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叠影时光醉流年

雪歌空遗恨

叠影时光醉流年 一雨掠景 1073 2013-01-14 17:26:15

  “乐儿、、、”段徙歌苦涩出声,“哦,是的,黎悦以前是叫这个名字,段浅乐,对吗?浅乐,这个名字真可笑!”段徙歌的瞳孔微微一缩,随即道:“乐儿,我们,有必要一定要这样说话吗?”“从我的记忆解封开始,应该说,从你带我离开爹娘,我们就只能这样说话,不管你有多少借口,我黎悦,段浅月绝不原谅你,绝不、、、、、、”说罢,夺门而出。

风夹杂着雪花将他的衣服打湿,他抚上胸口,明明已经猜到了结局,可是,听到她亲口说出来,巨大的痛苦压抑的他不能呼吸,一口献血喷了出来,他苦苦笑着,喃喃道:“绝不,原谅吗?那乐儿就恨着吧,莫忘了,就好。”有人进来了,似乎在说:“门主,你怎么了?”他的神色恍惚,天地开始旋转了起来。

黎悦拼命的跑着,他既然已经封了她的记忆,又恢复她的记忆做什么,他绝对不会原谅他,绝对不会、、、、、、这到底是伤害了谁,脚底一滑,她跌落在地上,她的泪水在眼中打着转,牙齿狠狠的咬住嘴唇,有血珠从唇齿间渗出来,她抓起一捧雪,紧紧攥住,“段---徙---歌----,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恨你,我恨你!”雪珠飞溅,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了无痕迹,原来,他一直在她的身边这样不着痕迹的看着她,看她如何出尽洋相吗?风过,如此寂寥。她觉得自己的心似乎缺失了一块,那么残缺不已,“黎儿,是你吗?”来人行色匆匆,将置身雪地她捞了回来,眉眼中尽是担忧,,黎悦眼中涌起水雾,摇了摇头,道:“凌战辉,我没事,我又迷路了啊,所以以后不可以离开我额,恩,对了,不准骗我,听、到、没、有。”一切似乎没有变,但很多事已经在黑暗中悄悄变化了。她又道:“凌战辉,你背我回家好不好,我累了。”凌战辉微微一笑,留下一个高大的背影,说:“死丫头,你还不上来!”黎悦格格一笑,跃上他道肩头,在雪地中留下一串歪歪斜斜的脚印。

是夜,凌府,西厢房,一首曲子缓缓流泻而出,曲调哀愁,有轻轻的声音传来,是那首(寒衣调),“战非罪,烽火烧几季,今夜关山雪满,百风急、、、、、、”凌战辉却迟迟无法入睡,那首曲子,似乎在提示着什么,让他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不能去想了,他的心里不是只有报仇吗,处心积虑这一年,有多少人想置他于死地,可他终究还是走过来了,不是吗?那个人。与他同甘共苦一起走过,曾经的屈辱他们一起跪在宫门外一天一夜,还记得黎悦杀死那个想刺杀他的人,明明自己已经害怕的要命,却抱着浴血的他,微笑着颤抖的说:“凌战辉。没事了,没事了,我把他们杀了呢。”他想起这些,笑道:“凌战辉,你这个变态,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残忍的对她,她是和你风风雨雨一起走过的人啊!”空中的云越来越厚了,时光太容易将一切磨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