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叠影时光醉流年

花谢东庭木

叠影时光醉流年 一雨掠景 1073 2013-01-14 17:26:15

  眨眼之间,黎悦已回到了凌府,本来还打算谢谢的,可是那人“倏”的一声就没影了,气得黎悦直跺脚,暗骂段徙歌你不是人,一个侍卫居然这么厉害,黎悦还是一如既往的路痴,不多时就迷了路,这时,撞上一堵墙,踉跄退了好几步,复而抬起头,斜睨着那个突然出现的大墙,白衣飘飘,不是那棵大白菜又是谁?

“黎悦!”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段徙歌竟真的将她五日后送还了回来,一把将黎悦抓入怀中,“你,你竟、、真的回来了,回来真好。”黎悦被他禁锢在他的怀里,有点呼吸不过来,黎悦正欲发作时,凌战辉及时的放开了她,黎悦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心里道:“几天不见,这家伙的智商下降了不少,难道是自己的原因,以前将他打击的太狠了。”黎悦痛苦的扶额“神啊,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啊、、”凌战辉看着她皱起的小脸,心想莫不是这丫头知道颜逸的事了?“你没事吧!”凌战辉问道。“没,是我拖累你了。”“不,是我不好,若不是我耐不住性子,否则,颜逸就不会受伤了。”“什么,他上次受的伤还没有好?”黎悦微微蹙眉。“不是,是你抓走之后,”意识到黎悦的惊慌,凌战辉紧紧攥住她的手,朝着密林深处,飞奔。东庭的花木已经开始凋谢,漫天飞舞的花瓣如同仙境,将世界染的一片粉红。这条路,若是没有尽头,他真愿牵着她的手,生生世世,不离不弃。但是,凌战辉低下头,在心里苦笑了起来。命运,可恶的命运。

“颜逸,他就在这个屋子里。”凌战辉松开她的手,手心里似乎还有她残存的温度,“吱呀”一声房门开了,黎悦轻轻的,走了进去,一切都是简单朴素,和九幽谷里面一样。黎悦走到他的面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颜逸,本姑娘回来,还不速速起来!”可是,床上的人没有反映,他静静躺在床上,犹如睡着的孩子。黎悦抽出离月剑,道:“颜逸,我数3下,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玩,你给我起来!”见她真的做势要砍下去,凌战辉握住他的手腕,“叮”宝剑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谁知黎悦竟扑了上来,她呜呜咽咽,将他的衣袍打湿,道:“凌战辉,颜逸、、他又欺负我了!”凌战辉摸着少女如缎的秀发,道:“别哭,等他醒了,我们一起教训他。”“师兄,他还会醒过来吗?”“会!”他吐出一个单字,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恩,我等他。”“好吧,我送你回去。”“我不回去,我就要呆在这里!”她执拗的坚持。“请相信我,可以吗?”看着他如墨的瞳孔,她竟像蛊惑般,点头,道:“好。”凌战辉安置好一切,看着窗外飞舞的花瓣,道:“花开花会落,什么时候,你的心里会有我呢?若躺在床上的那一个是我不是他,你也会如此吗?”凌战辉恍然回神,什么时候,自己竟有了这般可怕的想法,他摇摇头,苦笑,到底道不同不相为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