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叠影时光醉流年

再见段徙歌

叠影时光醉流年 一雨掠景 1015 2013-01-14 17:26:15

  顿了顿,他又意味深长的说:“何况,凌战辉,皇帝灭你全门,不可能不提防你,等你这只猛虎出山。”黎悦压抑住心底的惊讶,道:“段徙歌!”是的,来人正是段徙歌。他略略瞥了黎悦一眼,戏谑道:“啊,原来黎悦姑娘,段某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段某了。”“没有,其实我???”不等黎悦说完,段徙歌劈头就是一顿大骂:“你这个死丫头,上次一声不响就走了,还跟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臭小子私定终身,说,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啊啊啊,黎悦彻底无语,这跟你老人家有关系吗?怎么听怎么觉得段徙歌像她爹。“啊,爹,呸,不对,段徙歌,我私定终生跟你有关系吗?”黎悦丝毫不让步。

凌战辉将黎悦挡在身后,道:“段徙歌,有什么事冲我来。”众人听闻此言倒吸一口冷气,段徙歌,那不是雪衣门的门主吗?朝廷都拿这个门派没有办法,凌战辉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果然冲冠一怒为红颜是要不得的,其后果非人力能够承担的。

段徙歌听闻此言微微一笑:“好啊,那你的命,我收了,反正像你这个脾气,不死在我手里,迟早也死在其他人的手里,还不如趁黎悦还小,等你死了,再找个如意郎君。”话音未落,一把剑就直直飞来,“噗”的一声,鲜血四溅。“黎悦!”凌战辉失声尖叫,那把剑刺中了挡在他面前的黎悦,鲜血直流。段徙歌眉头轻蹙,看了看黎悦的伤势,眉头舒展了些。

黎悦睁开眼,就看到凌战辉近在咫尺的脸,然后就是一顿大骂:“死丫头,不想活了是不是,那剑也是你能挡的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分量。再有下次,我就先杀了你再自杀,哼!”黎悦艰难的扯了扯嘴角,道:“凌战辉,不用担心的啦!”她举起手,握拳,接着说:“师傅说过,心就和手一样大,你看我的手这么小,哪那么容易刺中心脏,我就知道,咳咳。”凌战辉心下一惊,急忙帮她顺气。站在边上的段徙歌发话了:“你再不救治说不定他真的会挂掉,凌战辉眼光一凝,那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还不都是因为你。段徙歌转身,无视。

几番周折,黎悦终于就医,可是段徙歌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拜托啊,他可是全国通缉要犯,竟然在将军府里堂而皇之的晃悠,不知道被皇上知道,那皇帝会不会立即暴毙而亡,凌战辉恨恨的想,一时间也无计可施,只得让诸位大臣回家,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看。所以黎悦醒来的第一句话是:“难道在我睡着的这几个时辰里,你们喜欢上了对方。”第一次段徙歌和凌战辉产生了共鸣,拍死这丫头。

心虽如此想着,却是迟迟下不去手,段徙歌颠倒众生的一笑,道:“哎,黎悦,到雪衣门去玩玩。”“不行。”黎悦和凌站辉,第一次,意见如此统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