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叠影时光醉流年

花舞漫天涯

叠影时光醉流年 一雨掠景 1014 2013-01-14 17:26:15

  “但是,我有没有告诉,我黎悦,此生最恨的,就是欺骗!”那么快的速度,瞬间到了他的脖颈,凌战辉冷不妨一愣,直到,那把精致的匕首插在黎悦的心口,他脖颈处的冰冷手指,缓缓落下。凌战辉一把抱住了她下坠的身体,“不傻吗?黎儿。”“凌战辉、、、我后悔了、、、后悔遇见你、、、爱上你、、、直到现在仍想留你性命、、、如果给我一次、、、咳、、机会,我一定杀了你、、、可是、、、我要死了、、、”凌战辉大声打断了她:“胡说,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不是说过,你的心脏和你的拳头一样大,所以我没有刺中你是吗?对不对,回答我!”

“还是这么蛮、、、咳、、、横,生命之钥在我的手腕上,你一定可以、、、幸福的。”凌战辉拼命摇头:“不是的,你在开玩笑对吗?你以前就喜欢玩这种装死的游戏,这次一定也是,不准睡,听见没有!”天空有粉红色的花瓣落下来,渐渐有了第二片,第三片,黎悦摊开右手,似在呢喃,又似呓语:“绯雪、、、好、、、美、、、”凌战辉瞳孔骤缩,时光似乎回到了一年前,那个酒薰的午后,醉酒的少女打湿他的衣襟,也是如这般呢喃:师兄说过他要带我去看绯雪,去采七色花,他食言了,呜呜、、、”那时的他那么可笑的以为,他可以实现他的愿望的,如今看来,他如同一只可恶的八脚蚊,汲取她的所有。那只停在空中的手,倏然,落下。凌战辉握住那只下落的手,那是一只什么样的手啊。瘦弱且带些血污的手,但却不可怕。往事如潮,这只手曾在凌府被灭门时抱过他,曾在长亭外牵过他,曾在他孤立无援时抚过他、、、这一切又怎么能忘记?温度渐渐失去,凌战辉捂住胸口,似乎呼吸不过来,为什么呢?明明一切都是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明明他的愿望就要实现,曲络樱就要醒过来,可是,为什么他如此难过,恨不得立刻死去。没有人回答他,那漫天的花雨如此美丽,他却什么也看不见,眼前只有过去的点点滴滴。

“啪”的一声,凌战辉被冲开穴道的段徙歌推开数米,重重的撞到一棵树上,他擦干唇上的鲜血,声音沙哑的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请把黎悦,交给我好吗?”“她死了!”“没有,只要用生命之钥找到复生丹,黎悦就可以活的。”段徙歌干笑了几声,笑出了泪水:“你不知道这复生丹是段府祖先以血为引制成,对段府后裔无效,也是,你怎么会知道,你的心里不是只有曲络樱吗,又怎么会知道呢?”说罢,转身,抱起黎悦,走向丛林深处。

那个叫做黎悦的可爱女子,从此再也看不见,他和极恶险地那场百年一度的桃花湮灭,只留下一段苦涩的回忆,也是,只有失去了,才懂的珍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