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不可逃

你有病啊

妃不可逃 雪芷苓 960 2013-07-11 09:44:24

  楚流裳之前的语气已经有点不耐烦,在经过即墨然这么一问,她心中的怒火已经腾腾的往上蹭!丫的,这男的看自己帮他一次就以为自己和他很熟了是吧?就算他是好心的,可是她楚流裳又跟他不熟,哪里来这么多好意?

楚流裳不知道即墨然为何会这样,可是,她清楚,她帮他只不过是不想欠他一个人情罢了。

“摄政王。”楚流裳笑眯眯的轻唤了一声。

摄政王没有回应,只是呆呆得望着她。他是在不知道这个女人身上到底有哪里值得他着迷的,可是,他就是陷入了。从第一次看见她和奚云对打的时候就迷上了她。

“你他妈脑子有病啊?”楚流裳大吼了一声。

前后态度转变之快令即墨然反应不过来。

“啊?”即墨然回过神来。

楚流裳头疼的摸了摸脑袋,算了,不跟这孩子计较了,回去吧。

“喂,你……”摄政王看见楚流裳走了,急忙追了过去。

“你还想干什么?”楚流裳语气好不到哪里去。

摄政看见她这副模样。知晓她定是不耐烦了,连忙加快动作,从怀里掏出一瓶药膏。“一天一次,三天就好了。”声音里含着一丝激动。

“不用了,我受之不起。”楚流裳转身欲走。

岂料,前脚刚踏出去,手臂便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了过去。

“喂……”楚流裳眉头轻蹙。

可是,她一转头,看到的确实即墨然小心翼翼地把药膏轻轻地抹在她的手上,还时不时地轻轻吹几口气,生怕弄疼了她。

脾气在不好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脾气也发不出来。楚流裳突然间不说话了。从小到大,就算是慕少天也没有用这么认真的眼神,这么细小的动作来帮自己包扎伤口,何况只是点小伤而已。

“好了,抹好了。”即墨然像个孩子般,高兴地抬起来头。

这不抬起来还好,一抬起来,便看到楚流裳呆呆得看着自己。这令他心里不自觉愉悦起来。

他突然坏坏一笑,“怎么?看本王的眉毛看呆了?”他凑近了楚流裳。

被即墨然这突来的俊脸吓到,楚流裳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该死的,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走了。”楚流裳自己没发现,可是即墨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楚流裳的双颊红了,声音也明显变小了。

即墨然轻轻地放开了手,望着楚流裳离去的背影,虽然不舍,可是,她能为他脸红一次,他也心满意足了。

即墨然的嘴角不自觉的勾出了一抹弧度。一抹不是冷笑的弧度。

“寒夜。”过了许久,即墨然的声音才响起。

“主子。”寒夜恭敬地叫了一声。

“回府。”

“是,主子。”

亲们亲们,求收藏求评论……雪的评论里没有半个评论,雪好伤心内~~~~~~~~

亲们说个一两句吧~~?~~~~~~~~~~~~~~~~~~~~~~~~~~~~~~~~~~~~~~~~~~

祝亲们中秋节快乐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