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叠影时光醉流年

虚伪的世界

叠影时光醉流年 一雨掠景 1029 2013-01-14 17:26:15

  “为什么呢?”他不着痕迹的问,看不出喜怒,,于是,大家都一阵沉默,直到,一道诙谐的声音传来,“久违了,段门主。”段徙歌的目光随之移开:“哦,原来是四皇子,有何贵干?”“无甚大事,故人来此,何不妨小酌几杯。”又来了,黎悦心里狠狠的鄙视,虚伪,这一幕,和黎悦的设想有很大出入,按照黎悦的认识,季晚风应该大喝一声:“来人,抓住叛逆分子赏黄金万两。”然后段徙歌微微一笑,绝尘而去。一切似乎正常的有些奇怪,晚上,凌战辉居然留他们下来吃饭,真的很让人怀疑他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饭桌之上,大家互相寒暄,倾杯畅饮,看起来真的好像是阔别了好几年的老朋友,凌战辉道:“上次贵派一游,实在令凌某大开眼界。”“骗子啊!”黎悦心里狠狠的鄙视,上次那也叫游?段徙歌饮下一杯酒,笑道:“上次凌公子独创本门四大杀手,武功造诣果然深不可测,果然英雄出少年。”“岂敢岂敢,段门主一拂之力击退颜弟,实在令我忘尘莫及。”段徙歌不明所以笑笑:“凌公子谬赞了,上次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拂之力可是用了本君所有的力量呢。”

黎悦鄙视鄙视再鄙视,小人,无聊,你们就这样互相虚伪的互赞吧,本姑娘不奉陪了,所以当她抬脚欲走时,传来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声音:“你要到哪里去?”黎悦鼻子哼哼,“到一个没有虚伪的地方去。”“哈哈哈哈、、、、、、”三人又是异口同声的一阵大笑,傻丫头,这个世界谁没有带着面具生存,谁没有伪装呢?黎悦狠狠一眼扫过去,“有什么好笑的,你们,再笑一次试试。”凌战辉和季晚风都闭了嘴,段徙歌起了身,摸了摸她小小的脑袋,道:“傻瓜啊,你以为只是我们虚伪吗?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因为拍受伤,所以伪装,甚至你自己都没有发觉吧!”“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黎悦说罢冲了出去。

凌战辉欲起身去追,段徙歌挥手挡住了他,“老朋友见面,不多喝几杯?”凌战辉愤愤坐下,道:“段徙歌,你是什么意思?”段徙歌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苦涩的道:“她该长大了。”说罢,推门走了出去,行至门口,道:“跟狗皇帝说一声,像鸠酒这种毒呢,实在太低级,而且,很让人看不起,唉,死丫头,不就说她两句嘛,真小气。”他脚下生风,很快飘了出去,与那月色融为一体。黎悦百无聊奈扔石子,水中的月色明明灭灭,像是要湮息的灯火,黎悦思绪翻飞,发出一道低低的叹息。段徙歌,这个和她有着数面之缘的男子,总是不经意间就洞悉了他全部的心思,黎悦心情郁郁,那么,她这一次来又是为了什么呢?以前的那一句解散雪衣门,只是随口一句吧,未几,她笑气自己来,黎悦啊黎悦,你在奢望些什么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