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叠影时光醉流年

弹歌一场醉

叠影时光醉流年 一雨掠景 1059 2013-01-14 17:26:15

  继续道:“你不觉得这个生意是黎姑娘单方面受益吗?在下以为,这些条件的达成必须要黎姑娘到我们雪衣门待一个月才行。”黎悦的脑子转啊转,这个家伙应该没怀好意吧!怎么听起来没啥问题呢。遂问道:“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段徙歌。”不卑不亢,不愠不火。

“这个,不怎么好吧!”黎悦郁郁,“何出此言?”他眉眼微挑,月光迷蒙起来,四下是如水般的安静。“你不觉得,恩,你的名字太占人便宜了吗,毕竟、、”两根手指在底下搅啊搅,继续道:“谁见到你都要喊你哥。”听闻此言,上方的白衣男子周身一僵,继而大笑着落下,揉着她的头发道:“你可知有多少人望可叫本君的名讳而不能如愿,你却胆敢嫌弃本君。不过你比本君想象中好玩多了,说说看,你想要怎么样?”黎悦眼睛瞪的圆圆,不会吧,他真的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好吧,人家都说了,不提太对不起这次的机会了!随即伸出一只手,摆了摆:“恩,五天吧!”

听闻此言,段徙歌抚了抚弄皱的眉头,哑然失笑,“也只有你这小妮子敢与本君讨价还价。”旋即一瞬间,就不见了黎悦和段徙歌的身影,一行人兴奋而来,郁郁而去,一夜无眠。翌日,阳光倒是久违的温暖,黎悦睁开疲惫的双眼,却发现自己已不在凌府,周围到处都是紫色的珠帘和帷幔,看来,这房间的原主人很喜欢紫色,黎悦若有所思出了门,门外是一片碧绿的翠竹,在阳光下熠熠夺目,“这里的风景黎姑娘觉得如何?”黎悦回头,段徙歌还是一袭白衣,在风的拂动下猎猎起舞,黎悦运起轻功,飞了过去,低下头看着噙着笑的段徙歌道:“哎,段徙歌,你是不是很闲?”“闲?”剑眉扫向她时一顿,继而垂下头,“没想到在你的眼里我竟是这样的人,唉,早知如此我就不必来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我,我、、”黎悦的脑子瞬间短路了,谁能告诉她她该怎么做呢?见黎悦被噎得无语,段徙歌接着说:“唉,我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你一定在心里恼我将你绑来软禁于此,所以,唉,说到底还是我自作自受吧。”“不是,我没有、、”黎悦心里已成了一团浆糊,哎哎,被绑架的是她好不好,拜托啊。“那你补偿我吧!”当黎悦还在思索如何开导这个孤僻小孩时,那头却来了这么一句,黎悦抬头,满脸的兴奋,那还有半点孤僻的样子,什么情况,变脸也没有这么快吧!

“麻烦了,”说罢将一架二十三弦古琴摆在她的面前,笑眯眯,黎悦微微眯眼,“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古琴有淡淡的清香,右上方的蝴蝶似乎有振翅而飞的冲动,黎悦的手从纹路间滑过,“叮”清澈的声音荡漾开来,黎悦轻轻吟唱:“月光稀,是谁捣寒衣。望天涯,想君思故里,一夜落雪未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