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眷恋沉烟

初见宁天祈

眷恋沉烟 回觞 1144 2013-07-19 16:24:41

  何菲菲扭着自己的腰从后院走了出来,看到沈晚烟还坐在原来的地方,似是已经神游天外,便悄悄走到了她身后。

“啊!”一巴掌排在了沈晚烟的侧腰上。

“啊,你个臭丫头,吓死我。”这一下倒是把沈晚烟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不住地用手抚着胸口,无奈地嗔怪着。

“烟姐姐,天都快黑了,想什么这么入迷?说来听听啊。”说罢便摆出一副好奇的模样。

“哪有,你又偷懒,这么快就回来了?”

两人又小闹了一会,便各自回房了。

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沈晚烟,从枕下拿出叠的整整齐齐的丝帕,入手便传来的熟悉感微微刺痛了她的心,说不清为什么总是这样,便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丝帕的一角绣着朵兰花,下面绣着“沈晚烟”三个蝇头小字,想来都有些讽刺,难不成从开始就注定了自己是要失忆的,要不怎么会将名字绣在丝帕上。

将近一年的日子里,似乎已经适应了每天这样简单的生活,慢慢的将那个逝去的孩子藏在内心深处,不去触碰,也或许是菲菲给自己带来过多的快乐,以至于不想去碰触那些话题,到后来也便将自己的头发放了下来,只当做姑娘家打扮。之后也拜在了无名门下,学些自卫的功夫,某天无意中发现自己竟怀有深厚内力,在无名的指引下,慢慢也能够灵活运用,于是也由后入门的师妹变成了师姐,为此让何菲菲好一阵生气,却只能干瞪眼,好在孩子心性,好的也快,不影响两人感情。

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

“师公,你昨天不是说有人来吗,怎么还没来?”一大清早就缠着自己的师公的何菲菲丝毫不觉得这是件恼人的事,仍旧乐此不疲。

“不过了师公设下的五行阵,怎么保护你们两个?”终是被磨的没有办法才开口解释,此时无名正悠闲的坐着品自己私藏已久的茶。

这时,“试把雀泉烹雀舌,烹来长似君山色,果然好茶!”话音刚落,便有一白衣公子翩然而落,端得是五官棱角分明,剑眉星目,儒雅出尘。“晚生见过无名前辈,代家师向您老人家问好。”行了个拱手礼。

“那老怪倒收了个好徒弟,无需多礼。”也不起身,依旧喝着自己的茶,“菲儿,见过你宁师兄,这么没规矩。”瞪了自己的徒孙一眼,却是满满的宠溺之色。

“见过宁师兄。”好奇的看着从天而降的白衣男子,不自觉的一抹羞涩浮上脸庞。

“当然是好茶,师公珍藏已久的君山银针,想必也是为了招待贵客。”错落有致、珠圆玉润的声音不其然撞进了宁天祈的心间,仿佛如流水般划过心头,痒痒的。转身便看到了气质同样出尘的沈晚烟,巴掌大的小脸天然去雕饰,五官精致,乌黑的发丝仅用一根发带随意的扎着,缓缓而来,带起一阵潋滟的香氛。

“见过宁师兄。”俯身行了个大礼,便站到了无名的身后。

看着呆住的宁天祈,无名笑得更开心了。“这是我新近收的徒孙,姓沈,名晚烟。”

直到晚烟咳了几声才回过神的宁天祈有些发窘,脸上悄然爬上一抹红晕。

“宁师兄的脸怎么红了?”偏生被爱看热闹的何菲菲一语道破。

众人顿时都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