上茶。”

碧溪散人忙摆摆手:“茶就不必了,芸妹子,我是来找小颜的。”

“先生有什么事也不差这会吧,颜儿才刚回来,好歹让她歇歇。”云芸笑着说道,心里却是有些埋怨碧溪散人的,如果不是他女儿怎么会一年大半时间都在外面,说什么也不想让他再带清熙颜走。

“芸妹子。”碧溪散人讨好的笑笑,他是个人精,怎么会不知云芸心中所想。对着云芸轻声说了一句话,云芸忽然瞪大眼睛:“你说真的?”

“我骗你干嘛?”碧溪散人万分保证:“你就把女儿借我几天,一定完好无损的给你还回来。”

“那......熙颜,你好好照顾自己,有空回来看娘啊。”云芸不舍的看着熙颜。

“娘,我会的。”清熙颜点点头。

“那就好了,丫头,走。”碧溪散人一把拽住清熙颜向远处掠去。

拐角处清风远急匆匆的走来:“颜儿呢?”“走了。”云芸幽怨的说道,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清风远也来不及问什么了,赶紧先哄自己的娇妻。

碧溪散人带着清熙颜刚到一片空地上,就被清熙颜甩开,清熙颜冷冷的落在一旁:“到底什么事儿?”

“唉!怎么说呢?你去看看就知道了。”碧溪散人搓搓手,似是无从说起。

清熙颜面无表情的瞟他一眼。

“好好......”碧溪散人投降,“是姓仇的那小子,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吗?”

“他?”清熙颜神色一变:“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负责给他治病罢了。”

“小颜,咱现在不能闹脾气。”碧溪散人语重心长的劝:“你辛辛苦苦给他治了病,他那么糟蹋,他要把自己折腾死了,对得起你一番苦心吗?”

清熙颜只在意到那句“他要把自己折腾死了”,“你什么意思?他怎么了?”

碧溪散人摊摊手:“你自己去看吧。”

清熙颜顿了顿,点点头:“带路。”

碧溪散人松口气,率先朝一个方向飞去,清熙颜随后跟上。

清府内,“你说真的?”清风远有些兴奋的声音传来,“嗯,碧先生是这么说的。”云芸点点头。

“这么说我们不用再担心熙颜的婚事了。”夫妻二人相视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